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告别

    不是告别雪国冬天那北风的呜咽
    也不是告别虚无缥缈的诗人情怀
    告别是同从前的自己无情地决裂
    我不再去轻信明天盲从什么未来
 
    当岁月迷失了曾经的你曾经的我
    当我的诗歌没了阳光鲜花和大海
...



阅读全文

会飞的小熊(中)

    凯菲并没有告诉聪瓜,他要帮他做一双遨游天空的翅膀。第二天凯菲又一次走向森林的最深处,走过蜿蜒崎岖的小径,走过葱葱郁郁直入云霄的大树,那些紫色的、黄色的向着天空生长的花朵在空气中散发着醉人的清新,仿佛在引导着凯菲继续向前走去。凯菲并不觉得累,好像将要完成一个巨大的使命一样,快乐的心境驱使他一路向前。那棵大树的影子慢慢的在眼前浮现出来,远远看上去像一个绿色的蘑菇直插入白色的云彩,在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树上的叶子显出更加墨绿的色彩,就好像是长在井边苔藓的颜色。
...



阅读全文

会飞的小熊(上)

  浓郁的森林中住着一群可爱的棕色熊,这里说的是最幸福的一家,有熊爸爸,熊妈妈,还有一只可爱的熊宝宝叫聪瓜。
  聪瓜总喜欢在森林里的树藤之间来回攀爬,他经常会爬到树干上,抬头仰望飞舞的鸟儿在天空中滑出优美的弧线。慢慢地,他也喜欢上了这种飞翔的感觉,他总是幻想有一天能坐在蓝天下的白云上,然后俯视大地,看它变幻出唯美的色彩。每次想到自己坐在云朵上,他的心就会“怦怦怦”地跳起来,微笑也会飘到嘴角。可是当他把自己想要飞翔的梦想告诉熊爸爸时,熊爸爸总是认真地告诉聪瓜,熊只能在陆地上生存,永远都不可能飞起来,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



阅读全文

水墨动画:中国的味道

      近来百无聊赖,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几部水墨动画片细细品味了几遍,尤其是《山水情》,高山流水,手挥五弦,处处彰显着中国传统文化审美情趣和儒家固有的以人为本的人文情怀,自有一种可亲可近的中国味道。
      水墨动画片堪称是中国动画乃至世界动画史上的一大创举,在国际上被誉为“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在艺术风格上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中国学派。”中国传统的水墨技法和源于西方的电影艺术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但水墨动画只能是中国的,她有一颗中国的心灵。 
...



阅读全文

沁园春•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五十年庆

弱水三千,大汉居延,额济纳情。
念匈奴未灭,马革为家;东归英烈,塞外秋风。
红柳依依,胡杨未老,大漠孤烟满画屏。
飞天业,续神州夙愿,何惧峥嵘。

雄鹰气贯长虹,五十砺寒魂牵梦萦。
数风流人物,今朝尤胜,丹心热血,酒泉威名。
剑指重霄,狂歌痛饮,万里河山化巨龙。
从头越,看穿云邀月,笑傲苍穹。
 



阅读全文

满江红•贺十七大

秋水长天,龙腾处,豪情激越。
携夙愿、聚齐贤士,共图良策。
华夏五千年坎坷,五十八载新颜色。
旗招展,念祖国兴亡,英雄血。

天行健,君子约。
求大同,薪不灭。
万年终太久,夸父曾歇?
叹我辈风华正茂,江山亦要人来写。
冲霄志,少年莫等闲,歌千阙。



阅读全文

沁园春•探月

望舒神车,古往今来,沧海春江。
念旧时月色,屈平曾问,太白歌舞,苏子思量。
天下英雄,寻常儿女,今夜同此白玉光。
千年梦,去蟾宫折桂,吟唱霓裳。

神舟腾起东方,看我华夏气势高扬。
有流星未去,依依相绕,嫦娥不解,问讯吴刚。
道是人间,路通天堑,可待明朝还故乡。
银河畔,纵鹊桥难再,情聚两厢。



阅读全文

我曾望向辽远的天空……

    我曾望向辽远的天空
    我曾追问无尽的苍穹
    总是流下无由的泪水
    伴着莫名忧伤的迷梦

    我有一间木头和稻草做的房子
    我喜欢坐在屋顶的月光下唱歌
    当萤火虫飞来花瓣轻轻地飘过
...



阅读全文

生活


天空凝望新绿
我们的世界
充满生命的回忆
拥有美丽的名字
混合着水的气息
 
在最恰当的时候醒来
用我们的嗅觉触摸
古老青春绽放的花海
 
一次又一次
谁在昨日的岁月
借着笙歌弦语
把谜面诉说
却不告诉我谜底
……
 

不是经典的传奇
也不是诡异的游戏
当开始的时候
我们谁也没有听到:“预备,开始”
 
有过真心的欢笑
撒过动情的热泪
迷人的爱情美丽的苦难
一切过去了的我都无悔
 
不必为她画一副肖像
生活到底是什么
即使你说你知道了
也不必来告诉我



阅读全文

蒹葭

    芦花在飞
    江上的芦花在飞
    心上人
    你是否看到芦花在飞
    你不回答
    一起沉默的是这条江水

    曾经多少个
    日出日落,春花秋月 
...



阅读全文
分页:«12»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