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步步行街我的社会学 »

拯救历史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一代代先人用血泪悲歌谱就了这幅绝美的画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惊艳得不仅仅是外国人,也让中华儿女在心底回荡起历史的回音。这璀璨的文化,之于我们,是多么厚重的历史沉淀,非一人一时所能读懂、读透。

然而,悠久绚烂的历史并没有真正成为国人引以为豪的资本,我们对历史文化的浅薄无知达到了空前的程度。这不是悲哀论,也不是枉下言,时下国人对于历史的了解除了教科书的支言片语,其实为某种意义上的“历史文盲”。历史不是摆设,不应该在需要的时候被拿出来炫耀,让没见识过的外人惊奇地喊上那么一两嗓子,不值得怎么称颂。历史就是历史,真真实实地存在,不容篡改。
历史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也不是一两本书所能左右。可是我们还是陷入了轻信的境地,在历史的洪流中晕头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提起满清的格格似乎就应该是赵薇扮演的“还珠”,皇帝就应该是假惺惺的张铁林,中国的历史被浓缩的仿佛只剩下秦汉唐宋元明清,其他的朝代都做了陪衬。我们的娃娃们对历史的兴趣不是灿如星斗的文化,瓷器、丝绸、火药、诗词歌赋入得了他们眼、却入不了他们的心,宫廷人物的钩心斗角、武林的血雨腥风深深地在他们心里扎根。知张无忌者多,知张衡者少,此言可证。
中国媒体对历史娱乐化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为“历史文盲”的层出不穷奠定了“不可磨灭”的道路。基于这一点,对历史的无知浅薄就不能责怪大众,当给定的社会教育和艺术氛围成为不可绕行的道路时,终点必将是一个混乱错杂的历史观。金庸笔下的历史永远比教科书上“鸡毛碎鳞”的历史来得宏伟,来得痛快。教科书上千篇一律的历史人物形象,远远不及金庸江湖英雄们棱角分明形象突出。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去怪罪金庸老先生为我们虚构一个那么真实的江湖,只能说正是对历史的浅薄才让他的江湖更加真实。
关于中国艺术的发展,我们欣慰于从单一的“红色艺术”向多元艺术的蜕变,也忧心于中国艺术超速娱乐化的态势。中国的艺术大师们大多都是优秀的“裁缝”,拿着大小长短不一的剪刀,把中国五千年历史裁剪的支离破碎,东拼西凑出一件件自诩为“艺术品”的东西混淆试听、糊弄观众。从《英雄》到《赤壁》,从《还珠格格》到《贞观长歌》,导演和编剧都是中国响当当的人物,他们过于满足主创对于历史的理解和迎合广大观众的娱乐口味,却忽视了媒体的巨大影响作用,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本故事纯属虚构”所能掩盖。毛主席曾说,艺术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放在时下,这句话一定要改,叫做艺术是为广大人民群众享乐服务的。
也许有人嗤笑于我对历史的较真儿,给我冠以“吹毛求疵”的高帽,可是“伪历史”只能满足我们一时之快,从历史文化传承的角度任何人都应该正视历史。反思一下:为什么《百家讲坛》那么受欢迎?为什么易中天那么火?是因为我们需要一个还原真实的历史,即使不能被完全正确的呈现,至少应该有一个还算合理、比较客观地解读。这是子孙对先人、对历史负责的态度,而不是自以为是的戏说、胡说。
明天的我们,也许就是别人的历史。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