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百年大计相亲为本

无论是身份证上的年龄还是档案里的年龄或者实际年龄,按照这个星球上的普遍标准,我似乎都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限了。虽然我的外表年龄和心理年龄有时候欺骗了别人也骗了自己,可一旦问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的确不小了。特别是过年回老家,总有不经常见面的亲戚问:“星星今年十几了?”我心想:“哎呀妈呀,我带的学生记者都过20了,我还十几!?”我说我都快30了。对方通常会惊讶地说:“呀!都这么大了?”然后下一句必定是“有媳妇儿了没有?”没办法,我也按照固定套路来:“没人看得上啊!找不到媳妇儿,要不您帮我介绍个……”这种事情只能嘻嘻哈哈应付过去,既不至于让人家说你没礼貌,也不至于被纠缠下去。
...



阅读全文

夜色温柔(有赠)

群星盛开成一树繁花的模样

我们在同一棵大树下徜徉

你是否也感受到这如水的夜色

...

阅读全文

别了谷歌&毛主席在美国

    关于谷歌溃逃中国事件,我原本想的是,国人有识之士那么多,我就不掺和讨论了,只当个看客就好。但最近浏览了一些人的言论,发现他们或者隔靴搔痒,不得要点;或者胡搅蛮缠,不分是非;或者语焉不详,没有主旨……总之是离题万里,惨不忍睹。让我觉得,一些话不吐不快。

...

阅读全文

风华电子杂志第十八期后记

  好长时间以来,一直怀疑地球是个设定好了的程序,所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其实言不言说都无所谓,这些都是被严格设定好了的客观必然。我们自己的行为则是这个“游戏”中,能够自由发挥的那部分,甚至能够给人不期而然的结果。这个世界可爱就可爱在这里,你可以有自己独立之精神,自由之信仰;面对未知、苦难与诱惑,你可以做出抉择;你可以感到自豪,为自己的德性,为自己的血性,为自己的人格,为一颗不随波逐流、坚定而包容的心。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不管我在梦中是否幻化成了蝴蝶,只要我醒来的时候我还是我,我就继续做自己,介入我所生存的世界。
  “你站在窗口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户,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没人能代替你感知这个世界,即使亲近如父母、恋人亦如是。不必强求他人,也不必苛求自己。你是王者,世界是你的私有世界;你是故事的作者,戏剧的主角;你是故事的角色,戏剧的配角,你甚至什么都不是。
  世界尽管去荒诞,这不是重点。虚情假意和矫饰伪善才是过眼云烟。真实些,再真实一些,逃避之后总要转身来直接面对——因为这是生而为我的责任。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再强求!满带理想并困惑,出发!不管前面是未来还是未知……



阅读全文

谁是我们的敌人——也谈69混战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

阅读全文

中日必有一战,或可避免

 据说,“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我以为,除了战乱之时,和平都是世界的主题,而即便战时,交战双方也都想取得最后胜利,以最终赢得属于自己的和平。至于发展,无论任何社会,无论任何国别,都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但值得注意的是,“主题”并不意味着其他的事情都不能做了。如你所知,磨刀并不耽误砍柴的主题。由此看来,“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不过是句不实用的彻彻底底的废话。

...

阅读全文

中文最美——谈谈一些美妙的词汇(待完成)

    倾心。总觉得倾心是个非常美妙的词汇。人生在世,来去匆匆,光影流转,繁华落尽,虽然可以说如梦幻泡影,但我以为,总要对什么有所倾心才好,这样才不白活一回。

    我喜欢“朗润”这个词,觉得倘若以宋徽宗的瘦金体将“朗润”两个字书写出来一定是很美妙的。有段时间写诗的时候我也常常用“朗润的星空”啦什么的。不晓得这个词到底有没有,只知道朱自清在《春》里用过。不过,“朗润”用来描摹春天是最形象贴切不过了,就像走在校园里,抬头看见蓝天如海,白云似帆,冰雪消融的大地湿漉漉的,北国之春就要来临。此情此景,不得不再次用“朗润”了。(200903)...



阅读全文

酒心糖和卜卜星

    今天上午排版,祁老师过来,给大家带了许多种类好吃的糖,我最喜欢酒心糖。一半是因为确实好吃,一半是源于童年记忆。小时候,学校大门口不定期会有人来卖这种酒心糖,装在纸盒子里,外表看起来像是咖啡色的巧克力,很是诱人。一口咬下去更会有酒精味道的甜汁,我通常是要先仔细品味一下那种醉人的感觉,把里面的汁水吸光,然后再大口把糖衣嚼碎咽下去。

...

阅读全文

我不是诗人

我不是诗人。我说出这句话来,并不是认为诗人不好,不愿意做诗人。我的意思是,我不仅仅是一位优秀、伟大、出色、好色等等诸如此类的形容词加白勺的然后诗人。今天这么正式的场合,在互联网上,我得一本正经地告诉大家——特别是你们几个经常喊我“吉大诗人”、“吉大诗人”的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吉林大学的诗人呢,要喊也得喊我“工大诗人”嘛,我毕业于原大连轻工业学院,现大连工业大学,目前供职于哈工大,自然是“工大诗人”了,所谓近墨者黑,然后我喊你们“母”大诗人。

...

阅读全文

青春与病魔

    一直很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这样的句子:青春战胜了病魔,伤寒没能夺去保尔的生命……觉得这个时候的保尔跟他骑着战马,挥舞着军刀,从硝烟弥漫的战场冲出来时的英姿一样酷。每次生病,我都会记起这个句子,感觉到青春在自己身上,真好。

    但是生病了难免要去医院,我平生最讨厌去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医院,另一个还是医院。从开学到现在半个多月了,咳嗽一直不好,硬着头皮去了两趟医院,试吃了自己买的同事朋友给的各种治咳嗽的药,未见疗效,不过还好,副作用基本上倒是都有了,我这一天天睡思昏沉的。

...

阅读全文
分页:«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