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知识 共享书香 分享读书的快乐
« 读《带一只酒杯去巴黎》有感The Story of House房的事儿 »

追忆民国女作家萧红

 

萧红生活在一个新旧杂陈的时代,外来文化以新的时空形式崛起在她的家乡附近,故乡小城呼兰与五方杂处的国际化大都市哈尔滨隔江相望。萧红对民间思想的发现,构成她作品广阔的历史文化背景,也是她成长发展的时代条件。萧红一生处于两种文化的夹击之中,终身抵抗而又充满矛盾,在自我分裂中痛苦一生。
“五四”科学民主的理念与独立自主的人生理想,一直是她人生跋涉的方向。早年家庭男性家长的思想启蒙,学校新式教师的激励,左翼朋友的救助鼓励,特别是鲁迅先生的关爱与影响,都使她追寻着这样的精神之光远行。萧红的经历是富有传奇性的。从逃脱包办婚姻离家出走,到落入背信弃义的男人魔爪复又出逃,她的整个生活似乎就是在不断陷落和逃离之中循环往复。身为女性作家的萧红,她的才气与敏感,她的身体孱弱与言行刻薄,她的艺术上的成熟与孩童般的世事末谙,诸种性格奇妙地在她身上杂糅。阶级和党派、民族、国家观念的吸纳,又使她呈现出倾“左”之势,作品中流露出觉悟和反抗压迫意识。由叛逆而得的飘零遭际,她不太长的一生中无尽的逃逸和奔波,愈发加重了她性情中脆弱和敏感。这一切都使她作品风格在同辈女作家中显得奇异,如鲁迅在给萧红《生死场》的序中所评价的:“女性作家的细致的观察和越轨的笔致,又增加了不少明丽和新鲜。”                 
与众多左翼阵营男性作家们的表达方式不同,萧红对于国难乡愁的书写,对于时局的忧愤,对于民族国家概念的表达,不是从已有的理论教条出发,以理性来操纵和控制写作;恰恰相反,她是从个人记忆和自身的生命体验出发,在百般遭受欺凌侮辱的乡村底层妇女身上,表达她对彼时乡土中国人们麻木而愚昧的生存状况的忧惧。
尽管《生死场》被归为抗战主题,鲁迅在《生死场的序中评价道:“这自然不过是略图, 叙事和写景, 胜于人物的描写, 然而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 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然而文本中萧红对于女性身受多重迫害的黯然神伤感同身受悲天悯人,却成了作品打动千万人心的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的现代女性作家中,能够将乡村题材写得好的,可以说寥寥无几。萧红却是个例外,她对乡村场景的描写出自天然又饱蘸情感。无论书写什么题材,萧红都从来没有把自己的视点放在一个不适当的位置。作为女性个体的不幸的生命体验和记忆,使她总是十分虔诚而朴素地描写她所能感知到的一切生活,尤其是她身上具有的天然的对底层人民的同情,情感非常动人。她的朴素和真诚是其作品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仍然能够打动人心、受到男人与女人共同喜爱的一个根本原因。
 
馆藏地为:一区图书馆文学艺术借阅室212
索取号为:I246.7/X37-2
一区读者服务部王晓群
  • quote 1.久久小说下载网
  • http://www.9kanwang.com

  • 她的朴素和真诚是其作品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仍然能够打动人心、受到男人与女人共同喜爱的一个根本原因。 这句话说的很好。

    aaaaaaaaa 于 2012-12-10 18:29:02 回复
    aaaaaaaaaaaaa
  • 2012-11-29 23:59:2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