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如梦

初识戴望舒,是在一个多梦而敏感的季节。那时,十六七岁的光景吧。在旧书市场淘书,看到厚厚一本《中国现当代诗选》,便十分欢喜地买来看。书确实是好书,几乎囊括了中国现代以来所有代表性诗人的代表作。从头翻看下来,每首都甘之若饴,难以释卷。

...

阅读全文

拯救历史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一代代先人用血泪悲歌谱就了这幅绝美的画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惊艳得不仅仅是外国人,也让中华儿女在心底回荡起历史的回音。这璀璨的文化,之于我们,是多么厚重的历史沉淀,非一人一时所能读懂、读透。

然而,悠久绚烂的历史并没有真正成为国人引以为豪的资本,我们对历史文化的浅薄无知达到了空前的程度。这不是悲哀论,也不是枉下言,时下国人对于历史的了解除了教科书的支言片语,其实为某种意义上的“历史文盲”。历史不是摆设,不应该在需要的时候被拿出来炫耀,让没见识过的外人惊奇地喊上那么一两嗓子,不值得怎么称颂。历史就是历史,真真实实地存在,不容篡改。

...

阅读全文

漫步步行街

黄昏,嘈杂,清冷。广播里是一首紧扣心弦的曲子,那些音符像老熟人似的,很随意地游离在熙攘的步行街上。很久以前,初次听到这首曲子的旧时光,仿佛一下子被拉了回来。旋律缭绕着,波动着,宛若睡梦中不愿离去的那声呼唤,非要把人牵引到一份缅怀中去。 关于这条街,和逝去的时光。

阅读全文
分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