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拯救历史丁香如梦 »

我的社会学

 

       社会学是口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当年老师的这句话,到现在我都记得,偶尔叨咕叨咕,感觉不亚于那些所谓的人生箴言。说这句话好,不单单因为我是一个社会学专业的学生,还因为这句话曾安慰过我的心灵。在我最为伤徨的时刻,它就像一个熊熊烧着的火把,给我这个迷途的孩子指引了方向。
 
社会学太深奥,以至深成一个不见底的深渊,光听名字就让人眩晕,以为定国安邦、文武治国都得经过它的洗礼。我曾雄心满满,以为总有一天会靠自己的修行,把“社会学”的后面加上一个“家”字。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给我光明的那扇窗户直到毕业也没给我打开。
 
有那么几回,朋友们好奇地问我:“社会学是干嘛的?”我不好意思地摇头,带着四年稀薄的自尊。没有人懂社会学,除了那几位“大儒”、“大家”,这正是社会学的魅力所在。直到现在,在校园里遇见社会学的老师,我还有些不自在,歉意于没能成为他们眼中的“得意门生”。但转念又一想,什么样的弟子才算是得意,工作好,赚钱多,学历高,还是?不得而知。
 
一个社会学教授很了不起,叫周孝正。
听了几段他的讲座录音,语峰尖锐,针针见血,放在以前拉去杀头也不为过。于是,他就更了不起,即敢说还能不“湿鞋”的人的确很少。他在社会学方面的造诣很深,不管是理论还是时例,信手拈来,头头是道,很让人信服。听这样的人说话,本身就是一种精神的享受和听觉的愉悦。周孝正说:“现在有三种蛇咬老百姓,叫黑蛇、白蛇、眼镜蛇。你一生病白蛇咬你,你吃官司黑蛇咬你,你孩子一上学,眼镜蛇咬你。”
 
历史无可辩驳地告诉我们,社会学早晚有一天会“雄起”。
社会在发展,问题也随之而来,而且以几何的速度增长。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社会与自然,甚至人与神的问题,都将在社会学里找到答案。机械可以改变生活,但改变不了人的思想,我现在愈发地觉得,思想的可怕甚于科技的落后。
 
人生病了,可以吃药;社会生病了,也要吃药,药方只能也必须是社会学。社会在进步,历史在发展,社会学早晚有一天会成为“香饽饽”,等待时代的召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