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观信息检索研究中心迟早要做的几件事 »

北京之行杂记

这一次踏上北京距离上一次已有七年之久,我惊喜地发现在北京居然也可以看到蓝天,奥运圣火熄灭两年之后,很荣幸地在雄伟的鸟巢和水立方旁边留了影。久坐家中之人,出差和旅游便是对灵魂的电击,既如此,将记忆的碎片整理归档也便顺理成章了。

地铁

为了到达我和相熟的同事自行设计的目的地,我们不得不在地铁设施间穿梭往来、长时间逗留。我们乘坐的地铁线路有1号、2号、4号、10号、13号及8号,1号、2号地铁位于北京的心脏,忙碌不堪。地铁之上,人们大多神情呆滞、无精打彩,打嗑睡、玩手机、看电视是人们的主要活动。换乘地铁常常要上上下下走很远的路程,如果没有电灯,没有路标的指引,那地铁大厅里的人群必是无头的苍蝇。

首都博物馆

首都博物馆似乎位于军事博物馆和木樨地地铁站之间,由于有了免费参观的网上预约,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大致参观了北京历史文化馆、精品文物馆、瓷器馆、佛像馆、民俗馆几个区域,虽然我们忍受着一夜火车后的困倦在这里驻足参观了几个小时,但收获不多。出门讨论觉得精品文物馆似乎还算不错,首次了解了什么样的磁器、玉器、佛像、首饰、字画算做精品,也意外地记下了北京曾是燕之国都蓟,大概是坐公车路过蓟门桥站关联记忆之功吧。

北海、前海和后海

到达这一区域纯属意外。我们参观完博物馆后饥肠辘辘,本想去辟才胡同网上传说的九门小吃去用餐,结果走遍了这个宽阔的大胡同,仍然不见目标。我们就此不再相信网络,而转而去路人说的北海的一处吃爆肚儿的地方,打车到了北海北门,一老者告诉我们,那个饭店在后海,于是我们便也不再相信路人,开始相信感觉。

我们挪着饥饿的身躯先是走到了前海,我们知道后海不会太远,一排排打着胡同游条幅的人力车告诉我们这里竟然是一个旅游区域。这里的胡同收拾得很干净,有水有桥,还有恭亲王府。我们下午三点在一个叫东来顺的小饭店用完北京特色的午餐后,又到这一区域的烟带斜街转了转,觉得这里挺不错,是了解北京胡同和买民间小玩意儿的好去处,同事也顺便询问了这里的房价,并就每米七八万的价格进行了一番热情的讨论。

中央财经大学和北京邮电大学

我们参加的会议名为2010教育云服务会议,住在中央财经大学旁边的融金中财大酒店,开会地点位于北京邮电大学的计算机学院。这两所大学共同的特点是既没有特色的建筑也没有特色的园艺,校门也是普普通通,问同事为什么会这样,同事曰:地价太贵啊。

教育部官员、中科院院士和谷歌专家

教育部官员李志民给我们讲了无穷大和无穷小的故事,颇费了些气力。

倪光南院士是一个瘦小的老人,他用含混不清的方言、思路清晰的幻灯片向我们传达了新一代IT技术的三大热点:云计算、物联网和开源软件。我觉得精准到位,起到了院士在会议上该起到的作用。

谷歌研究院副院长张智威其实是一个资深学者、美国教授,这位博士从容淡定,中英夹杂,操着台湾话讲了谷歌在云计算方面的实践,重点讨论了谷歌的故障恢复机制和数据规模对算法精度的影响,对于谷歌“赢在规模”这一点,他难得地露出了自豪之情。有了这位实业界的学术专家出场,其它校方代表“说大于做”的演讲就没什么听头了。在论坛时间,很多问题都指向了张院长,当问及对中国高校搞云有何想法时,智威兄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话的大意是,中国的高校都在一个时区里,上班都上班,休息都体息,云共享的优势不明显,而和美国却不在一个时区里,中国人工作时,美国人在休息。

虚拟化、云服务、云存储、云计算

虚拟化和云向我这个门外汉狂轰乱炸,躲也躲不掉。

虚拟化已然成为各高校服务器和存储管理的普便措施,同时又有人提出了网络虚拟化、防火墙虚拟化、IO虚拟化,使这个行当里的人不搞点虚拟化恐成过街老鼠,而所谓虚拟化的聚合与裂化方法似乎是当下实现云服务的主要手段。

云服务是业界讨论的极度热点,达到的目标无外乎是资源和技术的重新整合,无论是私有云还是共有云,都与分布存储、分布计算、自动化监控和管理技术密切相关,云服务即是SAAS(软件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LAAS(基础设施即服务)理念的最终归口。

云存储似乎是最触手可及的云应用,联想研究院副院长杜晓黎对此投注入极大的热情,已经低调推出了云存储软件产品。为个人提供存储服务(网盘)不足为奇,而以自治域的形式为组织和机构提供云存储服务则意义大矣,然个人感觉成功与否取决于云存储服务的安全策略及数据中心在全国的分布情况。

兰州大学的李仲贤年纪正盛(我想大概也是70后吧)、权力在握,特别想在校园云平台建设上大展拳脚,然听其讲演,也实是想法多,做法少,李氏坦言正在寻找合适的软件,联想公司的云存储软件将在考虑之列,清华大学计算中心的程志锐则说虚拟化做得很多,云服务尚在准备阶段,无论如何他们二位同华北电力大学数据中心的付国一样均是壮年得志、是高校网络中心领域实实在在的技术型领头羊,且不问成绩如何,激情澎湃就难能可贵。CALIS管理中心的总工王文清及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网络信息处的女处长曾艳所管辖的CALIS数字图书馆服务和学术会议服务似乎更具备开展和实施云服务的条件,但背后巨大的国家资金投入,加上四平八稳的政府作风以及半遮半掩的市场化诉求不知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

云计算是云服务的底层实现,似乎是将流行多年的网格计算和效用计算的技术拿将过来再改头换面,又加点什么新东西,非我这等庸人所能深入了解,不去关心也罢。

虚拟化及云服务在高校扔下的炸弹定会燃烧好长时间,以后要多加注意这方面的新闻和资料,即使不欢喜人云亦云,但也至少要知道别人在云些什么。

惊人的大会用餐安排

此次大会会务费全免,会议餐也统统免费,于是我们吃到完全一样的三顿饭,同事说似乎有一顿有两个菜略有不同,那么精确一点说,三顿饭大概有95%的重合度,这也真是会议史上的奇观吧。

鸟巢和水立方

这两栋巨大的奥运建筑隔广场相望 ,不知两年前是如何的人山人海,现在则人去楼空,广场依然广大,游客不多。鸟巢门票50元,水立方30元。

省钱又好吃的饭店

在北京到处乱撞的人找到可口、便宜又有点当地特色的吃饭之所是件难事,通过这次在北京艰难的探索,也算略有收获,记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1)后海附近的东来顺,门脸小、价格尚可、味道有些特色,牛百叶、烧羊肉挺解饿的,卫生条件一般。

2)中央财经大学附近的蜀香苑,价格便宜、菜码大,味道很合东北人,生意很火。半份烤鸭、小拌菜、粘糕炒排骨、芋头金丝卷吃起来味道实在不错。

北京这个地方太大太乱,转来转去的也转不出个所以然,时间都搭在道上了,作为一个一贯的小众分子,和北京比起来,我依然喜欢被人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