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与恰当

唐氏认为发展中的国家只能产生发展中的学术,胡适也不能独自跳出中国文化之船,纵使盖世之才也只能毕生整理国故,无法进入社会科学的领域,然而他的学术不失恰当,其中国文艺复兴之父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这恰当一词唐氏在《新中国三十年》也提及,即无所谓好的制度,只有恰当的制度。“好”自然不可度量,而先进与恰当则常常结伴而行。夸夸其谈者喜欢拿先进的东西唬人,因为先进一索即得且又风光。而恰当则要下一番苦功,不调查研究,不透彻分析,不做认真的比较,不做一点折中和微创新恐怕是无法恰当的。

暑假杂记之阅读

在这个网络时代读书的兴趣也如超接链接一样跳来跳去,因人而书,因书而人就这样周而复始。选书对于我是艰难的过程,不知何时养成一种奇怪的习惯,只有看了大量对某书的评论和对作者的介绍,仔细推敲,才会去看一本书,甚至常常对书的作者和背景了解的兴趣超出书本身,这可能是对当下垃圾书泛滥的一种自我免疫吧。但无论如何发现好人和好书是令我兴奋不已的事情,当然“好”是因人因时而异的。 闲话省去,简略写下暑期前后认识的人和看了的书。

分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