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 寻找鸭绿江之鸭绿江畔看朝鲜一只垂死的鸟儿如何告别飞翔 »

如听仙乐耳暂明——刘育东教授讲数字建筑

第一讲 数字观点下的建筑历史——从埃及到盖里
    昨天晚上小马辰告诉我建筑学院11月学术周开始了,周三中午开讲,晚上还有,一连好几天。把11月3—8日刘育东、林楚卿讲学的安排发给我,一看题目都是什么数字建筑,名字听起来就比较无趣。本想不去了,转念又一想,我这样的,听啥不是赚啊!于是,中午毅然决然地跑到土木楼,站着汗流浃背听完了林楚卿的首场讲座。她讲了五点:早期自由形体建筑;数字建筑形体;数字构成;数字设计形体;台湾交通大学的实验与经营。讲得还不错,让我收获颇丰。只是讲数字设计历史发展演变的内容有些冗长,感觉没啥必要。我感兴趣的是她讲的那些案例,尤其是跟老师刘育东一起做的狂草建筑,让我眼前一亮。决定晚上一定好好听听刘育东教授的讲座。
    其实在哈工大听各种讲座听的最多了,不过大多也都是为了写新闻稿而已。说不喜欢吧觉得还可以,说好吧又好得不彻底。总给人一种鸡肋的感觉。许是兴奋点找到了吧。这次真是觉得,展示给我的多是我想去探求的“异次元空间”。我这个本来不懂建筑刚刚接触建筑的人,听得如痴如醉啊~
    《数字观点下的建筑历史——从埃及到盖里》这个题目已经能说明一切了。讲的是外国建筑史,从埃及讲到盖里,但又是以数字设计的观点来解读的。果然,风度翩翩的刘育东教授侃侃而谈,从埃及希腊罗马到中世纪再到现代建筑,通过介绍思维媒介——绘图工具的发展变化,指出媒介限制了人类创造力的发挥,时代的变革也引发了呼之欲出的媒介变革。埃及希腊罗马乃至中世纪,都是凭借平立剖二维模式来营造建筑。而特殊的建筑仅凭平立剖又不能讲清楚。因此在哥特末期文艺复兴早期,模型出现了。伯鲁乃列斯基、米开朗基罗等人用模型这个新媒介,有效地探讨了建筑的空间、光线、细部等。他让建筑在求变创新的道路上重新启程,阔步向前。现代建筑大行其道的过程中,刘育东所谓的4位前数字建筑师高迪、鲁道夫?史代纳、柯布西耶、伍重,是他们举起自由形体建筑的大旗,同时身体力行,用自己美轮美奂而又难以营造的作品,来呼唤建筑新媒介的到来。这个时候盖里应运而生,数字建筑终于做出了几千年来人们想做却又难以胜任的事情。
    明天,刘育东就要讲《什么是数字建筑-实体还是虚拟-从盖里到长安》,非常期待他明天精彩的演讲。
    回过头来再说说刘育东的讲课风格,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嬉皮笑脸”。我是非常喜欢这样的老师的,他的幽默风趣并没妨碍“传道授业解惑”时带给大家的丰盈而又独特的信息量,相反,每一次机智笑谈都是对刚刚讲过的知识的巧妙回应。比如前面刚讲完艺术家做建筑师,提到鲁道夫?史代纳,他又说:“这位哲学家——他真的是哲学家,也是艺术家,所以能做建筑师。”先讲到出土的罗马时期模型一样的建筑其实是祭祀用的,之后,再说到学生不理解为什么做完建筑还有做模型,他模仿学生的口吻说:做模型有什么用,一点用处都没有嘛。难道是祭祀用的?
    类似的桥段还有很多,不再一一列举。值得记上一笔的是,刘育东喜欢互动教学,在提问故宫的模型是谁做的?我举手回答了“样式雷”家族,得到一本他签名的《数字,开门!》~O(∩_∩)O~
    
第二讲 什么是数字建筑-实体还是虚拟-从盖里到长安
    “盖里只是想做一件事,而那件事情,别人不准他做。”一个人的坚持成就了一次时代的飞跃。用刘育东的话来说,这就是“因缘际会,有了计算机,硬件软件都在支持他做那条鱼。”于是盖里就成为了盖里,也才有了后来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迪斯尼音乐厅。刘育东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这样的建筑实在吸引人,它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艺术品。以至于艺术家们都不想去那儿做展览,因为大家都在咔咔咔咔拍建筑,进去了也不看展品,也是咔咔咔咔拍内部。
    今天工信部来哈工大开会,跟着去华融饭店,中午没抽出时间去听林楚卿的讲座。好在晚上没事,接着听了刘育东的《什么是数字建筑-实体还是虚拟-从盖里到长安》,依然感觉是受益匪浅。
    因为昨天晚上几个同学问了几个不着边际的问题,提到建筑的本质云云。今天刘育东的讲座就先从什么是建筑谈起。他问大家什么是建筑,有人答举手回答了建筑的功能性。我又举手补充了建筑所具有的精神层面。我认为建筑首先是物质层面的,也就是满足世俗功能;再就是精神层面,有其文化的内涵和背景。物质层面是必须有的,精神层面是提倡有的。
    这次回答问题也有书送,不过讲座完我找刘育东时,他问我,你是来拿书的吧。我说我昨天已经有了。“哦~”刘育东教授记起昨天给我签名了,却又忘了今天是我回答过问题的。我说我再要一本送给别人。他还以为剩下的书是别人没来拿的,看看教室里人快走没了,犹豫了一下才给了我。我又转给了马辰~O(∩_∩)O~
    再说刘育东教授的讲座。他讲建筑的本质是多元的,与哲学、美学、历史、物理、社会学、科学、设计方法学等都有交集。建筑具有功能性、建构性、艺术性、历史性、哲学性、社会/文化性、科学/技术性。他认为前三者是必须有的,后面的就可以有选择的有了。之后切入正题,开始讲述什么是数字(数字)建筑、虚拟数字建筑、实体虚拟共构互动的数字建筑。刘育东举了几个他和学生们没有做的案例。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广大虚拟艺术馆,用来藏张大千画作的。期间放了一段小动画,展示给我们看的是云天的变化和建筑与之的呼应。刘育东说:“动画表现的是一种建筑与山水自然的互动。”他开始想做的是,把张大千的画做成三维的,人通过数字技术去体验去触感。因为技术的原因,没有实现。
    另外一个例子是《虚拟长安-再现盛唐》,盛唐长安艺术建筑城市的再现。跟北大考古系的教授一起根据现存的壁画、历史文献、考古成果、石碑石刻等营造城市建筑。侍女弈棋、胡旋舞这两个都是比较难做的,刘育东给大家讲述了做这些的过程和其中的一些趣事。《外史入长安》、《饮酒作乐》、《外史入麟德殿》、《打马毬》、《侍女弈棋》、《宴会歌舞》短短7分钟的动画用了一年整的时间。这些虚拟建筑给人感觉仿佛是进去了一个异次元空间。提问的时候学生们有问到阿凡达,有问到这种建筑的真实性,说可不可以住在山洞里体验这样的建筑。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这有点儿像《盗梦空间》和《十三楼》探讨的问题了。以前我也写影评了,现在不再赘述。我想说说我另外的意见:数字模拟只是一种手段而非最终的结果。换句话说,工具是被人使用的,而非使用人类的;我们所说的亦幻亦真的,其实我们还是能分清幻与真的。所以我们还是快乐而又积极地活着的——“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
    今天我问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张姐怎么没有来(张姐是刘育东教授的爱人,昨晚的讲座中刘教授提到爱人,让人感觉到他们是一对难得的神仙眷侣,让人羡慕。张姐之所以晚来一天是来大陆这边的时候只带了台胞证,没拿护照。用刘育东的话就是“她以为两岸已经统一了。”昨天刘育东说张姐今天回来。)?回答说感冒了。我说希望张姐早日康复。第二个问题是,刘教授用书画做建筑,有没有想过用假山了陶瓷了其他艺术形式做建筑,比方说做个开片建筑。做了数字虚拟的长安,有没有想过做一下实体的《西游记》水帘洞?回答说他想得太多,建议我听下明天的讲座。至于水帘洞,还是留给学生做好了。
    讲座结束,我找到刘育东,送给他一本我收藏的朱良志的《真水无香》,告诉他喜欢的话就收下,不喜欢明后天讲座的时候再拿回来还我。因为我手头上现在也只有这一本。估计他在台湾买不到朱良志的书,他们那边汉宝德蒋勋写的这类文章都不如朱良志功力深厚,我希望良志师的书能给刘育东一些启迪和灵感,让他做出更多有中国风韵的好建筑。本想再送一本伊永文老师的《行走在宋朝的城市》给他学习,只可惜此书已经绝版,我拿在手里不肯还的还是刘培香的~O(∩_∩)O~
    
第三讲 台湾与大陆的数字建筑实验——刘育东经验1999-2010
    “孙草莓……”许多年以后,当哈工大建筑学院孙澄教授接受普利茨克建筑奖时,一定记得2010年的冬天,自己被刘育东教授调侃时称呼为“孙草莓”的美好时光。当然,能记起这段美好时光的还有所有在那个时候听讲座的师生们。
    自从昨天讲座的时候刘育东讲虚拟数字建筑形象地借用了他给孙澄在网络上起的“孙草莓”这个名字之后,恐怕以后建筑学院的都知道他们有个副院长叫“孙草莓”了,很亲切。虽然今天孙院长去武汉出差了,刘育东还不忘在讲座进程中巩固大家的记忆。
    今天晚上讲的是《台湾与大陆的数字建筑实验——刘育东经验1999-2010》,对于如何听讲座,刘育东开宗明义——你确定你吸收的东西你知道了。
    他最先讲的是一共做了3年的新竹城门规划案,讲了他的理念,他的行动以及整个过程。并且一如既往地用幽默风趣的口吻一边阐述他的观点一边和学生互动——“通常我太太叫我做的我一定会做,别人不要我做的我就奋勇向前!”“我决定的事情我就会做一辈子。你怎么了?我不可以这么做吗?哦~可以啊!”“只要我的学生会做的就不要再找我做,因为我是个设计者。我是在时代交替中数字时代的一个设计者……”
    第二个是新竹数字艺术馆(规划案)。那时刘育东也完全不知道数字建筑是怎么回事,怎么建造数字建筑。为此,他在台湾举办了一个远东数字建筑奖,年年召集国际前沿数字建筑来参评。但是做了几届之后他依然不知道怎么做。正好有一期《建筑与都市》(A+U)刊登的蓬毕杜中心六楼的改造设计让他如获至宝,受到启发之后他决定做自己第一个数字建筑——台湾公信电子公司接待大厅。他的做法看起来也很简单,只是没有人像他那样去做罢了。用相机拍出山的轮廓线,然后用PS把这些线条做出来用在他的建筑上。困难就在这里,自由形体的造型不像方盒子那样可以批量生产构件,他需要的3000多片表皮,每片都不一样。本来答应要6个月时间做好的却多用了一倍的时间。期间各种困难,刘育东依然在坚持自己要做的事情,他在做他认为正确的选择,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人类到了新选择的时代”。苦心人天不负,2002年7月《建筑与都市》登了他的数字建筑。
    之后做的是气韵生动、中国骨气的《21世纪的青岛胶南——数字建筑VS中国艺术》。刘育东用辛弃疾的词、怀素的书法、郭熙的绘画,传达给听众的建筑设计理念是——人文跟自然线条融合,数字跟现实世界融合。《大连电子公司办公总部》是刘育东在深圳做得一个比较辛苦的案例,室内专门做了一个圆形的空间,向高迪致敬。2006年的台中国美馆昨日淡水展,2007年的《明日建筑——实体-虚拟-互动空间》、《台北澳底水墨狂草》相对而言,做得就比较轻车熟路,也取得了轰动的效果。
    在给大家展示一张建筑物旁边有樱花树的效果图时,刘育东说,建筑是我表达感情的原因。而为什么用樱花——因为,我太太叫张育樱,樱是樱花的樱。今天是讲座上,刘育东还特别展示了他正在做的两个案例,并告诉林楚卿告诉现场的大家说:“老师也没有退步,还在很认真地做。”
    刘育东正在做的两个案例,一个是《台北大巨蛋(2010-2012)》,一个是《二战遗址台儿庄古城重建(2009-2011)》。台北大巨蛋充分考虑了环境因素,一方面对接了现代建筑的高楼大厦,另一方面用外形弯弯曲曲的线条回应了古典建筑国父纪念馆屋角的起翘。台儿庄据说明年十一之前就会落成,也是一坐沟通古典和现代的建筑。战争的弹孔,沧桑的龟裂,时代的变迁,局部整体,具象抽象,都很好地融合在建筑里。这一两年去台北看估计不大现实,去山东台儿庄还是很方便的,明年落成之后去看看。
    今晚的提问环节非常火爆,举了半天手也没轮到我,后来干脆不举了。刘育东在回答中有些话说得很好,我总结几句我喜欢的。他说,让建筑自己讲话,建筑,营造者和观看者都有诠释的权力。他还说,我没有什么很成功,可是我第一我有个很爱我的太太,我能很安定地做我想做的事情。第二,我有个很优秀的团队,建筑不是一个人能干得了的事情,必须要有一个很优秀的团队……
    讲座中还说到他为什么做书法建筑,做中国艺术的建筑。刘育东反问大家,回答者五花八门。有的说为中国艺术,有的说为世界……其实也没那么高尚。以己推人,我想研究建筑美学,一是我喜欢美学和建筑,二是现在研究建筑美学的不多。刘育东也一样,果然,他最后说出来是另辟蹊径,求新求变——当然这话不是原话,是我总结的。因为第一场他讲从埃及到盖里都是求新求变的过程和事例,他自己也应该是这样的。
    
第四讲 建筑的数字性——艺术社会文化
    “有才,有情,有趣,有型”,首先提一下林建群对刘育东的评价。
    这一讲是我最期待的一讲。应该算是刘育东教授对自己身体力行的数字建筑的一次理论上的总结。果然在这一讲里,他首先通过这几天的讲座内容,给自己做了一次身份定位。一是历史观察者——《数字观点下的建筑历史——从埃及到盖里》;二是数字理论者——《什么是数字建筑-实体还是虚拟-从盖里到长安》;三是设计创作者——《台湾与大陆的数字建筑实验——刘育东经验1999-2010》;四是理论提倡者——《建筑的数字性——艺术社会文化》;五是建筑教育者——《三位建筑学生的数字成长道路》。
    在回顾以前的讲座内容时,刘育东说,建筑的多元本质要再加一个了,那就是建筑的数字性。为此,他通过列举盖里、埃森曼、扎哈、迈耶、伊东丰雄等人建筑实践说明,数字时代的到来使思想找到了新媒介、新出路,新技术可以使建筑师们做以前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刘育东评价盖里说:“新时代不一定由年青人创造,他虽然比较老,但头脑却是那么年青。”评价埃森曼说:“他看到电脑,就确定它不只用来计算做动画,还可以用来做不一样的建筑。”刘育东还以马友友用音乐加盟数字建筑3D动画制作,刘其伟88岁时被他请来用电脑画水彩等事例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关注并且相信数字时代将对人类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人类将以此重新思考和审视自己的历史。
    刘育东将人类历史分为前数字时代,数字时代和后数字时代。形体与空间的解放;空间概念的演化;(参数化)人工智能设计;实体与虚拟城市共构,这是刘育东所谓的数字建筑的4个方向。他说他对数字建筑还有5种观察:数字只是一项新技术;数字是一个设计思考下的新媒介;数字是一个新的空间概念;数字是新的社会关系;数字是新艺术。
    新媒介形成了新空间,新空间必然造就新建筑。人类从20世纪到21世纪,建筑从现代性走向了数字性。刘育东特别讲述了他正在牵头做的数字建筑实验《下代基因——台北澳底大地建筑(2007-2012)》,邀请中国大陆、台湾以及世界各地20名建筑师一起设计“新时代的居住环境与生活风格”,探索“急速改变”与“永恒不变”,“人造环境”与“自然环境”条件下的“大地建筑的变与不变”。 刘育东对此也是颇为自傲,比之为世界建筑史上密斯他们做的20世纪住宅实验——1927年新建筑展览。当然,刘育东也有资本如此,因为他所积极倡导、身体力行的将被镌刻在建筑历史的丰碑上。
    
第五讲 三位建筑学生的数字成长道路
    “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我就是这样的人。”依然“嬉皮笑脸”的刘育东继续开讲,不知不觉这已经是他在哈工大讲座的最后一场。他笑着说,自己已经把毕生的本领全部教给大家了,剩下的都是细节了。
    对于1年52周出国30多趟的刘育东,在台湾省几乎也没有一个城市连续呆7天的,这次在哈尔滨他呆了7天,在哈工大讲座5场,期间还跟建筑学院师生座谈,而他带来的学生林楚卿也为大家作了4场讲座。并且据他说,为了来哈尔滨讲学,9月10月他都不敢出远门,都是一直在赶进度,挤时间。
    这次讲的是《三位建筑学生的数字成长道路》,通过讲述自己3个学生李元荣、林楚卿、邵唯晏的成长成才来向大家展示一个青年人的可能的路程。刘育东讲学生们和自己一起成长的那些难忘的经历,讲学生们毕业之后独立做的那些优秀的设计,讲学生们为加速数字建筑时代到来所做的种种努力……
    其实早在前几讲的时候,刘育东就开始不断在讲座中给我们“灌输”他的学生们,尤其是李元荣、林楚卿这两位,每次都要多说几句才行,刘育东一直在强调他们是多么多么得优秀,多么多么得能干,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做老师最大的心愿就是学生比自己有本领”。现在这些学生发展的都特别好,身为“建筑教育者”,刘育东理所当然可以感到骄傲和自豪。像刘育东这样的老师,才算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好老师,现在一些所谓的“老板”,不过是猪狗不如的“资本家”而已。
    “只要我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我就会一直做下去,热血澎湃地做下去。即使每天工作14个小时,我都会很开心。”讲座的过程中,经常能够从刘育东的话里感受到他对从事建筑这项工作由衷的热爱,以及对数字建筑深信不疑的坚持。他说,自己的偶像是高迪,一辈子做20多件建筑作品的伟大建筑师。自己这一辈子也决定只做20多座。所以,凡是自己已经做过的,都教给学生去做,他还有太多没有做过的东西等着去尝试。
    当然,“有情”的刘育东在最后一讲里自然不会忘记提及自己的太太。高中母校道明中心创意空间设计新赤壁赋是他推荐林楚卿做的。曾经在高中被记过大过、成绩又非常不好的刘育东,功成名就之后被母校销毁了不良记录,并被誉为杰出校友,但应邀给学生做讲座的时候还是高调地提到了自己那枚“大过勋章”,并建议学弟学妹不要好好读书,学自己喜欢学的就行。而说起道明中心的好,刘育东又用他一贯的调侃语气说,道明中心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在高一就认识了我的太太,我开始追她……
    孙澄依然是刘育东不会放过的调侃对象,虽然刘育东以后不在哈工大了,但他留给这位可爱的院长的可爱名字,一定会成为佳话,随着哈工大建筑学院一届一届毕业生传播到祖国各地,等“孙草莓”老师从教80周年的时候,想来也一定还会有人提及这个美谈。
    提问环节中,有学生说大家都在用相同的方法做这些自由形体建筑,那数字建筑会不会成为新的“国际式”?刘育东的回答是,数字建筑同样会给人带来新的压力,虽然可能会出现某些趋同的因素,但总会有人在想着使建筑不一样。他说:“我还有一个信仰,就是觉得什么都可以。我在乎的事是寻找问题而非解决问题。”的确,他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些问题,作为一个建筑师,刘育东认为建筑是一个做的事情,他最大的信仰就是去做!做吧!做建筑!
    刘育东,这位从台湾省来的建筑师,用我们海峡两岸都通用的母语——汉语,给大家讲述了时下最前沿的数字建筑,有人真心喜欢,也有人确实不以为然。但是不管如何,就像刘育东自己说的,“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我就是这样的人”。他就是做自己的人,他就是刘育东。听几场讲座,实实在在感受到一个强烈追逐自由发展的灵魂,仅凭这一点,我觉得,就已经足够了。你以为呢?(201011)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