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思忆《亮剑》读书随笔 »

在文献典籍中汲取中华传统智慧——读《诺贝尔奖与中华传统智慧》

 

        《诺贝尔奖与中华传统智慧》这本书用4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故事,讲述了他们获得成功的思维智慧,不论是科学家、文学家,还是政治家,他们从传统智慧中获取灵感,诠释了传统智慧与成功之间的关联。从“大道至简”、“君子慎独”,到“日三省吾身”、“三思而后选”,再到“敏于事而勇于行”、“换位而思”、“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等等,作者用中华传统文化解读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成功之路。
        正如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泰戈尔之叹问: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更值得宝贵的?也正如197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汉内斯•阿尔文所下的结论: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25个世纪以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两位大家相隔近50年的时空问答,给我们自己留下什么启示呢!
当我们集于追赶西方文明时,世界却将目光转向东方中国,寻找世界可持续发展之理念,寻找中华传统思维与世界其他民族思维的共通性。
        到何处去寻找中华传统智慧呢?文献!莱布尼茨惊叹《周易》的二进制思维;莫言说中国的民族性在《周易》中就树立了!
        研读文献,尤其是古籍经典,是我们汲取中华思维智慧最直接的去处,这是作者在本书中留下的破译传统文化密码的钥匙。胡道静先生指出:科技史的研究手段中主要有考古、实验和文献检索,文献检索是基本手段。他在“神州智能与科技古籍”一文中把科技史中那些闪耀着中国文明特色的智慧和技能,总称之为“神州智能”。
        美国《连线》杂志创始人之一KevinKelly在The Scientist杂志2010年12月号发表文章,Evolvingthe Scientific Method(让科学方法演化),文章中提到了科学技术史上的11个标志性科学方法:其中头两项是:
        第一是公元前280年,亚历山大图书馆开创了图书的分类标引方法,以方便已记载信息的检索。
        第二是1403年,中国人用协同方式编写百科全书,这样,很多人拥有的知识可以汇集起来。
        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米歇尔少年时曾在一家流动图书馆打工很长一段时间。正是在阅读大量书籍的过程中,他对知识的兴趣不断被激发出来。而最具说服力的实例自然是来自中国: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从中医典籍中汲取智慧”的故事,是整本书的制高点,也是所有故事的开篇和引领。
        20世纪60年代初,全球疟疾疫情难以控制。此时正值美越交战,双方都受到疟疾困扰。美国不惜投入,筛选出20多万种化合物,最终也未找到理想的抗疟新药。中国政府应越南所求,1967年开始研究防治疟疾新药。
        1969年,39岁的屠呦呦临危受命,出任研究课题组组长,成为该项研究的关键人物。长期从事中药学研究的屠呦呦决定带领科研团队从历代医学典籍、本草和偏方入手,进行实验研究。
        她从整理历代医籍开始,四处走访老中医,编辑了以640方中药为主的《抗疟单验方集》,继而组织鼠疟筛选抗疟药物。经过200多种中药的380多个提取物筛选,最后她把目光转向了效果并不突出、却在中医药典籍治疟药方中屡屡被提及的青蒿。
        早在公元前2世纪,中国先秦医方书《五十二病方》已经对植物青蒿有所记载;公元340年,东晋的葛洪在其撰写的中医方剂《肘后备急方》一书中,首次描述了青蒿的抗疟功能;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则说它能“治疟疾寒热”。
        但大量实验发现,青蒿的抗疟效果并不理想。屠呦呦一时找不到答案,她重新翻出古代医学典籍,一本一本仔细翻查。直到1971年下半年的一天,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治寒热诸疟方》中的几句话触发了屠呦呦的灵感:“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一语惊醒梦中人,屠呦呦马上意识到问题可能出在常用的“水煎”法上,因为高温会破坏青蒿中的有效成分,她随即另辟蹊径采用低沸点溶剂进行实验。
        在190次失败之后,1971年,屠呦呦课题组在第191次低沸点实验中发现了抗疟效果为100%的青蒿提取物。1972年,该成果得到重视,研究人员从这一提取物中提炼出抗疟有效成分青蒿素。
        屠呦呦团队与中国其他机构合作,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并从《肘后备急方》等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全球数亿人因这种“中国神药”而受益。
        《肘后备急方》(也称《肘后方》)是葛洪一本有代表性的医学著作,书中收集的大量救急药方,都是他在行医、游历的过程中收集和筛选出来的。
正是因为从东晋药书中获启发,才成就了日后的诺贝尔奖成果。有趣的是,屠呦呦的名字是她父亲摘引《诗经》里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而为她取的,意为鹿鸣之声。
        屠呦呦在诺奖报告中明确指出:
        其一,信息收集、准确解析是研究发现成功的基础。她说:接受任务后,我收集整理历代中医药典籍,走访名老中医并收集他们用于防治疟疾的方剂和中药、同时调阅大量民间方药。在汇集了包括植物、动物、矿物等2000余内服、外用方药的基础上,编写了以640种中药为主的《疟疾单验方集》。正是这些信息的收集和解析铸就了青蒿素发现的基础,也是中药新药研究有别于一般植物药研发的地方。
        其二,关键的文献启示。她说:当年我面临研究困境时,又重新温习中医古籍,进一步思考东晋(公元3-4世纪)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这使我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需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
        这个神奇的故事完美地演绎了中华传统典籍中的“神州智能”!
        其实,屠呦呦的例子并不是特例和个案。
        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吴文俊教授在自动推理研究上率先取得成就,使数学机械化成为现实。他的以解方程为特色的机械化计算体系被国际上称为“吴方法”。吴文俊教授说,他的这一方法直接导源于我国传统数学的思维方法,它是从《九章算术》开始的。
       法国哲学家、社会思想家福柯1966年发表了引起极大反响的《词与物》。福柯在《词与物》的前言中引述了博尔赫斯曾提到的“某种中国百科全书”中的动物分类,并由此开始了他全新的哲学思考。虽然有学者质疑福柯所读博尔赫斯所引的中国百科全书的存在性,其实这并不重要。福柯之笑动摇了人们关于知识的看法,他不是嘲笑古代中国人。恰恰相反,福柯的名著《词与物》萌发于他对中国百科全书对事物分类的震惊,是启示福柯“知识考古学”之灵感的笑。
       读到这本书,让我异想天开地认为,中国高校的引智计划,吸引大批高端人才,也许是狭义地理解了“引智”,我们从中华传统典籍中也可“引智”,挖掘文献中的“神州智能”,为今日的发展提供思想和智慧的文本。
 
                                                                                                                                                      作者:栾雨

                                                                                                                  (真名:郑学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