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平凡,不平庸——《平凡的世界》读书心得《撒哈拉的故事》 »

从《呼兰河传》读萧红

 

         一直以来,我所知的萧红,除却作家这一名号,更多的,是一张灰蒙蒙的旧照片。照片上的女子脸色苍白,却忽闪着一双极大的眼睛,似乎生命的神采都绽放在瞳孔,虽无言,却胜似诉说。最近寻得《呼兰河传》来读,字里行间,平淡中兀自流光溢彩。我脑海中关于萧红的剪影,渐渐重叠出一幅清晰的定格。
                                                                                 萧红的《朝花夕拾》
         “严寒把大地冻裂了。”我听到萧红这样呢喃。
         作为黑龙江人,自小看惯了东北的寒冬,我对这一气候往往不以为意。然而萧红开篇一小段和上述一句,便生生将我拉到了被严冬封锁的大地。我望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毫无方向”的裂口,揣测着这样平常的土地会上演怎样的剧情。
         很快,那些记忆中人物和场景抖落时代的风尘,悉数登场。从冬开始,在季节轮回的罅隙,不紧不慢地生着,活着。有些读起来,竟与我儿时的老街坊有着相似的面孔。“我所写的并没有什么幽美的故事,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记忆,忘却不了,难以忘记,就记在这里了。”萧红如是说。
         而这些难以忘却,恰恰是再平常不过。祖父的花园,邻里的家常,亲友的寒暄。一本《呼兰河传》,真是萧红版本的《朝花夕拾》了。
         只可惜,萧红不及鲁迅先生。后者确是走过岁月后的回首,而前者,却未曾到达夕阳抚肩的山头。
                                                                                 萧红和鲁迅先生
         早前曾看过电影《黄金时代》,其对萧红一生经历的叙述和性格的刻画颇为耐人寻味。电影中有一个重要章节,就是萧红遇到恩师鲁迅先生。
         我以为,鲁迅先生之于萧红,是延续了祖父在萧红心中的地位。敏感而神经质的年轻作家在祖父逝世后本以为再无庇佑,而鲁迅夫妇的赏识和对后辈的提携又让她重获亲人般的温暖。试想,若不曾有鲁迅先生资助萧红出书,将她引向文坛,她的人生,又要平添几多凄凉。
         在鲁迅先生辞世后,萧红曾撰文纪念,她眼中的鲁迅有别于一般人对这位斗士的认知,而是一种“严肃又温和,凛冽又柔情”的形象。不知为何,《呼兰河传》中,当读到年少时的作家在祖父跟前撒娇、嬉闹、无所顾忌,我便想起来那篇纪念文。文中萧红在鲁迅先生面前也会活泼、雀跃、笑语盈盈,恰似少年时。是我作为一个读者一厢情愿的以为,还是时光不忍,所以愿意给萧红又一次温柔对待?
                                                                                 萧红和她的文字
         萧红留下的文字太少,我读的又更少。我总以为,对于一个作家最真切的了解,只能从他(她)的作品中觅得。然而萧红其人,其文,却给我迥异的感触。
         看过很多作家对萧红的描述,无外乎“苍白而敏感”、“心境凄苦落寞”之类。可她的文字,却是沉静中渗透着纯真。熟稔的表达,不赘述,不浮夸,往往寥寥数语便勾勒出一派逼真的景象。在《呼兰河传》如此,在此前读过的几则短篇亦是如此。人物也是个性鲜明,真实可感。无论情节是喜是悲,萧红都可以用画外音般轻巧地语气,淡然地为读者讲述故事。明明感情充沛丰盈,却不肯在语气中渗透一丝痕迹。
         也许,这正是萧红心中的本我——无所拘束,天真烂漫,闲看花落,笑观云涌,只将写文的天赋恣意挥洒,而孤苦的现实一概关在心门之外。
         也许,这只是我的妄言罢。对于一位传奇的作家,我总试图为她坎坷的人生图画描上一抹亮色,总想以一种主观的解读来宽慰自己对萧红的惆怅。只是,我依然愿意去相信:萧红,无论现实的风霜给她的双眸刻下几许疲惫和苍凉,她的心中,始终住着那个呼兰小城的女孩,奔跑在花园里,盛开在风中。
 
 
                                机电工程学院  郭宇航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