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再读《穆斯林的葬礼》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哈尔滨,走进松北新区 »

《俄罗斯恋人》—选摘

 

【目录】
前 言
第一部分哈尔滨,“最美”时光
乔轩望着茫茫白雪、寥寥长空,一阵阵发呆。他不禁自问:“我一会儿到了哈尔滨,是直接找姝玥,跟她一走了之呢,还是应该先替爹进山打听姐夫的消息呢?”
第二部分别了,莫斯科
刘成功这一夜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眠。他仍然在努力思量着一个计策,这个计策是关于姝玥和乔轩的。他曾经在给姝玥的字条里说过:“只祈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实际呢?
第三部分错爱,埋下祸根
佟如友在阴暗的角落,陪着乔轩和雪薇度过了这个“难忘”的中秋夜。乔轩他们离开了公司,他也鬼使神差地跟了出来。佟如友尾随着雪薇和乔轩,直到雪薇把乔轩扔在家门前。
第四部分咫尺天涯难相诉
姝玥只是想哭,想要放声大哭,然而不知怎的,欲哭无泪。她没有不断地回忆往事,也没有想象未来,甚至忘记去悲叹造化弄人。姝玥现在的心里非常混乱,但她现在混乱的心里有一个清晰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救乔轩。
第五部分爱恨两茫茫
乔轩呼喊着姝玥,让她醒醒,让她振作。姝玥最后一次睁开眼睛,她那双蓝眼睛里泛起多年未有的温柔的色彩,目不转睛地盯着乔轩。16年了,这是乔轩16年来,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的眼神。
 
【内文选摘】
前 言
早在几年前,我的祖父就已经很老很老了,年过90岁。他是一个干瘪佝偻、沉默寡言的白胡子老翁。自打我记事起,他就是如此,以至于我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老人也会有青春年华。但是,一个夏天的傍晚,祖父把他深藏心底70多年的秘密告诉我的时候,我不禁错愕和感动。原来祖父当年不但像我今天一样拥有着青春,而且还有着那样一场令人唏嘘的爱恋。
我知道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爱情,可是我煞费苦心地把它们找出来,却发现它们与我祖父的爱情比起来大都相形见绌。我对祖父的爱情故事太着迷了。我祖父年少时的恋人是一个中俄混血儿,祖父从他皱皱巴巴的笔记本里拿出一张她的黑白小照。照片上的她确实很美很美,和年轻时的祖父也很般配。我记得祖父当时跟我一起端详着她的照片,祖父的眼睛里闪动着泪花,对我说:“她的生命短暂,但她留在这世上的都是美。”
我一时间满脑海都是身为县城大富绅之子和中学生的祖父的身影,以及身为哈尔滨中东铁路官员之女和芭蕾舞者的祖父恋人的身影,还有那哈尔滨的老电车、俄式民居、欧式建筑、来自不同国家的男男女女和哈尔滨漫长冬天的皑皑冰雪,以及旧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老一中、马迭尔西餐厅、东省铁路俱乐部、火车站、老县城,等等等等。
我还看到了祖父19岁时送给他恋人的那块刻着“地久天长”四个小楷字的和田玉佩。我顿时觉得人生真是不可思议,那种感觉太奇妙了。我简直不敢相信,祖父终生难忘、爱入骨髓的俄国姑娘就是戴着此刻在我手中的这块玉佩,与祖父阴差阳错地离别,远走欧洲,后来却又回归松花江畔,与祖父别后重逢,但也玉殒香消。
我祖父的这段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至40年代,中国东北正值民国和伪满洲国时期。那个年代,山河破碎,烽烟四起。这样的年代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战争、间谍、英勇的军人和草莽壮士。当然,这样的年代谁都逃不过战乱的大背景,谁都不能免受战乱的影响。但我从祖父那里听到的,更多的是生活。我深刻地感受到,无论是哪代人的情感都是大同小异的,就跟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一样,祖父那代的年轻人也充满朴素的梦想,也会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大喜大悲;也会为了前途和命运苦苦求索,患得患失。也同样有执着和善良、无奈和彷徨,有刻骨铭心和永志不忘。
听完祖父的故事,我就产生了一个冲动,那就是把这个故事用小说的形式写出来。不过,基于多方面考虑,在书中我还是决定把祖父化名为乔轩,把祖父的恋人化名为陈姝玥。无论如何,我写作这部小说的初衷是为了纪念祖父曾经的青春韶华,纪念祖父那场感人至深、撼人心弦的爱情。我想,对于哪代人都是如此,青春和爱情总是值得纪念的。但我并没有将这个故事起名叫《1930年代的爱情》,因为这本书里不仅仅是爱情,还有那个令人既畏惧又神往的年代属于我祖父的黄金时代,属于我祖父那代人的激流岁月。
我不知道怎么命名这本书,但当我手里握着这块“地久天长”玉佩的时候,我又想到了祖父的恋人,那个不但拯救了祖父生命,更拯救了祖父灵魂的美丽的俄罗斯姑娘。所以,我索性给这本书冠一个名字——《俄罗斯恋人》,来表达我对她的敬仰,表达祖父对她的绵绵思念。
 
                                                                           土木学院 刘雨时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