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克勤克俭,隐忍以行——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挪威的森林》 »

用心来看世界——《看见》系列感想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载
一个好的新闻人应该用心去感受周围的世界,并且以此将新闻以一种公正的方式传递给大众。柴静这样做了,从出生入死对非典的报道到如今的对雾霾污染的《穹顶之下》。她始终以一名新闻人特有的职业品格去揭露隐藏在社会角落里的问题,荡涤着社会上的种种污秽。柴静是幸运的,她遇到了很多好同事,能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帮助她。同时她也有一些真心于新闻事业的好领导,因为有了他们,一些政府较为敏感话题才得以通过审查。
那个温热的跳动就是活着
2003年,当"非典"开始在北京肆虐的时候。柴静作为专访记者赶赴一线报道。她曾写到:“没人让我做这个节目,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能不能播。但我不管那么多,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必须知道。”不单纯只为任务忙碌,能为心去做事,诠释道义的真谛,我很欣赏这样的新闻人。一线记者通常会接触一些直击人心的场面,心对心之间的交流是抵达对方内心深处最好的方法。在“非典阻击战”这期节目里有段场景我很感动:北京开始对非典疑似病人大规模隔离时。海淀区的女医生第一次穿隔离服,穿了一半又去拿一只桶,提着桶好像又忘了什么,带这个小红桶在原地转来转去,柴静问她怎么了,她嘴里念叨着:“我小孩才一岁,我小孩才一岁。”这段画面让我想了好久,在非典面前人类显得是那样无助。柴静并没有来宣扬那些斗志昂扬的“主旋律”而是转向对普通民众心灵的真实探索,这种震撼力是不需要用过多的语言来形容的。
新闻人也是人也会有喜怒哀乐,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表现在电视画面里罢了。在非典采访期间,他们每一个人都会有一种恐惧感,甚至每天采访回来洗澡时都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粘在皮肤上,以至于不断的神经质似的冲洗,冲洗。我没感受过这种恐惧,但我也能以此来想像她们当时的状态柴静在书中曾这样描述:想《卡桑迪拉大桥》里的感觉,火车正往危险的地方行驶,车里的人耳边咣咣响——外面有人正把窗户钉死。当时的北京是重灾区,柴静这些一线采访人员是需要隔离开的以防止感染。
环境污染随想
在《看见》里曾有一篇讲述山西严重环境污染的事件。是这样描述的:天空是一片焦黄色,见不到蓝天,白云。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油的味道,这基本上是燃煤,洗煤造成的。虽说山西因煤炭资源而迅速成为财政大省,但其经济是建立在对环境的破坏上的,这一点倒是像现在的中国经济的缩影了。这让我联想起我生活过的村子。小时候,村子里还是很美的,河里经常会有鱼虾生长,我们一群小孩子可以随意下河洗澡,捕鱼。累了就躺在河两岸的青草上,而各色的蝴蝶也会时不时在野花丛中飘来飘去。每逢夏天,蟋蟀,蜻蜓,知了更会如约而至,玩耍打闹,惬意极了。这些不断扰动着我对童年心灵美好的情弦。然而美好总是被用来破坏的,现在早已是物是人非了。当年的小河道里到处是因抽沙子而陷下去的大坑,河水早已浑浊不堪,墨绿色的水面上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再也没人下河洗澡了,而我心中美好的童年印象瞬间也因此破灭了。是失落,还是愤恨,说不太清。
柴静前不久在网上发布了一部关于中国雾霾调查的报告节目《穹顶之下》。同样是没人要求她这么做,但她还是做了。这档节目网上点击量超亿次,并迅速成为社会上热议的话题。将这两件事对比就会发现,两者是多么相似,昨日之山西恰如今日之中国。虽然当时媒体对山西的严重污染进行了报道,然而到底是人们观念的落后,并没有对此做过深的思考,继续进行无视环境的发展,以至于导致如今的全国性污染的大爆发,大面积的雾霾开始持续在中国广大地区肆虐。对此北京市为治理雾霾竟拨出上万亿的资金进行专项治理,拿破坏环境挣来的钱回过头再来治理环境,这哭笑不得的结果不得不令人痛心。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的GDP终究不是可持续发展的长远之计,令人欣慰的是现在政府终于开始付诸行动了。治污之路,任重而道远。
真相代表一切
山西繁峙矿难,38名矿工死亡,被瞒报成二死四伤,遗体被藏匿或焚毁。十一个记者收了现金帮忙隐瞒事实。而摄像师天贺冒着漆黑的夜雨走山路进去,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他深入地下一百多米,拍到了那些被隐藏的尸体遗骸,闻了那些被烧过的裹尸布味道。“你要是真见过他们的样子,就不可能为几个钱把灵魂卖了。”天贺这样说道。我不禁肃然,有这样操守的新闻人是这个国家之幸,民族之幸。正如柴静所说过的那样,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这些能够记录事实的,能够不为名利所诱坚守内心操守的人才使我们有信心相信明天会更好!
在《双城的创伤》这期节目里,双城小学一个班级先后有好几名学生服毒自杀。柴静深入孩子们中间,与他们进行心与心的交流。采访结束时柴静曾说:“双城事件调查到最后,最大的谜还是孩子的内心世界,能不能打开它,可能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虽然之前柴静的领导不太支持她做这期报道,认为没人去关注它,纯属费钱。但柴静却这样做了,对此她曾说过:她认为这件事不简单,只为调查事件的真相。这么简单的理由,不知道现在有几个新闻人可以做到。这期节目播出后一个小男孩回信给柴静“我和妈妈看完这节目抱在一起,这是我们之间最深的拥抱。”小区里的双胞胎孩子也留了一封信给柴静“我们看了这期节目,只是想告诉你,欢迎你住在这里。”直击人们内心真实的情感是这期节目的最大亮点,也是引发人们共鸣的真实原因。一个称职的记者一定是善于发掘这种情感的人。
为了探索新闻真相,记者采访时坐在会议室里,吹着塑料杯上绿茶的内沫,互探虚实,连说带笑语都暗含机锋,还不能拉下脸来。这是新闻人的一种无奈,但又何尝不是一种与虚伪,黑幕较量时的自豪呢。我从这本书中也渐渐理解了新闻人的另一种生活画面,也正是由于这些不做作,坚守自己内心的人,我才慢慢改变了对央视这个政府“御用”新闻平台平淡态度,继而开始尊敬起这个团体来。
新闻人的成长之路
柴静从刚开始的懵懂少女到如今的公知女神,成长之路充满了曲折。真实是新闻最基本的特点,采访在广西义务教习德文十年的德国人卢安克时,柴静就切身感受到了这一点,本来已经预先编辑好的方案在经过实际采访时却遇到了极大尴尬,卢安克和他的学生们失去了和柴静等人深入交流的兴致——单纯的模式的敷衍是引不起采访者的共鸣的。经过时间淬炼的柴静显然领悟并做到了很大的转变。在汶川地震的采访中,历经多年磨练的柴静已然能自然的追求和表现真实了。其中有一段采访:志全的女儿在地震中遇难了,他讲述女儿的事“她那天说,爸爸,给我买一个冰淇淋,我没买,我就是后悔,两块钱一个的冰淇淋我为什么没给她买。”我热泪盈眶,不为别的,只为这纯朴的亲情,没有那种宣扬“我们能战胜一切”虚无惨白的口号,有的只是默默地温情,直击人心的最脆弱处。这要比那些片面鼓励抗灾的报道有力得多。我是很倾向于真性情的表达的,直接不需要任何的掩饰才是生活的本质才对。在书中讲到在新疆拍日全食,天地乌黑,只剩下太阳中心鲜红一点,像钻石一样亮。摄像师小鹏说他把机器往隔壁上一扔,放声大哭。笑就笑,哭就哭,一个人总该留些真实的东西。最近很喜欢《开门见山》这首歌,或许也是因为这首歌是崇尚人心真实的吧。
在“双城的创伤”节目中柴静给小孩子檫眼泪的镜头曾引起同行们的争议。有人说,柴静作为记者应冷静报道事实而不是表露出自己的感情。不过我是强烈反对这一观点的,记者也是人,也会有喜怒哀乐,在采访中适当表现出自己的真感情,这样的采访才显得有血有肉,散发出活力而不是死气沉沉统一的僵硬麻木。此后,柴静在采访一个心理问题少年小宋时,宋对柴静坦言相对。事后他对柴静说:“如果你只是一个记者,我不会对你说那么多话。”我想,得到观众的认可恐怕是作为记者巨大的荣耀吧。对此钱刚先生也曾对柴静说过:别太着急回答对还是不对,清水里呛呛,血水里泡泡,咸水里滚滚,十年后再来回答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是十年后了,不知道那些持不同意见的新闻人是否会改变当初的观点,不过我发现现在的电视节目正在向自由化,真实化进展,这也给了记者更多表达自己感情的自由吧。
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看见》是一部柴静十年新闻生涯的发展史,虽然她现在从央视辞职,但她的那些节目却永远是我所怀念和尊重的。虽然有些失落,但同时也为她祝福,这样真性情的人就让她飞向更自由广阔的天空吧,或许那才是真正适合她的地方。不过她并未走远,她始终在观察着这个社会。《穹顶之下》是她离职后自费拍摄的调查片,直击当今中国日益严重的雾霾问题,无畏地质问那些环保部门以及那些政治资本雄厚的国企。且不去猜测若在央视,这部调查片是否会像今天这样公开发布,至少现在她可以做得更好。这已经足够了,正如里尔克所说:“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能源与动力工程   杨飞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