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怀念

奶奶走了,我知道,这世上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又少了一个。奶奶走的很突然,没想到去年出国竟是我和奶奶的最后一面。总是安慰自己,奶奶还有很多时间,孙儿还有很多机会陪她,甚至盘算过回国买个大车拉奶奶四处逛逛,可是奶奶没有等到那一天,孙儿过错了。
奶奶是孙儿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我记得的最早的一件事,也是唯一记得的在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是关于我的奶奶。那是在我们家的祖屋,和平街的茅草房,爸妈去上班,奶奶在厨房做饭,我在祖屋拉在了炕上,急得很。清晰的记得奶奶拿着炉铲,把粪便收走,嘴里唠叨着,一切竟如发生在昨天。
...

阅读全文

不妨一看

哈佛圖書館牆壁訓言:
1、此刻打盹,你將做夢;此刻學習,你將圓夢。( If you take a nap now, you will have a dream; if you study now, your dream will come true..)
2、我荒廢的今日,正是昨日殞身之人祈求的明日。(I leave uncultivated today, was precisely yesterday perishes tomorrow which person of the body implored.)
...

阅读全文

opencv 中SVM + PCA 人脸识别

这一周一直都在弄人脸识别的东西,这个也可以算是我个人第一个DIY项目,虽然没有在MFC框架下来实现,但我觉得 SVM + PCA 人脸识别这个东西 最主要的还是算法 和效果没有必要一定要在MFC框架下去实现,况且由于鄙人马上就要准备英语了,时间实在有限,所以就只能在控制台下来实现。
话说,这其实是我帮师姐写的程序,只是他们项目的一部分,但对我意义深远!从不懂到慢慢明白一些道理,写这样一个技术文档无非就是怕以后忘记这样一个过程,我总觉得人的记忆细胞是有限的,要去记忆新的知识就必须要忘记一部分东西。
...

阅读全文

AdaBoosting----小分类器累积的力量

粗略的来说,在模式识别中,通常目标是用现有的样本信息,通过数学建模的手段,得到一个数学模型,然后利用该数学模型对未知的新样本进行匹配。其实这里面也牵涉到了一些从未知到已知的一个科学空间里面(即泛化能力)。


...

阅读全文

Bag of Word闲谈

Bag of Word,顾名思义,即将某些Word打包,就像我们经常会把类似的物品装到一个柜子,或者即使是随意打包一些物品,也是为了我们能够方便的携带,在对大数据作处理的时候,为了能够方便的携带这些数据中的信息,与其一个一个的处理,还不如打包来的容易一点。

      Bag of Word 因其理论简单,易懂,在vision界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有人将Bag of Word改成Bag of Visual Word来提出,充其量只是炒炒概念罢了,其基本的思想还是BOW(Bag of Word)
...

阅读全文

非等级式随机森林----随机蕨分类器

 这几天一直在捣鼓着非等级式的随机森林,在论文[1]中,作者利用各种手段,使得非等级式的随机森林呈现出来,至于是否十行C++代码就可以实现,这还有待考证,毕竟至少我的代码不只十行。

     OK~ 细细来品味[1]中的思想,可谓简单而实用。
...

阅读全文

贝叶斯分类器----分类器思想的起源

其实要说到贝叶斯公式,应该学统计学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对于我们工科生,泛学数学的最终结果就是只知其一,未见“神意”,实在对不起贝叶斯大人。请允许我以笨拙的思维去思考这样一个原始的分类器的框架。
                                                                                                                                                  ------------序    

...

阅读全文

SIFT----Local 特征的经典之作

SIFT的整体思路还是用到滤波(由此可见滤波在图像处理中的重要性),利用滤波器产生的不同响应来进行对比处理,最终得到图像中物体的一些显著性的特征点。那既然提到了滤波,就一笔带过一下。...

阅读全文

相对论通俗演义

作者: 张轩中
这本书写到这里,化了一年的时间。还需要写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演义。李贺在快死的时候,跟他母亲说:玉皇大帝造了白帝楼,落成了,叫我去作赋。这个《相对论通俗演义》在写作过程中得到了很多人的激励和批评。当所有人要感谢的时候我要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文章中的篮色部分由王善钦作出。(CHARON:原文有蓝色部分,但是转的时候颜色没有掉,本文红色部分是我加上的)这个白帝楼还没有造好,大家先进来看看。有没有评论和批评意见,发到poetmomo@163.com
相对论通俗演义
...

阅读全文

关于欧拉-拉格朗日方程

 Euler-Lagrange方程是经典的能量极小化的求解方法。当能量函数包含微分时,用变分方法推导其证明过程。简单的说,证明思路是:假设当前的函数(即真实解)已知,那么这个解必然使能量函数取全局最小值。换言之,在此真实解上加入任何扰动,都会使能量函数变大。当扰动的能量趋于0时,能量函数关于扰动的导数就是0.关键问题是扰动如何表示,才能便于上述过程的实现呢?答案就是扰动被表示成一个幅度很小的连续函数乘以一个扰动因子a,当a趋于0时意味着扰动的能量趋于0,这时能量泛函对a求导等于0就等价于能量泛函对扰动求导等于0。不得不承认这时一个非常绝妙的问题转化,把对函数的求导变为对单变量的求导。然后再利用变分算子的基本引理,就可以证明了。维基百科有详细的证明。

...

阅读全文
分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