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错思忆 »

一位台湾作家《眼前》的春秋史

 

欧几里得几何学有五条公设。公设者,不证自明、天经地义的道理。然而有一天,第五公设被人质疑了,稍稍修改之后,几何学立即发展出另外两种完全不同的非欧几何学,甚至最终为广义相对论提供了数学基础。一些仿佛不证自明、天经地义的东西,认真拿出来质疑一番,说不定就是另一番豁然开朗的世外桃源。台湾作家唐诺五十岁的时候重读《左传》,看到了另一片与众不同的桃花源。
《眼前:漫游在<左传>的世界》是一本读书笔记,以小国的角度看待历史事件,以超然的视角看待国际关系,以个人的立场看待政治波澜。在此,我不会完全介绍整本书都讲过一些什么,这里只分享一个片段。
了解春秋史的诸位,还记得郑国的什么事什么人吗,除了“郑伯克段于鄢”?
郑是个小国,又不算太小。未曾大到称霸一方,也未曾小到被人灭国。又不幸处在了中央四战之地,不上不下,不尴不尬,半死不活。然而郑国出过一位了不得的超级政治家子产,孔夫子赞曰:“古之遗爱也。”成熟后的孔子早已超越了子产的境界,可以对他的行政能力指手画脚,但孔子保持着年轻时对启蒙者的尊敬,只赞誉他的伟大。
子产曾说:“不能及子孙,吾以救世也。”他是一位冷静理性的政治家,实用主义者,从不头脑发热,永远有条不紊。他放弃了周公以礼乐教化庶民的理念,将律法铸在鼎上,宣布凡是不犯法的事都可以做。贵族批评他,认为以法治代替礼治是道德沦丧,是文明的退化,子产并不反驳,只是淡淡地说:“吾以救世也。”生存尚无法保证,还奢谈什么文明!虽然朝野闹得沸反盈天,但子产认为舆论是健康的东西,无论别人怎么讲,他都选择由着大家说去。
唐诺以子产这个人物为切入点,分析了2000多年历史的中华帝国与欧洲各国相比,究竟缺了些什么。许多人认为,中国太古老,所以暮气沉沉,在近代史中处处碰壁;而唐诺认为,中华民族在秦始皇时代就一下子进入了唯我独尊的思维模式,除了偶尔冒犯的草原民族,再也没有竞争对手。中华帝国不知道怎样和地位平等的国家对等交往,过了2000多年漫长的童年。到了鸦片战争之后,整个国家天真幼稚,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家的孩子一起玩。
《左传》是一本对历史负责的史书,还原了人物在那一刻的样子,就像刻舟求剑,剑已无处寻,幸喜船帮上还有痕迹;《眼前》是对春秋史一份独特的思考,那些因为不再符合当时历史观的而在《史记》中被省略五百字的人物,被唐诺小心地用毛刷拂去尘土,鲜活地呈现在今人面前。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在国际关系错综复杂的今天,春秋这段古老的历史可以给我们带来许多可贵的思考;唐诺的《眼前》给我们呈现了这种思考的良好示范。
 
 

                                                                                                              电气工程及自动化学院   钱鑫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