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2010暑期上海青海西藏四川重庆游记(连载之一)

2010年7月25日 (连载之一)

倘若你站在云端,俯首东北平原,你一定会看到我乘坐的这趟K58次列车。它从北国冰城哈尔滨出发,即将穿越神州大地的多个省份,到达我国大陆海岸线中部的长江口、东海之滨的申城上海。
倘若你站在云端,这时候我就要劝你小心了。因为谁也说不准哪块儿云彩有雨。这不,刚才和你一起从云端看下来的阳光现在不知道跑到哪儿避雨去了。这些鬼灵精它们才不会被雨淋到呢。除非它们觉得生活乏味了,想找点儿乐子,才一时兴起,与小雨滴共舞。
...

阅读全文

水帘洞和流水别墅

    俗话说,干什么吆喝什么。近来研习建筑学的东西,忽然想到从小一直钟情的《西游记》,里面孙悟空的花果山水帘洞似乎可以拿来与美国建筑大师赖特的流水别墅做下比较。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看过《西游记》的都知道,水帘洞在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上半部分就早早出现了,此后的章节虽然也偶有提及,但均不及这一回集中详尽。书中首先用诗的语言对水帘洞洞口这股瀑布飞泉进行了直观的描写:“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冷气分青嶂,馀流润翠微;潺湲名瀑布,真似挂帘帷。”待到石猴瞑目蹲身,纵身跳入瀑布泉中,带我们进去后,乃知里面无水无波,是明明朗朗的一架铁板桥。原来这股瀑布飞泉,“乃是桥下冲贯石桥,倒挂下来遮闭门户的”。
...



阅读全文

除非不投入,选择即用心;世间匆匆客,一笑解凡尘。

相信现在,不能为未来把现在牺牲太多,否则就是对过去的背叛;做好现在,我们充满希冀的未来也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阅读全文

英国病人(English Patient)


    “我记得很多事情,记得她的花园俯瞰碧海,与法国了无阻隔……”
    “是你的花园?”
    “我妻子的。”
...



阅读全文

剑心&神谷熏

当我老了
所有的风景都停止变幻
回首来时的路
往事如云一般丝丝消散
过客像风一样渐渐吹远
我什么都不再关心
只有一个人
只有那个人
一直默默地给我温暖
...



阅读全文

神探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我对《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的解读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上映之前,我就决定非看不可。不为别的,只为狄仁杰给我印象太深了。08年哈工大发生第二颗小卫星,我们跟着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住在基地的东风宾馆,我跟冯老师一屋。那时正在疯狂上映狄仁杰,好几部连续剧好几个台轮番演,冯老师可喜欢了,受他影响,工作之余,晚上我俩就一起看。

有天晚上,冯老师整理完照片,我写好稿子,开始继续看电视。因为要收拾东西,开始我就没注意。等收拾完,我一看,这集不是已经看过了嘛。随手拿起遥控就换台了。

...



阅读全文

男人自己和男人之间的秘密——闹剧《赵氏孤儿》的"喜剧悲剧"桥段

好端端的一部闹剧最后让过于拖沓的结尾活生生给毁了。葛优早不想他老婆孩儿,晚不想他老婆孩儿,偏偏在电影最后玩煽情,试问追求探讨人性的陈凯歌,这对人家黄晓明公平吗?而至于黄晓明要复啥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用了葛优的药之后,嗨,还真对得起他这张脸。

...

阅读全文

飘雪

      喜欢晴天也喜欢阴天,喜欢看雪也喜欢听雨,但相比而言,我以为看雪时的心情是最好。比如,下雨的时候好多人会匆匆赶路避雨,手足无措。下雪就不一样了,行人完全是一种悠然的节奏,像是缓缓流淌的钢琴曲,让人感觉生命就是一支气韵生动的舞。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又飘起了优雅的雪花。优雅,这个词可不是随便用的。我只喜欢将其用在不紧不慢飞扬的雪花上。雪下得不是很大,倘若仰头去看,似乎要很长时间才飘落下来——让人觉得仿佛看到了时光在缓缓流逝,看到了欲望在慢慢消散。
...



阅读全文

青春纪年

      流光容易把人抛。逝去的2008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至少这一年并不会因“2008”而显得有什么特别。所谓的2008只不过是一个偶然,采用西元纪年的巧合而已——我们还可以说2008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佛历2552年,是以大可不必为之赋予特殊的含义。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只是因为这一年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年份,也许还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里发生了许多跟我们息息相关的事情。西元纪年对个体生命的我们而言意义不是特别大,也许私下里,我们甚至可以以自己纪年,比如我就可以说2008年是吉星25年。 
...



阅读全文

会飞的小熊(下)

  凯菲醒得很早,他要去森林中找个地方重新试飞,走得时候,他依旧去看了看熟睡的聪瓜,然后才走出了家门。天空总是这样的晴朗,阳光下的野菊花努力地挤出花瓣,那淡黄色的小花只是默默不语。唯独有风吹过来的时候,它才会敞开心扉,与之交谈,并不停地摆动身体,似乎在用手语表达着自己的心情。
  凯菲这次换了一个地点来飞行,他没有同往常一样去那些风景旖旎的醉人仙境,而是来到了一个长满杂草的地方,放眼望去,这里空旷得如同另外一个星球的生物居住点,像是很久没有动物来袭的样子。不远处还有几棵大树伫立着,无精打采的样子,更加显示出了这里的冷清与荒凉。凯菲早已把做好的翅膀拿出来,他仍旧想不通是材料出了问题还是风向不对的缘故。他这次来之前把翅膀裁小了一些,“这样阻力也会小一些”凯菲自言自语。而且这次试飞凯菲还在短短的尾巴上扎了一个螺旋桨,这还是他看到天空上盘旋的直升机才想到这一点的,嘿嘿,他很聪明吧。
...



阅读全文
分页:«12»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