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者天地之心

阳光大海鲜花与诗

« 除非不投入,选择即用心;世间匆匆客,一笑解凡尘。只为途中与你相遇——2010暑期上海青海西藏四川重庆游记(连载之一) »

水帘洞和流水别墅

    俗话说,干什么吆喝什么。近来研习建筑学的东西,忽然想到从小一直钟情的《西游记》,里面孙悟空的花果山水帘洞似乎可以拿来与美国建筑大师赖特的流水别墅做下比较。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看过《西游记》的都知道,水帘洞在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上半部分就早早出现了,此后的章节虽然也偶有提及,但均不及这一回集中详尽。书中首先用诗的语言对水帘洞洞口这股瀑布飞泉进行了直观的描写:“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冷气分青嶂,馀流润翠微;潺湲名瀑布,真似挂帘帷。”待到石猴瞑目蹲身,纵身跳入瀑布泉中,带我们进去后,乃知里面无水无波,是明明朗朗的一架铁板桥。原来这股瀑布飞泉,“乃是桥下冲贯石桥,倒挂下来遮闭门户的”。
    沿着铁板桥前行,里面却是“别有洞天”。用石猴同志的话就是:“桥边有花有树,乃是一座石房。房内有石窝、石灶、石碗、石盆、石床、石凳。中间一块石碣上,镌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真个是我们安身之处。里面且是宽阔,容得千百口老小。我们都进去住也,省得受老天之气。”——注意,石猴同志所见所说的正是水帘洞的设计说明和技术指标。
    说到这里插一句,这和陶渊明《桃花源记》的情节有点儿相似。不过相比而言,桃花源却像是一个规划好的生存空间,一个新世界里的“田园城市”,而水帘洞更类同于一项伟大巨著的单体建筑。君不见,其外联通花果山,其内——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锅灶傍崖存火迹,樽罍靠案见肴渣。石座石床真可爱,石盆石碗更堪夸。又见那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像个人家。
    分析水帘洞的建筑构成和设计意匠,我们会发现这座“天造地设的家当”其实是很简单很自然的,和花果山完全就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瀑布飞泉形成的水帘是其中构思创意的点睛之笔,以明代计成《园冶》中的话来说便是,“巧于因借,精在体宜”。这股水帘将洞内的空间和洞外界开,使其似连非连,似隔非隔,顺乎自然,融入自然。一座铁板桥,更是显出“造物者”以物为法,因地制宜的建筑设计意匠,这种精巧的构思也增添了建筑整体本身无穷的韵味,真可谓“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这样的去处不正是赖特梦寐以求的“有机建筑”吗?世人所推崇流水别墅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其建于瀑布之上,并与周围溪水、山石、树木自然地结为一体,此外别墅纵横交错的空间处理和体量组合也确实让人耳目一新,成为西方建筑史上的一座丰碑——然而也只是西方建筑史上的一座丰碑而已。
    水帘洞和流水别墅,相比之下,我个人更喜欢前者。首先,流水别墅这个“钢筋水泥”建筑终究与自然隔了一层,横平竖直的僵硬线条怎么看也没有跟环境有机结合,不如水帘洞“因地制宜,天人共造”。况且流水别墅作为有钱人消闲的住所,造价不菲,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其次,房屋作为居住的空间,私密性是很重要的,流水别墅可观而不可居,更多的是个观赏的玩物;再次,流水别墅建于瀑布上,内外环境难免潮湿,而且还看不到瀑布,远不如“朝游花果山,暮宿水帘洞”的效果。而且水帘洞内部居住空间尤佳:刮风有处躲,下雨好存身。霜雪全无惧,雷声永不闻。烟霞常照耀,祥瑞每蒸熏。松竹年年秀,奇花日日新。”
    中国的文化滋养了我们中国化的审美心灵。总之,对我而言,流水别墅直观上就是一座建筑,虽美其名曰“有机”,但终究跟自然是对立而生的,其建筑师是“在场”的;水帘洞却是一座不像建筑的建筑,完全根植于花果山之中,其建筑师是“不在场”的。我偏爱没有建筑师的建筑,以为这才是最好最高境界的建筑。何承天先生在给《不只中国木建筑》的序言中强调:最基本的房舍也会包含建筑艺术的精神和意义;“最高级的”建筑文化,也可以具有“平易”、“闲适”的情调。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显然,水帘洞与此是相契合的。
    “诗化建筑”水帘洞传递的是“中国美学师造化、轻人工的理论倾向”,体现的是一种天人合一、大巧若拙的美,一种中国传统文化所固有的生生不息之精神。被誉为“天下第一山”的石涛片石山房,其美学理念也是强调回复生命的本然境界。倘若把石涛和尚亲手打造的这座“叠石”建筑同流水别墅相比,高下也是不言而喻的。
    谈了半天,有人可能会说,中国一般都是木建筑,水帘洞虽好,也只是存在于神话中,片石山房也算不得传统意义上的建筑,西方的建筑才是“石头的史诗”。这种话貌似有理,其实是不了解中西文化。西方所谓“石头的史诗”,大多也只是教堂之类的宗教性公共建筑,追求现世生活情趣的中国文化对此是颇不以为意的。再盘点一下西方的传统民居,你就会发现,“石头的史诗”在这里是相对缺席的,而在我们中国倒有不少“石头城”、“石头村”。我的老家石家庄就有好几个“石头村”——石楼石阁、石房石院、石墙石路、石桥石栏、石磨石碾、石桌石凳……奇哉怪也!莫非是从水帘洞搬来的?可惜,我只见过照片,还没有亲历其境,有机会去看了再细说好了。
    拿水帘洞和流水别墅做比较,只是为了说明中国文化在许多方面都是一以贯之,都在自觉不自觉地展现着中国美学的民族特点。我反感许多崇洋媚外的“精英”人士,言必称希腊,动辄这个大师、那个主义,好像外国的一切文化、技术都要比中国强似的,什么都要跟在外国屁股后面跑,一点儿民族自信力都没有。我们到底适合什么样的文化,现在是该重新审视中西文化,真正为我所用的时候了——中国人需要有属于自己的声音和步伐来诠释自己向往的真实生活。
    话又说回来。水帘洞虽好,也只是存在于神话中。即使国内声称“水帘洞”原型的不下10处,但毕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水帘洞”。而且生活在这个物质化了的工业时代,哪里去找一片清净的乐土呢?庄周晓梦迷蝴蝶,倘若能梦幻水帘洞洞主,“春采百花为饮食,夏寻诸果作生涯;秋收芋栗延时节,冬觅黄精度岁华”,也不失为一幸事。(2009年6月)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