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 以天下为己任以人为本的历史气息和时代风貌 »

斯人已去且歌且舞——谈黄家驹和杰克逊

    “人总是要死的,毛泽东也是人,毛泽东也会死的,我死了可以开个庆功会,你就上台讲话,你就讲今天这个大会是胜利的大会,毛泽东死了,我们来庆祝辩证法的胜利!人如果不死,从孔子到现在,地球就装不下了,新陈代谢嘛!我活着的时候吃鱼比较多,我死了就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长江里喂鱼,你就说鱼儿啊!毛泽东给你们赔不是了,他生前吃了你们,现在你们吃了他吧!你们吃肥了好去为人民服务。”
    上面这段诙谐幽默的话是毛主席自己说的。还有明代竹雕大师朱小松的话我也很喜欢,并且引用过很多次了——“去本无妨留亦得,何人不是远行人。”的确,人总是要死的,我的观点一直就是,生有所不惧,死有所不避。
    尼采有首诗写得非常棒:“谁终将声震人间,必将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先将长久如云漂泊,我的时代还没有到来,有的人死后方生。”不过,“死后方生”最适合文森特梵高这样的人。黄家驹和杰克逊生前均已是“声震人间”了,他们是“凤凰涅磐,死后再生”。
    除了同样拥有音乐人的身份之外,他们还有很大的不同——杰克逊是个舞者,黄家驹是个诗人;除了同样拥有音乐人的身份之外,他们还有很大的相同——都是心里充满大爱的伟人。我们现在的世界上明星很多,可他们大多数不过是供人娱乐的玩偶而已。杰克逊和黄家驹,尤其是黄家驹的音乐不是用来娱乐的,而是用来欣赏的。
    至于家驹和杰克逊有没有可比性,我说说我的看法。我认为两人没有比的必要,但是否认有些人所说的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一个级别。我不认为家驹比杰克逊差,更不同意家驹只是歌手,杰克逊是艺术家的说法。杰克逊红遍全球并不能证明他的才华会比家驹高出多少。这只能说明中西文化相较而言,中国文化全球影响力暂时处于劣势。倘若汉语全球通用,家驹便是上天送给人类的礼物,但是上天似乎更偏爱中国人。
    就两人个人而言,黄家驹“他虽走得早,他青春不老”,家驹代表的是青春期成长的烦恼。杰克逊身上则更多的是后青春时代的无奈与悲哀。也许,死亡也不是坏事。
    对于杰克逊,我更喜欢的是他和着音乐的舞蹈,看杰克逊的MTV和演唱会,会由衷地感觉到一种生命的节奏。舞在中国艺术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一文中对中国艺术意境结构的特点——道、舞、空白有过专门的论述——
    尤其是“舞”,这最高度的韵律、节奏、秩序、理性,同时是最高度的生命、旋动、力、热情,它不仅是一切艺术表现的究竟状态,且是宇宙创化过程的象征。艺术家在这时失落自己于造化的核心,沉冥入神,“穷元妙于意表,合神变乎天机”(唐代大批评家张彦远论画语)。“是有真宰,与之浮沉”(司空图《诗品》语),从深不可测的玄冥的体验中升化而出,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在这时只有“舞”,这最紧密的律法和最热烈的旋动,能使这深不可测的玄冥的境界具象化、肉身化。
    宗白华还说,天地是舞,是诗(诗者天地之心),是音乐(大乐与天地同和)。按照这个说法,家驹加上杰克逊就是天地。说笑归说笑,不可否认的是,艺术是没有国界的,始终要走向相互交流探讨。作为中西流行音乐的两大巨擎,他们两个人是人类历史上两颗璀璨的艺术明珠,他们对现世年青人乃至将来人类的意义和影响不在李白、杜甫、石涛、八大山人、贝多芬、莫扎特、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人之下。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