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 美丽人生水墨中国 »

大漠胡杨

    额济纳旗居延遗址旅游区包括怪树林、黑城、大同城、红城这些景点 。因为行程的缘故我们只在黑城、怪树林和内蒙古额济纳胡杨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略作停留,虽然时间短暂,却在我心里留下很大冲击。
  特意去看黑城古堡,反而觉得没有什么可看的,倒是这茫茫戈壁滩,视野所及,除了天就是地,旷达辽阔、雄浑壮美,空间上的无限延伸和时间上的永恒静止,让人想起陈子昂的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怪树林,这片位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西南28公里处荒凉沙漠中千奇百怪的枯老枝桠完全颠覆了我对树林的概念。“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陈尸”遍野的树林许多年之后依然能称其树林者,也只有生命力极强的胡杨林了。从扭曲的躯体和虬枝里,从皲裂的断臂和树皮上,我看到的是“英雄树”那放荡不羁的灵魂和无法囚禁的力量,是生命的风采与不屈的脊梁,每一株都是那么的悲壮而苍凉。
  中国古代文人推崇枯槁、老拙之美,书画园林喜谈枯老、曲幽之境。苏东坡唯一存世的画作《枯木怪石图》就是这种美境的代表,枯木怪石于苍古、丑怪之下蕴含着无限的生机和活力,给人以强烈的心理冲击。我未曾考证东坡是否见过胡杨,但画中枯木的形象在我看来,却是一幅胡杨的“素描”。但凡鬼斧神工的艺术一定是暗合大自然神奇的景象,而这种景象本身即属于伟大的艺术——东坡的画和大漠胡杨就是强而有力的佐证。
  额济纳胡杨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额济纳旗的中心位置——水草丰美的额济纳绿洲,当地居民多是当年东归英雄土尔扈特部的后裔,今年恰逢土尔扈特部荣归310周年,美丽的胡杨林是这段传奇史诗的见证者。金秋时节,枝繁叶茂的胡杨林与断臂折腰的怪树林相比则是另一种美,这种美是醉心醉神的美,天空是纯粹的蓝色,胡杨是纯粹的鹅黄,清澈的湖水倒映出云天和胡杨的影子,让人觉得仿佛置身梦幻般的童话世界……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是因为她没有分开每种色彩”,天地大自然本为一“生命流荡的世界”,真正的和谐不是人为的和谐,而是天地一体的融合。天地万物各美其美,我们不要去惊扰她们的美丽,只是看一眼,便静静地走开吧……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