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读人间有味是清欢有感《当仓央嘉措遇见纳兰容若》(仓央嘉措篇) »

活在影子里的人——从泰利的街角审视美国底层黑人男性的痛苦与挣扎

        “新政外卖店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商业区的角落。如果愿意可以从这里步行到达白宫、史密森学会和国家首都的其他主要公共建筑,但没有人这样做。”这个身处闹市,接近国家权力中心的街角,没有繁华的商业街,没有干净的玻璃橱窗,没有绚丽的霓虹灯。生活在这里的黑人,与这街角仿佛有着同样的命运,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本书作者列堡提出了影子价值系统的概念,弥漫于更大社会强加给下层社会的意识和行为构成了影子社会,身处期间的美国下层黑人在痛苦中被迫接受白人中产阶级所宣扬的普世价值观,又在自身教育条件家庭氛围等客观因素的制约下陷入艰难的挣扎之中。他们像是活在影子里的人,他们很多时候只能被动的模仿中上层社会的生活模式和价值理念,他们在大多数时候无法享受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和保障福利,他们存在于社会的阴暗面往往陷入犯罪与再犯罪的轮回,他们是主流社会里贫穷与落后的代名词,是美国社会种族鸿沟的体现。

美国底层黑人的的生活一直是社会学家们研究的聚焦点,黑人家庭已成为美国社会依附的、下层的城市家庭恰当的典型,成为反贫困斗争的政策制定和方案制定的主要对象。从美国年轻黑人犯罪率的飙升到底层黑人家庭的婚姻状况,他们迫切的希望找到一种恰当的方式改善底层黑人的生活状况,弥合种族隔阂,让美国社会更团结更稳定。然而,主流黑人问题研究对妇女和儿童的过度强调,以及相应的对成年男性的忽视,很多时候让我们对贫穷黑人家庭的认识有失偏颇。

在一个黑人家庭中,成年男性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所拥有的劳动力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他们的决断是家庭选择的主要方式。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妻子与孩子,并努力使家庭整体生活水平提高的工作,对于生活在年轻的黑人男性而言,是一个虚幻的梦。有能力且愿意工作的人并不能挣到足够的钱用以养活自己的家庭,只有有人心甘情愿让赚到的钱低于生活所需花费,才有可能长久的工作下去,有时即使付出这样的妥协也很难保证做到。某些工作的工资较高,但也只是虚高而已,工资越高伴随着更高的工作难度以及无法得到保障的个人安全。

每个街角的黑人男性都已经工作很久,但都无力养活自己和家人,这一点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这是生活的经验告诉他们的。仓库管理员、送货员、柜台服务生、餐馆杂工、洗车、楼房管理、电梯操作员、垃圾场工作……工作对于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新鲜感,都如出一辙,这让他们感到厌倦。他们自认为自己无法胜任工作,害怕承担工作责任,害怕在每一次考核中不及格。因此他们尽量逃避那些能检验自己能量的高薪工作,全部都甘心选择做粗糙单调的工作,这些工作对自己已经减损的形象没有挑战,更无法构成威胁。

导致街角男人不愿意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关键因素值得我们的深刻思考。他们赋予工作的整体价值影响了他们对于工作的投入程度。街角男人并不比身边的更大社会赋予更少的社会价值,在每个领取薪水的日子,他们用得到的金钱去衡量整个社会赋予这项工作的价值。然而这样的结果都是令人无法满意的,美国社会用不一样的价值评判标准去衡量同样的社会劳动,人种与肤色的外在区别不知不觉中被内化成内在差异人格高低。街角男人们的工作是社会运行中并不光鲜但必不可少的工作,没有人真正愿意去做这样单调乏味报酬很低的工作,但这些工作还是必须有人承担。街角男人的工作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社会要求他们去做的,不论是整个社会甚至是他们自己,都不认为这些工作值得一做并值得被做好。他们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他们无论愿不愿意选择了别人不愿选择的工作,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活在表面繁荣的美国社会的影子之下,在阴暗的角落默默承受着社会不公的创伤,却无力勇敢站在阳光下呼喊自己的人生与命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没有一份踏实稳定的工作,没有一份得到尊重的职业,没有固定的收入,这一连串问题所影响的不仅是自己与家人的生计,还有对未来人生的规划,更有对整个的理解与认同。对于未来,年轻的街角男人有清晰的图景,除了希望的最终破灭和恐惧的最终实现以外,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确定的,他们能做的只是让这些不要来的太快,他们对未来漠不关心,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还有未来,因为他们意识到未来全无希望。他们选择及时享乐,在周五领完薪水后宿醉,在一个周末花完身上积蓄,在下一个周一体会饥肠辘辘。表面上表现的是他们当下的大手大脚和放任自流,其实质上反应的却是他们未来的取向。

他们没有勇气在街角世界中扎根,没有勇气担当自己的工作任务,没有勇气与他们的家人、朋友或其他任何人、其他任何地点任何事物保持持久的关系,因为这样会使他们觉得自己无法从中脱身,限制了他们活动的自由,进而降低他们的安全感,而他们的安全感正是建立在所谓的自由之中。

这些也进而影响到他们对于婚姻和子女的态度。街角父子典型的关系是父亲与孩子分开住,他们承认自己作为孩子父亲的身份,也承认经济上的责任,但他们无法按时提供经济上的资助,或者干脆在有需求或是有要求时才提供。他们与孩子的交往是不经常的,不定时的,一个从小缺乏父亲关爱的黑人孩子,无法得到应有的家庭教育与双亲陪伴,无法得到比较良好的教育资源,相比于中产阶级白人孩子,他们已经远远落后,追上他们需要花费更多的艰辛和痛苦,更多时候这些孩子继承了父亲的阶层属性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贫穷与落后被传递到下一代。理论上婚姻是男人获得男子气概的途径,伴随着责任义务和职责,当这些等到忠实的履行时,将给一个人带来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尊重。街角男人或是因为孩子的牵绊,或是因为家庭社会的压力,匆匆选择迈入婚姻殿堂,在经济实力和个人规划上无法给这段婚姻提供有力的支持,婚姻成为名义上,成为难以忍受的,成为一种不得已的契约。婚姻成为街角男人在男子气概关键领域的失败时刻,往往使男人的社会地位降低,社会尊重缺失,反过来加剧了男人们对生活的失望,对未来的茫然。

街角成为了那些无法承受失败或者失败预期的人的避难所之一,在这里,公共虚拟支持的价值观与全社会的价值系统一起,促成了一个矛盾的、相互冲突的、似是而非的世界。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失败往往被合理虚化为成功,弱点神奇的转变为优点。街角男人在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里磨灭了对社会的认同,对未来的希望。同时失去的还有对婚姻的向往,对子女的关爱,对朋友的信任。

我想美国底层黑人的生活现状是美国全社会不能回避的问题,更是美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论述题。尽管我们不能否认美国历史上种族对立的悠久,也不能否认西方殖民者种族隔离分化原罪,我们应该肯定美国社会积极的努力,包括诞生了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但是在种族隔阂仍然根植于美国社会的今天,美国社会所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那些空洞的竞选口号兑现了多少,那些曾经美好的设想实现了多少?底层黑人家庭的生活是否得到改观,社会是否给予底层黑人一条上升的通道?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在美国社会日新月异发展的过程中,牺牲的决不能仅仅是生活在一个个陈旧死气沉沉的街角的底层黑人的切身利益,这是一个自诩为民主自由一个向世界推行普世价值观的国度不应有的选择。

 

徐灿 哈工大2017级

人文学院 社会学系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