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恋爱的犀牛《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

《红楼梦》读书随感

 

    《红楼梦》被称为“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何为巅峰?答曰:集大成者。集中华千年古典文化之大成者。读红楼,得将自己置身于那样的环境中,解红楼,得有厚积的中华文化传统沉淀。否则,解也白解,也是错解。或许,也就是这个原因,无数贤达英才沉酣红楼,不再醒来。周汝昌先生从二十几岁开始研究红楼,至死才告终。名作家刘心武在社会骂声一片中继续叙述他的红楼历程。百年来,研究红楼梦的学问,成为了一门“红学”,一群辛勤耕耘的解梦人在逐步揭开红楼梦纱。不禁要问,为何是《红楼梦》?细想之余,或许有以下几种回答:其一,作者问题,曹雪芹,中华文学史上的天才,一生只留下了这么一本书。他的人生充满着传奇,而这些传奇并不为我们所知,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其二,版本问题。《红楼梦》的传奇还来自于它的众多版本。甲戌本、庚辰本、戚序本、程甲本、程乙本等等。这些本子虽然都是《红楼梦》,但是一些文字,结构,语言却有着很大的差别。有时,相互之间只是一个字,一个词的差别。或许这些差别置于其他小说中无伤大雅。可是,放到《红楼梦》中则会有天上地下的差别。因为曹公,这个天才锻字炼句的水平是极高的。随便改动一字就会产生天差地别。这不禁让我想起来陈寅恪先生,先生从来不允许出版社改动他著作中的一个字甚至一个标点。或许只有大师们才有这样的信心吧。然而,天才的作品偏偏有奇异的经历,曹公写书时生活已经非常困难,而且再加上一些政治原因,不敢公开发表。于是,《红楼梦》只能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于世,你传我,我传他,相互传抄过程中难免会改动一些字,而这些文字又关乎《红楼梦》的研究,这同样成就了《红楼梦》的传奇。其三,续本问题,以前自己总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高鹗合著的。这句话错又不错。说其不错,因为前八十回出自曹雪芹,高鹗补完了后四十回,而且基本保持了悲剧结局。说其错,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真正的《红楼梦》只属于曹公一人,甚至我们应该改称之为《石头记》或者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通过脂砚斋的批语以及其他一些人的解评,我们可以看出,曹公是写完《石头记》的,因为脂批中多次涉及到“后数十回”,有的批语还包括了回目名(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蒙戚回前评有“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凤知命强英雄”,直接点出了后回回目名)。很明显,这些人是看过整本的。因此,我说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稍微看过高鹗后四十回的人肯定发现,八十回之后,文笔思想一下子改变了许多。七十八回晴雯死,七十九回迎春远嫁,八十回香菱遭毒打,大观园里悲剧开始,女儿们开始“寻各自门”。何以八十一回竟为“占旺相四美钓游鱼奉严词两番入家塾”,一下子情节缓和。至于其他,漏洞百出。汝昌先生大骂程高(程伟元,高鹗)毁了《红楼梦》。但是反过来想想,正因为我们厌恶程高对于《红楼梦》的补续,我们才会更加珍惜那仅存的八十回曹公真本。其四,文本自身的问题,我们常说“《红楼梦》是中国古代文化的百科全书”,正如“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从《红楼梦》里,经学家看易,诗人看诗,建筑学家看房屋布局,政治家看管理。但我更倾向于把《红楼梦》当成一部小说来读,当成一部厚积中华传统文化沉淀的大书来看。其实,从小我不喜欢《红楼梦》。大一的时候,曾经尝试的看过几回,但看到第五回就看不下去了。等到大二寒假,我读到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脂批本),这才一发不可收拾,痴迷上了《石头记》。可以说,没有脂批的《石头记》终究是不完整的,甚至有一种可能,《石头记》是曹公和脂砚斋共同完成的,具体可见第十三回回末甲戌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拖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故赦之,因命芹溪删去”,可见脂砚斋是参与了《石头记》的创作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给同学推荐时总要推荐这个本子的原因。可以这么说,因为《红楼梦》本身的精彩,成就《红楼梦》的传奇。
读《石头记》,最喜欢的还是书中的人物。小姐丫头,夫人奴婢,栩栩如生,就连一些小厮也是活灵活现。谈到《石头记》的人物,绕不过的永远是黛玉、宝钗。人们常常将黛玉、宝钗看做情敌,《石头记》是二女争夫,两派政营,这样读《红楼梦》是糟蹋《红楼梦》,是上了程伟元、高鹗的当。其实,在曹公眼中,黛玉、宝钗实为一体,第五回薄命司判词,二人同判,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语 潇湘子雅谑补馀音”,二十七回,“滴翠婷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回目名上二人遥相呼应。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二人已经成了“金兰”,何来“情敌”一说,何来“争夫”一论。或许有人说,“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一回中,黛玉是上了宝钗的当,我则要骂其胡说,为何,四十二回,宝钗问黛玉借用《西厢记》、《牡丹亭》典故的事,黛玉何种反应,是“搂着宝钗笑道:‘好姐姐,原是我不知道,随口说的,你教给我,我再不说了’,又有‘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知道,我以后再不说了’”,黛玉是何等聪明之人,宝钗如此问,答得多么巧妙,央求宝钗却并未透露和宝玉共读西厢之事。反而是宝钗先和黛玉交了自己的老底,相当于把自己的把柄交给了黛玉,说自己小时候也读过这些书并劝了黛玉一回。所以后来黛玉犯咳疾,宝钗前来探望时,看到宝钗对自己的关心。黛玉才和宝钗交了心,“若不是从前日看出你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你看黛玉多么聪明,又是多么真诚,“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一回,可以说钗黛之间再无芥蒂。所以后回中,你再看不到黛玉打趣宝钗了。
写到这里,我还想为黛玉多说几句话,黛玉之冰雪聪明,是无须多言的。书中已经多次提到。但有人说,黛玉之聪明是少女才情,然而,我不以为然。我认为,黛玉对贾府之家庭生态是了然于胸的,还是“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一回,说到吃燕窝,黛玉对宝钗的那一篇分析,足可以说明颦儿很明白贾府内部的政治生态,“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眈眈,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其实读完这段,我对颦儿有敬佩,也有可怜。颦儿是知进退之人,她深知自己在贾府是“身在屋檐下”,所以她没有耍大小姐脾气,没有和疼爱自己的外祖母要燕窝吃。其实黛玉的家世、家教是极好的,书中第二回有过交代,林家的祖先是列侯,袭了五世,(算到贾珍,贾家才袭了四世就遭变故了)黛玉之父,林如海,是科第出身,前科探花(全国第三),这是何等身份,是所有古代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贾政不也想着从科第出身吗?“虽系钟鼎之家,亦是书香之族”,这就是黛玉的家教。但是黛玉先没有了母亲,接着父亲病逝,又没有兄弟姐妹,这是多么可怜啊。第三回回目名,“荣国府收养林黛玉”,“收养”二字,甲戌本侧批,“二字触目凄凉之至”,让人生怜。被收养的林黛玉,在贾府如何自处?在这里她不能耍小姐脾气,她是身在屋檐下,但我们没有看到一丝的消极,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次次生命的跃动,《葬花吟》、《秋窗风雨夕》、《桃花行》以及那许许多多的妙语则是这种灵动的生命的倾述,虽说黛玉好哭,但对于她我却充满了爱。周汝昌先生借用湘云的话“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来说黛玉小心眼,可是先生忽略了一点,湘云说黛玉像戏子,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古时,戏子是下九流,电影《梅兰芳》里十三燕的独白则说明了戏子被人轻贱到了何种地步。堂堂黛玉,书香门第,曾经身世显赫,湘云如此说,能让当事人不气愤吗?说句不好听的,湘云这样说有什么资格。可见,究竟是湘云做错了,即使你再“英雄阔大宽洪量”,你也不能如此说一个闺房小姐啊,何况还是你的姐姐。可是,黛玉当场并没有发作,反而是在宝玉来看黛玉时,这才骂了宝玉。说是骂,更多的是理,黛玉的那一篇文字,让我对她的敬佩之情更加浓重了。事后,黛玉与湘云并没有结下仇,或者用脂批的话,“没有分崩”,反而是把宝玉写的偈子“携了回房去,与湘云同看”,这是何等气量。另外,在管理处事上,黛玉丝毫不逊宝钗,首先五十五回,凤姐小月,探春掌家,凤姐对于大观园的各小姐少爷评论,数得上的只有三个人,那就是探春、黛玉和宝钗,但怎奈黛玉身子不好,又是亲戚不好管家务事,所以凤姐并不倚重。其次,抄检大观园,探春不让查抄还反戈一击,打了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宝钗,则是免检产品也查不着人家,而黛玉房中的查抄平安无事,这可见黛玉平时对潇湘馆的管理严格,这同样从紫鹃的话中可以看出,“姑娘常常吩咐我们,不叫和你说笑”。为何?因为大家都长大了,男女有别,更何况大家族中的小姐少爷,再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无所避嫌了。你看,黛玉对于这些是明白的,说她是个懵懂少女也就说不通了。
一句话,宝钗内敛含蓄,黛玉率真坦诚,宝钗处处隐忍,黛玉时时张扬。但是,人总是多面的,该生气爆发的时候,宝钗的脾气并不比黛玉好,该隐忍退让的时候,黛玉的退让功夫也并不差。或许,黛玉与宝钗是一个完美者的两面。但我永远爱的是坦率的林妹妹,却对虑事周全的宝姐姐爱不起来。
王蒙先生说:“娶黛玉,虽然婚后可能会被逼得去跳井,但也是值得的”。这就是让我痴迷的林黛玉,这就是让我痴迷的《红楼梦》。
信笔所至,不成章法,只能贻笑大方了。

                                                                                   籍晓亮书于工大图书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