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 中日必有一战,或可避免风华电子杂志第十八期后记 »

谁是我们的敌人——也谈69混战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当然,如今的时尚是不谈“革命”,只论“和谐”。因为不这样,不足以显示某些“精英人士”的“睿智”和“理智”。他们想当然地以为——凡是民间的都会偏颇狂热,凡是民间的都会不分是非。

现在的问题是,在这个“精英人士”摒弃“八荣”践行“八耻”的年代,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是非标准?据说,社会主义中国号称人人平等,断无高低贵贱之分。但是现在在中国有个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一等人是洋人,二等人是政府官人,三等人是奸商和富人,四等人是娼奴和文人,五等人是城里人,六等人是农村人。

我们的社会分层了。各个阶层都有自己的是非标准,并且“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资本主义国家寡头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国内官僚资本主义的代表身居政府高位,里应外合视图控制主流话语权,开始欺骗奴役整个社会。无怪乎崇洋媚外的言论被纵容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为人民服务”的旗帜被扯下来还狠狠地踏两脚;无耻的政治投机分子袁某人之流争相粉墨登场,为资本主义摇旗呐喊……

扯远了,关于69混战,有人不屑一顾地说一帮小孩儿不懂事,咱们就容忍一下。还有人义正言辞地说这是一场大学生欺负初中生事件,“我为两方都觉得挺惭愧的”。

那究竟要不要回击?答案绝对是肯定的!面对那些“明目张胆做对不起自己国家、让自己同胞们愤怒的事”的大脑残小脑也残形形色色的脑残们,中国当然需要另一些人站出来。中国不需要理智到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更不需要成为一滩绝望的死水。温水煮青蛙,不要死到临头才发现已经跳不出这温柔的陷阱了。

大家还记得田间的那首《假使我们不去打仗》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看/这是奴隶

倘若不知道这个,那《义勇军进行曲》会唱吗?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 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改革开放了,同资本主义国家友善了,但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还是将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升级为正式国歌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古人云,居安思危。更何况我们压根儿就没有一个可以高枕无忧的环境。我想,这也是《义勇军进行曲》由代国歌成为国歌的原因吧。

再说69混战,明明是件可以好好做做的事情,偏偏起个很香艳很猥琐的名称。当然,也可以理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得“春宫文化”枝繁叶茂。人性过了就兽性了。耳闻目染,一说“69”,难免……至于美其名曰“圣战”,几个棒子艺人配吗?扯淡!你们是不是传说中的标题党!

当然,这些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圣斗士们没有看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国内的官僚资本主义(也就是传说中的修正主义)以及他们这些既得利益者竭力维护和粉饰的现行非公平非正义的体制才是我们要开火的对象。那些大大小小的脑残们,也非生来就是脑残的。他们只是现象不是根源。现象可以打击,但是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他们的出现“精英人士”难辞其咎。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国家出现这么多崇洋媚外的“精英人士”,出现这么多范跑跑袁大粪之流的“名师”,出现30年来各种稀奇古怪的“怪现状”,这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耻辱。普通老百姓、农民工子女连温饱都尚待解决,他们哪有工夫去哈他妈的韩啊!?倘若大家都有“先富帮后富”的意识和行动,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笑贫不笑娼”。分裂出这么多阶层,没出现赤裸裸的阶级对立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党和政府必须承担最主要的责任,党和政府应该手握公平正义的利剑,在失误中学会反省,而不是纵容变态成为常态。

所以说,所谓的圣战根本就是扯淡,治标都算不上,更别说治本。我们年青的圣斗士们!口舌之快可以逞一下,但真想要为咱们的国家做些事情,为咱们的人民做些事情,还得要静下心来好好研究研究中国的国情,找出坏我长城的根源——为了我们的子孙男不为奴,女不为娼。

(2010年06月)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