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挪威的森林》生命的意义比幸福更重要 »

梦醒时分

 

        外面冷冷的冰雨打在脸上,一刻都未曾停歇。哥们儿都去上自习了,想起还要补考的心酸史自个儿也豁了出去。跑到图书馆的时候,框镜雾蒙蒙模糊了视线,身上也早已是水珠串联且粘着浓重的湿气。小心翼翼的寻找着空位子想立刻坐下来缓缓这股逼人的寒气,像猫星人一样扫视着方圆的可用位置。霎时,如发现新大陆般惊喜的走进拐角处僻静的位子,心中无限暗喜的是对面还坐着一个让人魂不守舍、貌美如花的女神。拘谨的走到了这个让我心狂跳的女孩子面前,极力保持绅士的紧张又结巴着说了句:“同学,可以做这里吗?”她笑靥如花朝我点了点头。
翻开蓝大爷的书,满腹的酸楚泛起微微的疼痛感,越看越头晕脑热,无奈坚持着二战的补考——备考加急阶段。不知道是因为外面下雨的阴郁,还是因为对面这个让我忍不住偷瞄的美女,从坐下来那刻,书一直还停在打开的那页。哗啦啦的雨声越来越大,和对面的女孩在偷瞄瞬间的目光偶遇,脸滚烫的开始发热。
低下头来掩饰自己的踹踹不安,我看到了一双玫红色的高跟鞋,撩人心扉,美的惊艳。雪白的脚踝、修长的腿、白皙的脸蛋、瀑布般乌黑的直发齐腰、一袭白色长裙美的无与伦比。不顾唐突的我望的出神,女孩对我目露凶光。我紧张的回避,她慢慢的靠近我、慢慢的我似乎感觉到了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她竟然拉起了我的手,“想看我跳舞吗?”她说。忘记了自己说了些什么。看见她在方子格的地板上矫健柔美的跳了起来,时而欢快,时而忧伤。舞步缓慢了下来,滋啦啦的声响回响在整个大厅。我试图寻找是哪里出了问题,聒噪的头疼,让我顾及不暇。“你骗我,你骗我”,女孩冲我冷冷的嘶吼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她开始尖叫,愈演愈烈,刺耳的我在地上抓着头来回滚。一阵风直扑到我的脖子上,忽然有种喉咙被人遏制住的感觉,话卡在嗓子一个字都崩不出来,无力的头晕目眩捶着头。
地板上咚咚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是她,是她,她伸手过来拉我,所有的无力感瞬间消无,她一袭飘逸的直发触在我的手背上,瞬间寒冷起来。“啊~~”,头发里撩开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血淋淋。我惊慌的拉回自己的那只手,身体不断往后退,后背凉飕飕的颤抖,使劲的摇头。用尽所有的力气,爬起来撒腿就跑。我十分慌张的往楼下跑,回头看了一眼,她紧跟在后面追了过来。一回头,她出现站在我前面。我又拼劲全力往回跑。终于看不见她了,心里不由松了口气,我猛一抬头,那乌黑的天空像一双深邃的灰色眼珠,随即对我狰狞的张牙舞爪,那双幽幽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这样怪异如同梦境的诡异情形仿佛抽离了我的魂魄,形同躯壳的我漫无目的的飘忽在阴冷的街道,此刻雨水依旧敲打着孤零零的额树叶,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烟雨中,古老的大本钟以指针的静止见证着这一切。
“喂,哥哥~哥哥~~”,忽然一声揪人心肺的哭喊撕碎黄昏的沉静,猛受惊吓的我失去重心连退几步。定神瞥见一个瘦小的小女孩站在街边的雨雾里,身着红色裙子瑟瑟发抖,乖巧的惹人怜爱,让我不敢相信那飘忽般声嘶力竭的呼喊是从她那里传来。
我小心地靠近,语无伦次地问她为何一个人在这里,她啜泣着回答道:“哥哥,我找不到家了”。我顿生怜悯之心,急忙上前为她擦拭脸上的雨水泪水,“乖,不哭不哭,哥哥送你回家”,我俯身试图将她抱起,猛然看到了她脚上那双枚红色的舞鞋,在雨水冲打下鲜血般的鲜红透亮,与图书馆女孩的高跟鞋一模一样,紧张的我顿时心跳加速,仿佛听到鞋跟敲击地板的怪异声响,不由自主慌乱起来。小女孩发现我盯视着她的鞋子,解释说自己鞋子跑丢了,这是刚才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漂亮姐姐送给她的,竟然很合脚。背后突袭一阵寒意,惊恐的我一步步往后退,想要逃离这个怪异的场景。
        脑袋眩晕不已,道路上空恍惚浮现出面目狰狞的诡异面具和脸谱,乌云环绕成团,中心幽深的慑人心魄。唯独小女孩的脸庞在渐远间格外清晰,复杂的眼神注视着我,恍惚间竟然察觉到她嘴角浮起的一丝微笑的弧度,我倒吸一口凉气,转身几欲逃走。
        啊!身后猛然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惊吓的我跳了起来,却呼喊不出任何声音。一个身着黑色斗篷,身形瘦小的身影伫立在阴雨中,唯独一双苍老布满皱纹老茧的手裸露在空气中,拄着一根鲜红的拐杖。
小女孩开心的踩着鲜红的舞鞋奔跑过来,每一步却都撞击着我的心魄。奶奶,你来了~ 老人没有言语,只是用手小心的抚摸小女孩湿漉漉的头发,我呆呆地站在路边,眼神以及神智模糊着,雨下的更急切了。
而就当她们将要离开之时,老人发现小美脚上的玫红色鞋,忽然她大喝一声,尖锐的喝斥划破了入夜的死静,险些也划开了我尚无安定的神魂。老人拐杖丢在了一边,颤抖的手指着小女孩的鞋子,声色俱厉的命令她把鞋丢掉。小女孩惊吓的哭泣起来,那双鲜血般的鞋子在漆黑的雨夜依旧鲜红夺目,眨的人眼疼痛。老人用力把鞋子远远扔掉,急匆匆拉着小女孩走。
风骤起,大风卷夹着鞋子翻滚向她们离去的方向,像胶带般跟着。而我早已瘫倒在地,浑身颤抖久久不能恢复。
渐入深夜,我的思绪依旧混乱。不行,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老人一定知道事情的原委,我要去问清楚。一个恐惧到了极点的人,也不会在乎多一点点刺激。我鼓起勇气,朝着老人离开的方向奔去,加快脚步,地面激起层层雨花。
        “同学,同学…要闭馆了。”我被一个值班的老师喊醒。
 
 
 
                                航天学院    徐基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