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科学之精神,大师之情怀

 一本厚厚的《钱学森书信》,读了又读,带着敬仰之情,带着万千思绪,从一封封书信中读钱学森先生的科学精神,读钱学森先生的大师情怀。这集书信收录了1992年11月2日至1993年12月28日期间,钱学森先生给各研究院、各编辑部、各单位负责人及一些书籍和文章的作者回复及发出的354封书信。一笔一划,字斟句酌,无不反映出钱学森先生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对问题的前瞻性思考,涵盖了对科研、教育、社会、经济

读王蒙先生《天下归仁》有感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很小的时候就能背诵《论语》里的学而篇,但是真正懂得其中的意思确是在成年后。给我带来最大安慰的便是这最后一句“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别人不理解你,别人由于无知而做了伤害你的事情,荒谬的事情,你却不生气不上火,这不是很有君子的风范吗?   《天下归仁》

孤独患者

 弗兰兹·卡夫卡,一位用德语写作的捷克作家,被认为是表现主义文学的开拓者。于我,卡夫卡只是一个孤独患者。     高中时候买过一本卡夫卡的中短篇小说集,那个年纪只能接受连贯叙事情节的我,真是被这本书打击到了。每一个细碎的故事,都是由人物细碎的思绪和细碎的呓语串联而成。比如有一篇题为《中国人来访》的短文,通篇不到六百字,寥寥数语,只勾勒

也谈金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武侠的江湖

  从小到大看过很多关于金庸的东西——影视作品,原著,别人的评论,高考作文,同学间也会经常讨论。有趣的是,在初中复习的紧张时期,一位语文老师建议我看的不是语文复习资料或者高分作文什么的,而是金庸的《天龙八部》和《倚天屠龙记》(后面会讲到为什么这两本书如此特别);我初中一非常优秀的同学、后来的状元,非常喜欢《天龙八部》,其家中购有一套完整的精装本;进入大学

认识向田邦子

 向田邦子被誉为大和民族的张爱玲,她是一个更加不动声色的女作家,读她的作品,像在温馨的房间中,燃起一根香静坐,心平气和,但感觉异常灵敏,这时燃着的香悠悠的,缓缓的将你熏染。《隔壁女子》 一书有5则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不离家庭。《隔壁女子》中的幸子和峰子,一个是良家妇女,一个是小酒馆的妈妈桑。她们的故事顺其自然的展开,有出轨,有殉情,有私奔,有报复,经历这一切之后,幸子的生活又归于平静,最后

解析希区柯克电影悬疑背后的魅力

          一直很喜欢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电影,从他的第一部有声片《讹诈》,到他最后的杰作《群鸟》,从大家较为熟知的《蝴蝶梦》、《惊魂记》,到我最喜欢的《后窗》,这位世人公认的电影悬疑大师每部作品都具有丰富的意蕴和广阔的阐释空间,其内涵更为深刻,而并非只靠悬念吸引人。 &nb

《撒哈拉的故事》

          三毛是一位我从小就非常感兴趣的作家,小时喜欢她仅仅是因为她与《三毛流浪记》中的主角同名,后来到了高中慢慢接触到了三毛的作品,那时让我对《撒哈拉的故事》的匆匆一瞥,让我对这部剧情平淡,辞藻毫无出彩之处的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从《呼兰河传》读萧红

          一直以来,我所知的萧红,除却作家这一名号,更多的,是一张灰蒙蒙的旧照片。照片上的女子脸色苍白,却忽闪着一双极大的眼睛,似乎生命的神采都绽放在瞳孔,虽无言,却胜似诉说。最近寻得《呼兰河传》来读,字里行间,平淡中兀自流光溢彩。我脑海中关于萧红的剪影,渐渐重叠出一幅清晰的定格。 &nb

天才的作家 伟大的女人

          如果你爱阅读,那么或迟或早,你一定会遇到这样一个名字——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是划过十九世纪俄罗斯夜空的一道闪电,是位“探究人心的大师”,是一个令人着迷却永远也猜不透的神与魔的复合体……他患有严重的癫痫,曾长期背负巨额

台北咖啡时光

 咖啡杯空了之后街道还是刚刚的街道我已经不是刚刚的我了整个城市,就是我的咖啡馆 每一个文艺青年,都有一个咖啡梦。每一个喜欢旅行的人,都有一个客栈或咖啡馆情结。    台湾丰饶的文艺土壤滋养了众多的优秀导演、作家与音乐人,而电影、文学、音乐、戏剧这些与咖啡馆总有着某种隐秘关联的关键词,亦使得海峡两岸的文青们惺惺相惜,白先勇与明星咖啡馆、侯孝

分页:[«]1[2][3][4][»]

日历

<< 2017-3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