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这里是blog.sunner.cn的镜像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三篇)(全文)

记者对话孙志岗——

反抄袭:一种拯救

□见习记者 巴枫 本报记者 刘凤梧

□本报记者 李巍摄

高举一把利剑,公开与作业抄袭宣战……在哈工大,孙志岗是第一人,也是敢于打破潜规则的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这样做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吗?他能坚持多久?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走进了孙志岗的内心世界。

反抄袭在拯救人

记者:我看到网上有人议论,说你这么严厉反抄袭,是在“整”学生。

孙志岗:学生有啥好整的?整倒了又能得到啥?难道用反抄袭“整”学生会有快感?不过得承认,快感还是有一点儿的。用着自己做的应手工具,揪出一对对雷同,会觉得自己仿佛是公平的天使、正义的化身、世界的救星……成就感确实有。但我想,如果一对雷同的都抓不到,我会更快乐。可惜迄今为止我都没享受过这种快乐。不过,有更更快乐的,那就是看到学生被“整”后的豪言壮语,看到那悔恨的表情,看到学生期末拿高分赚回被扣的作业分。那时候,我觉得我是在“拯救”人。

记者:你曾经拿玩游戏作比喻,说作业抄袭加剧了厌学程度?

孙志岗:玩游戏真正的乐趣是一遍遍地冲关一遍遍地失败,但每次都能多前进几小步,最后终于干掉大boss,赢得各种奖励、排名,很有成就感。相反,如果一个游戏难度超级低,闭上眼睛、按住按钮就能一通到底,那么这游戏就不会给人成就感,玩起来也就无趣。是成就感造就了游戏的乐趣。作业抄袭使学生体会不到过程的乐趣和最终的成就感,导致他们从未真正地“学”过,那怎么可能爱学习?我认为,教育最重要的就是为学生创造获得成就感的机会。

记者:那么,你认为学习过程中怎么才能获得成就感?

孙志岗:不断地解决学习中遇到的一个个未曾解决过的问题,拿到越来越高的分数,成就感也就与日俱增了,对学习、对专业的兴趣也跟着俱增了。但抄袭,这个极端作弊器,这个大外挂,会把游戏修改为刚开始就立刻胜利结束,哪里会有成就感?所以我反抄袭,就像网游中反外挂,简单看过去好像是损害了个别玩家的暂时利益,但整体看是在维护所有人的利益,让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真正地、用心地体验一下这个游戏。

记者:但有人就是不喜欢所学专业,他无论如何是不会有成就感的。

孙志岗:在没有真正了解之前,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是非理性的。只有真正了解,才能确定是真喜欢,还是真不喜欢。很多学生一路抄来,从没有真正动手去了解专业,始终认为自己不喜欢。但毕业找工作,往往还是找的本专业。在工作岗位被老板一逼,必须来真的了,一来二去反倒喜欢上专业,甚至成为大行家。这样的事情非常多。所以反抄袭就是提前行使老板的角色,逼你必须自己亲身体会一下。体会之后,如果找到了成就感,喜欢这个专业,那么反抄袭就拯救了他;如果就是搞不定,就是得不到成就感,就是真不喜欢这个专业,那么反抄袭也拯救了他,至少让他在未来道路的选择上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所以,反抄袭不是整人,而是拯救人;不反抄袭,才是真正的整人、害人!

只能说,我尽力了

记者:你坚持了7年反抄袭,你觉得成效如何?

孙志岗:坦率地说,我既没有本事将所有抄袭者都揪出来,更没有本事纠正他们的价值观,所以目前成效甚微。如果你非的要问我能否彻底改变抄袭现状,我也不知道答案,但至少我知道的是,我这样做不会帮助这个世界向糟糕的方向走。

记者:你希望在你的课程世界里维持一种公平?

孙志岗:我一直努力在我的课程里维持纯粹的公平。虽然完全没有做到,但一定不能让我亲眼看到不公平却什么也不做。实话说,我不知道我坚持做的理由是否正确。我就是想保持一种纯粹,并愿意为了这份纯粹去抵挡一切阻力与压力。我曾经看过罗永浩的一次演讲,里面有一句话:“我只想证明给我那些朋友看,在中国,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也能挣到钱”。我想做的和做到的,和他的立意差不多,只是没有他那么成功。但至少我要证明,坚持理想、与众不同的人的下场,不会像大多数人想的那样惨。

记者:既然你不能保证揪出所有抄袭者,那么就有没被抓到的抄袭者,这对被抓到的就显然不公平。这一点你怎么对学生解释?

孙志岗:只能说,我尽力了。所以有时我生气自己没本事,不能说动全部同事一起反抄袭。如果社会环境不是几近于“笑贫不笑娼”,作弊者堂皇,守法者受累,哪个学生还会抄得理所应当?但我没有改变之的本事,也没有接受之的胸襟,所以就这么做了。我对学生说,抄袭风气这个样子,是我的错,教师们的错,大人们的错,整个社会的错,唯独你们没有错,但承担惩罚的却是你们。你们还是认命吧,谁叫你不幸上了我的课。

反抄胜利,需制度重建

记者:你是大学老师,应该最清楚作业抄袭的是为什么首先发生在大学而不是中小学。

孙志岗:一个学生作业抄袭了,惰性是内因,外在环境也很重要。中小学12年的应试教育将学生对知识的渴望过度消耗,使得他们在该玩的年龄没有玩,于是在该学的年龄就厌学了,这是内因。但假使中小学老师也不逐字批改作业,见到抄作业的不做声,期末考试也放水,估计学生不到大学就已经堕落了。由此推断,如果大学老师对学生更负责一些,那么抄袭风也不至于如此泛滥。

记者:你认为大学教师的责任在哪儿?

孙志岗:重科研、轻教学是目前中国重点大学的“通病”,所以教师投入教学的精力必然有限。在以前,上百人的作业只能由教师一人批,因此常常不批,或者只是抽查,抄袭的风气就形成了。现在有了反抄袭软件,抓抄袭变得很轻松,但挑战潜规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不反抄袭,风平浪静,天下太平;反抄袭,令学生不满,评教时如果报复教师,会造成教师在教学上“犯错误”,对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而历史上确实发生过学生在评教时给比较严的老师故意打低分,产生了很大影响。

记者:你反抄袭所使用的moss软件是国外先发明的,这说明抄袭决不是仅仅发生在中国。

孙志岗:的确,作业抄袭是个世界级的顽疾,并非中国高校独有。我曾经去过美国UTD进修,和那里的老师探讨过学生抄袭的问题。据了解,抄袭这样的事在美国的文化中是很少存在的。那里没有人觉得拿零分、降级、退学是丢人的事情,而做不诚实的事情会严重影响个人信誉,这就是美国的社会风气。所以,美国本土学生里抄袭的并不多。他们反抄袭的对象主要是留学生。

记者:那你认为,中国抄袭现象其根源于文化、社会有关?

孙志岗:根源在社会!试想,在一个不讲公平、诚信微弱的社会,怎么可能让学生心中把持住道德底线呢?如果整个社会缺乏诚信与信仰,急功近利,一定会影响到学生,教师再怎么教育,都没有说服力。现在,很多学生认为,不抄的才是假正经、伪君子、死脑筋呢。假如我们很强大,教育出的学生个个诚信,那会怎样?当他们进入一个不诚信的社会,其结果很可能就是处处碰钉子,个个失败。所以反抄袭是否成功,并不是教师和大学就可以决定的。在现在的体制下,大学士社会引领者的角色不明显。

“有容乃大”方称大学

记者:在教学上你做的许多大胆探索,是否遇到了一些阻力?包括来自校方的压力?

孙志岗:没有,完全没有。无论校领导、院领导还是身边同事,他们是一直在纵容、保护和帮助我的。尽管我做的有异他人,但我遇到的阻力真的非常少。我想哈工大人都还看得出来,我的目的是把事情做好,所以都挺让着我。“有容乃大”,有容乃可称为“大”学。工大真的是很有容的,只可惜无论学生还是老师,大多数人都没有勇气去亲身体会一下。

记者:哈工大的校训是“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你怎么理解大学精神?

孙志岗:哈工大的校训是符合哈工大的工科特点的,虽输文采,但锵锵有力。不过我更喜欢“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这样的校训。大学应该创造一个在法律的框架下,极力给每个人最大发挥空间的平台,容许出格,容许犯错,容许离经叛道。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如果抄袭不违法,那么我甚至认为大学不应该彻底消灭抄袭。对某些事情来说,抄袭真的是值得的;对另一些事情来说,抄袭是不对,但抄袭的历程能为学生增加一定的人生阅历,比如他抄袭的行为被阻断,然后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当然,抄个不停,那是断然无意义的。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anti-plagiarism-war-iii/



阅读全文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二篇)(全文)

注:见报的还是删减了不少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二篇)

“反抄袭”成了最受欢迎的老师

□见习记者 巴枫 本报记者 刘凤梧

或许谁都不会否认,在哈工大,年仅34岁的孙志岗是一个名人:2010年,学校在2000多名专任教师中评选出了10名“学生心目中的优秀教师”,他是其中之一;2011年,他又获一个大奖——哈工大首届教学新秀奖。

在大学,学位和职称是一个教师立足的基础。孙志岗目前既没有博士学位,职称也仅是讲师,但他广受大学生们喜爱。“本来,对作业采取反抄袭对策是要得罪学生的,最起码学期末的评教不会得A+,但我反抄袭这7年的评教结果是以年比一年好,直至成为学生心目中的优秀教师,”孙志岗这样说。

执教初始的迷茫

与现在完全不同,7年前孙志岗刚开始反抄袭时,有人骂他是“变态”。

2002年7月,孙志岗从哈工大硕士毕业留校工作。第二年,他破例以助教身份正式登上讲台,开始给大一新生讲授《高级语言程序设计》。初为人师,孙志岗雄心勃勃,他的课堂教学广受欢迎。但细心的孙志岗还是发现:自己苦心设计的作业只有少数人认真去完成,同学之间进行抄袭的大有人在。

大学生互相抄作业,孙志岗再熟悉不过了。回想当年,自己的第一次抄作业也是在大学开始的,同级同学几乎都是如此。结果,应学的知识在作业抄袭中荒废,“现在,自己当老师了,还要让学生们重蹈自己的覆辙?”

孙志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最先晓之以情——反复阐述作业抄袭之害,并明令自己所留的作业严禁出现雷同。但凭说教,哪个学生会听呢?“你不听,那我就判你零分!”2003年12月,在期末考试之前的一次作业中,孙志岗第一次揪出五名抄袭嫌疑人,并当场给了零分。

作业没成绩,极有可能影响该科的期末成绩,两个人来找他理论了:这样不公平,其他也抄的人怎么不是零分?更有人私下议论:孙老师是在整学生,干吗非跟学生过不去?肯定是心里有些变态!

遭遇学生对抗和听到风言冷语还算小事,最让孙志岗头疼的是自己的努力全成徒劳。原来,作业的批改由孙志岗和多个助教分别来完成,他只负责其中一个班级。其它班级有多少抄袭的,又有多少跨班抄袭的,他不得而知。孙志岗迷茫了,“批作业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在办离婚手续的地方推销玫瑰花的傻子,不管多么认真地写评语,屏幕那一端都是一个猥琐的面孔在嘲笑我的自以为是。”

遇到moss柳岸花明

对学生“抄袭”的失望与无助,使他觉得付出全无回报。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孙志岗不想再费脑筋地设计作业,不想再费力气地批改,甚至不想用心上课了。

就在迷茫之际,一个在加拿大留学的同学告诉他,国外有一种叫做moss的软件,是专门为检测源代码抄袭而设计的,可以瞬间从数百份源代码中找出一对对相似的。看到信息后,孙志岗立刻在网上找到了moss,然后,把两份学生作业试着输入;很快,雷同部分被精确地标识出来。

这下发现新大陆了!孙志岗心中难耐欣喜。他决定,作业反抄袭全面重新启动。

由于moss软件的客户端是用perl编的,只能在命令行使用,而孙志岗的课是使用乐学网收作业,所以他特意为乐学网开发了moss插件,使调用moss变得更简单。在2005年秋季学期的《高级程序设计语言》课上,孙志岗高调向学生宣布,“雷同作业有了‘克星’,看你们怎么面对?”

moss首次使用,多位涉抄人“落马”,当次作业均被判零分。这是有人开始质疑作业的难度,嚷嚷受不了。孙志岗明白,以前没人说作业难,那是因为他们可以抄。孙志岗发现,后续作业中仍有学生会再次抄袭。他开始思考:moss只是反抄袭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刑侦过程的一部分,必须要有刑罚配合才能收到效果。该怎样设计反抄袭制度呢?

孙志岗揣摩着学生抄袭心理:无非是想用最少的力气获得最大的分数。那么,抄袭的作业被清零是必须的;但有的人不做作业,总有一种“不抄,0分;抄,最坏也是0分,如果运气好没被雷,就不是0分了”的冒险心理。孙志岗决定予以堵截:抄袭当次及之前所有的作业成绩都清零!“这样的好处是越往后越不敢抄,尤其那些曾经侥幸漏网的抄袭者”。

有一次,一名男生第6次作业被判为雷同。按照规定,1-6次作业成绩全部清零。这相当于33分已经没有了,基本就是提前宣告此科不及格了。孙志岗最为担心的是,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导致这名学生破罐子破摔?

孙志岗找到这名同学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心。原来,该同学有一个无法克服的客观原因导致没能完成作业,就抄了网上往届的作业。但他有上进心,并非不可救药。孙志岗在反思:对已经被罚的,是不是该给悔改机会?

经过反复思考,孙志岗设计了“期末考试达标,实验成绩恢复”的策略。比如一个学生只要期末考试能考到80分以上,被连坐清零的成绩都恢复。“如果他是个值得挽救的人,那么后面的时间,就一定会更加努力学习。”事后证明,在每年被孙志岗判出抄袭的学生中,都有半数以上拼到了期末成绩达标。一次抄袭,反倒成为了他们加倍努力的动力。

修补漏洞

有一次,孙志岗遇到了一个哭笑不得的“故事”。是这个故事,让他的反抄袭方法大大向前迈进了一步。

那是一年临近放假,一名最终成绩95分的男生找到他,认为自己的期末考试分太低,心里觉得不平衡。“这个成绩在学年至少排前十名啊,怎么还觉得低?” 孙志岗不解。这个同学说,《操作系统》是他有史以来付出最多的一门课,所以应该拿到更高的分数。“你付出到什么程度?”孙志岗问。“你留的作业我每个都要做两份。一份自己用,一份给女朋友。因为担心被抓到雷同,所以两份作业必须绞尽脑汁做得完全不一样。”

这位同学的话,让孙志岗好悬没笑出声来,他真的不知道是该表扬还是批评他。也正是这件事儿,让孙志岗明白:moss能反抄袭,但查不出捉刀代笔的。

为此,孙志岗琢磨出了一个让助教和学生面对面评分的策略——通过直接询问,看学生是否能解释程序。“就算学生是找人帮忙完成的,这种方法也能逼迫他去了解程序,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教学效果。它还有一个附带效果,就是可以对每名学生做个性化指导。”孙志岗说。

又有一次,一名学生告诉他,其实自己的理想与特长不在计算机专业上,高考阴差阳错来到这里,学得很无趣,所以才总是抄作业、混考试;如果能成功混到毕业证,拿着文凭出去闯,一定在另一个领域创造另一番事业。

这个同学的话触动了孙志岗:残酷的高考,使学生在中学时代很少思考和规划自己的未来。待到报志愿选专业时,往往都不是从兴趣出发做出选择。而我们的社会风气不包容他们辍学,制度又不允许他们转专业,导致他们不得不痛苦地走过人生最重要的四年,只是为了一个文凭。严厉反抄袭,使这样的学生很难混,很可能会毁掉一个未来的人才。于是,孙志岗把每次作业的及格线都设得比较低,较易达到。“这种策略对后进同学的帮助和鼓励作用是很大的,”孙志岗说。

雷同公告当新闻“晒”

从反抄袭的第一天开始,孙志岗是抱着决战的心态打响这场战斗的。为此,他使用各种办法打击抄袭者,“新闻曝光”就是招数之一。

乐学网操作系统课程的新闻讨论区,是作业抄袭者最不敢去但又不得不去的地方,因为孙志岗所发布的作业雷同判定公告就在那里。

2009年12月22日,《CS1234及实验学院实验八重新雷同判定公告》发布,孙志岗摆出的面孔非常严厉:之前已被当面认定为雷同的,依然有效;之前当面认定为不雷同及还未认定的,24小时内必须交代清楚。如果坦白交代,仅实验八成绩清零。如果有任何抵赖行为,仍被我认定为抄袭,将按照惩罚条例处罚,所有实验成绩清零。

去年10月4日,实验一雷同评判结果新鲜出炉。孙志岗说,这次雷同的主要特点是“抄袭网络”。他告诫,除非你有本事在网上搜到别人都搜不到的资料,否则抄袭网络就等同于抄袭一群人。他提醒,“心虚者别忘了在课程页面内经常查看后续实验的雷同情况”。

晒名单也是孙志岗的反抄的一个办法。去年11月1日,他把第4次实验抄袭往届名单赫然挂在了网上,9名抄袭与被抄袭者学号、名字昭然天下,“以上同学实验四成绩为零,前三次实验成绩清零,没有申诉机会!”措辞中带着犀利的“表情”俨然成了孙氏语言风格。

对抗“暗流”

在大学,发起对作业的反抄袭,不可能不遇到激烈的反击。因为,“抄作业”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

有一次,一个留学生抄实验报告被孙志岗抓到了。他找到这名学生进行询问,这名女生告诉他,以前自己都是能做多少就交多少,但中国同学告诉她这样不行,必须抄满了交上去,否则老师会不高兴。孙志岗闻知慨叹,中国潜规则的力量已经战胜宗教信仰了

那是2006年的一天,孙志岗被学校基础学部“约谈”。因为有学生反映,他所教的C语言作业太难,耗时太多,导致学生没精力学别的科目了。孙志岗心里明白,这是学生对自己反抄袭行动的变相投诉。“学生当然会对反抄袭的课特别重视,而忽视那些好混的课。但是,假如我的课也不反抄袭,那么学生也不会拿时间去学别的课的。”基础学部听了孙志岗的解释后,没有做任何表态。

孙志岗反抄袭大张旗鼓,自然引起很多非议。有人说,孙志岗这是在“整”学生;更有人给时任院长徐晓飞发邮件,控诉孙志岗作业的苛刻;更有甚者,他们表示这个专业的作业这么严,简直没法学了,他们表示要放弃。压力如此之大,阻力如此之多,徐晓飞院长暗暗地为孙志岗扛了。他一直支持孙志岗所做的一切。多年之后的一天,孙志岗在食堂吃饭与院长闲聊,突然才得知自己的教学改革得到了徐院长多么大的支持。“反抄袭这件事的确引起过各种风波,但我基本没遇到任何来自于学校和同事的阻力。尽管有人表示自己不会去反抄袭,但仍然支持我,并给我很多建议”,孙志岗说。

在哈工大,因为作业指导、批改的工作量很大,主讲教师还会聘用高年级学生做助教。在招聘助教时,孙志岗的聘人条件之一是“痛恨世间的一切不公平”。尽管如此,他仍担心助教对抄袭者心慈手软,特意规定所有助教在进行作业面批时,只要遇到学生不能清晰地解释“自己”的代码,就必须将该同学的作业交给他本人来面批。“如果发现包庇抄袭的助教,我会对其处罚。”孙志岗下了“死令”。

如今,孙志岗的反抄袭渐被认同。在乐学网上,全校已有近20门课程在使用反抄袭功能。

“反抄”彷徨

自己一直坚持反抄袭,究竟有多大实质性意义?要说对这个问题没有仔细思考过,就连孙志岗自己都不会相信。

2008年,孙志岗和另一个老师共同给大三学生讲授操作系统,分到他的这个班级的学生显得非常郁闷,因为再次遇到岗哥授课,心里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在大一时曾受尽反抄“折磨”。

随着课程的推进,孙志岗的心却逐渐走向冰冷,“对大学教育的失望甚至到了极点”。因为,这些学生抄袭依旧,被抓后有人会自认倒霉;分数被扣掉,有人认为是老师有病;有人不好好写作业,依然振振有词,同时也为拿到高分使用各种办法。

回想大一时,这些学生是阳光的,两眼充满了强烈的求知欲。而如今,尽管遭遇过自己反抄袭的“锤炼”,但这些学生积习不改。在最后的那一堂课,孙志岗终于憋不住向学生们吐露衷肠了,他说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自己本想改变一门课、改变一个人,让这个人懂得什么是诚信、什么是美好的东西,希望他们不再不投机取巧、不再急功近利,“但我什么也没有改变,尽管我教了你们两门课,尽管我跟你们相处了两个学期,我希望我的话能唤醒你们的记忆,让你们回想起两年前的自己,并痛恨现在的自己”,孙志岗说的很动情,数次几欲落泪。

当年的期末评教,孙志岗做好了被打入地狱的准备,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学生们竟然给他打了很高的分。“这让我知道,有人说反抄袭会得罪学生,但未必如此,学生们的麻木只是表面的,他们真正内心的价值观依然是健康的,这成为我继续努力的主要精神支柱,”孙志岗说。

2009年10月,孙志岗得知,自己的副教授这次没评上。在先前的评定答辩会上,他详细阐述了自己从教生涯的三个亮点,其中之一就是倡导反抄袭。过后细细想来,自己的这三个亮点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工大任何一名教师但凡用一下心就都能做到。但由于这些属于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因而没有人肯下死功夫去做。唯有自己把它当成了职业理想,像傻子一样在苦苦地追寻着。

这几年,孙志岗同样无时无刻不受到博士学业和教学工作两难选择的折磨。但他总觉得教学工作更有挑战和成就感,带来的快乐更多,所以总是用十分精力去营造课程。今天,孙志岗有些动摇: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如何给自己制造光鲜的简历、数据,而不是获得平民百姓的感谢与赞许?然而,这种想法刚在头脑中闪过,迅即就消失了。

“当初决定留校时,我给自己定的核心目标之一就是要‘报答’。自己在这里读了四年本科,更多的是心存感激,所以很想真正地做点儿能让哈工大更好的事情。我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改变本科教学的现状,至少,也要改变自己负责的课程,进而尽量影响周围的人,”孙志岗说。

七年“战果”

到今年9月,孙志岗推动反抄袭整整7年。这漫长的7年,自己究竟抓了多少人次的作业抄袭,从来没有做过统计;但从未见到下降势头,甚至会有上升趋势。为此,他有过孤独,有过迷茫,想过放弃,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2010-2011学年第一学期课程结束后,孙志岗做了一个网上问卷,有三分之二的学生参加。统计结果显示,学生对“反抄袭”的支持率位于10项活动的第二位,达到91.7%,超过其它活动10多个百分点。对于这个结果,孙志岗很意外,也很欣慰。令他欣慰的主要是,他认为自己是在拯救人。

“已经身在大二,但是一旦回忆起曾经那些为C疯狂的日子,我依旧喜欢,依旧欢喜,即便我的C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我开始理解什么是学习。有的人上一辈子学,都没有碰到一个较好的老师;而我很幸运,在大一就遇到一位岗哥。”这句话是个名叫huahang的学生于2006年12月23日在孙志岗博克上的留言。记者发现,网上类似的评论在孙志岗的教学生涯中就像涌起的潮水,随着学生的毕业离去、入学走来反复出现着。

有一年大四毕业季,软件学院的一名学生打电话给孙志岗,说要跟他合影。由于彼此不熟悉,孙志岗委婉地推了。没想到第二天,这个同学又打电话,他说“上完了您的《操作系统》课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喜欢这个专业的。您的反抄袭让我逼不得已自己干,而且最后都能做出来,很有成就感,于是我就有了兴趣。老师,是您挽救了我的职业生涯。”

2010年年末课程几近结束,有一名被抓了抄袭且遭到严格惩罚的同学对孙志岗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一开始很恨你,恨你剥夺了我抄袭的权利。我认为在大学,抄袭是天经地义的。但在那以后,慢慢地,我不恨你了,反倒开始感激你;同时,我开始恨大学。因为我人生的第一次抄作业就是在这里发生,是这里让我认为抄袭是天经地义的。”这名学生的话,使得孙志岗不知如何对答,学生恨大学,过错真的在大学吗?

学生心目中的优秀教师

在哈工大校本部,有专任教师2000多人,其中不乏大师级名师。那么这些教师中,谁是最受学生欢迎的?

2010年5月,哈工大教务部门综合最近三年的学生评教结果,选取排名前20位的教师为候选人进行“我心目中的优秀教师”评选。当孙志岗得知自己进入了“前20”,他有些小开心。他知道,自己的评教从未获得过A+,而得A的教师又是绝大多数,所以他始终以为学生对自己的评价也就是普通,这个“普通级”要归罪于他bt的教学方法和对反抄袭的坚持。两个月后,经6458名学生网络加现场投票,哈工大10大“我心目中的优秀教师”评选结果揭晓,孙志岗顺利入选。在这胜出的10人当中,孙志岗占了两个之“最”:年龄最小(33岁),职称最低(讲师)。

当年11月,哈工大副校长周玉带队到计算机学院调研,时任院长徐晓飞向他介绍了乐学网和反抄袭的成功。周副校长当即要求教务处考虑在全校推广。后来孙志岗到教务处做了详细介绍。此时他才知道,校领导不仅知道全校学生作业抄袭的范围有多大,而且还能准确说出学生的心理,所以他们对反抄袭成功做法非常赞成。“你对抄袭的惩罚是不是有点太轻了?”“你今后能不能在试卷里也反抄袭,比如把那些出重复题的老师也揪出来?”领导的鼓励让孙志岗不再孤独,并有了些被认可的成就感。

随着反抄袭实践的不断深入,孙志岗也在思考如何把这种做法提升到理论层面。今年5月下旬,由哈工大校长助理徐晓飞带队,孙志岗在英国北安普敦大学参加了第七届中欧软件工业教育国际研讨会。会上,孙志岗发表的论文《用在线测评和反抄袭系统提升程序设计课程质量》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赞同,在会议论文集收录的来自中欧专家学者共计29篇论文中,孙志岗这篇论文被评为唯一的最佳论文。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孙志岗最近又获一个大奖——哈工大首届教学新秀奖。至此,他获得的包括“国家级精品课程”称号的各级别荣誉达到了22项。

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

7年,虽有很多成果,但孙志岗并不认为自己成功了。因为孙志岗经常遇到很多抄袭者起初拒不承认,那表情和语气,还真让人觉得他们是清白的。当铁的证据被摆出后,他们终归会承认,也会表达悔意,甚至痛哭流涕,但骨子里他们后悔的并不是抄袭,而是后悔在孙志岗的课抄袭。

孙志岗认为,作业抄袭是个世界级的顽疾,并非大陆高校独有。在国外高校,学校级别就会有各种措施应对,惩罚力度非常高,因抄袭被开除的不乏其人。有科研人员专门研究反抄袭技术。但其实,国外高校中的抄袭远不如我们严重,然而我们对此却几乎置若罔闻。为什么会这样?

很多人,包括不少学生反对孙志岗的理由是“会抄袭、作弊的人才能在社会上获得成功”。说心里话,孙志岗不得不赞同这个观点,但他认为社会不会永远如此,“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

“我反抄袭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逼一些学生亲自动手做专业实践,过程中增加对专业的了解。如果因了解而生兴趣,那是我的荣幸;如果因了解而更厌恶,那也算我帮他明确了未来。至于培养“诚信”,我并不指望。社会会告诉学生们,孙老师不是一个活在现实的人。但我还是想继续坚持。只要某位少年在行将对世界失望的一瞬间,能发现我还在战斗,从而不那么快地堕落,就值了。”

“高校本应是社会的引领者,但在现行制度体系下,它只能是官僚的附庸,社会的附属。从社会对潜规则的态度,便可推知高校会怎样面对‘抄袭’潜规则。所以社会不变,高校就不会变,这场战争势必是一场持久战。”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anti-plagiarism-war-ii/



阅读全文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一篇)(全文)

Sunner注:此系列报道为刘凤梧主任和巴枫记者所做。前后改了无数稿,历时一个月。见报时有删节,此处为完全版。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一篇)

□见习记者 巴枫 本报记者 刘凤梧

新学期开学不久,在哈工大计算机学院,2009级110多学生在提交《操作系统》课作业后有近30的人陷入“抄袭门”,他们的这次作业成绩全部按零分计。此事,在学生中引起强烈震动。

实施反抄袭的是一个名叫孙志岗的年轻教师。此次作业雷同人数如此之多,在孙志岗的从教生涯中所是第一次遇到;但他坚持严厉反抄袭已经整整七年。

当整个社会诚信缺失乃至频现危机的时候,孙志岗试图用己微弱之躯去拯救。他所斗争的对象是延绵数十年且无中止迹象的大学抄袭风。他誓言,这样做是在拯救他的学生,更是拯救社会诚信。

通告“抄袭门”

“岗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9月19日10时许,王林强(化名)看着这则“通告”,嘴里嘟囔着这句电影“台词”。

他所叫的“岗哥”就是主讲他们《操作系统》课的孙志岗。“通告”是孙老师发布在网上的,标题是《09级的同学令我刮目相看》——

我就算不是中国第一个反抄袭的,在哈工大肯定是第一个。洋洋洒洒六七年的见识,原来今天才真正开眼了!我第一次抓雷同抓到手软,第一次累了!

凡是我的学生(虽然我都不好意思当你们的老师了),被确认为抄袭的:

——如果你认为我没冤枉你,就鸟悄儿呆着,别烦我,也不用给我发信痛心疾首、痛改前非啥的,以后好好做就行了。我实在没精力应付这么多人。明天一早把你前两次实验成绩清零就够我累的了。

——如果你认为我冤枉你,请三思我是不是真的冤枉了你。假如你明明做了,还来我这里抵赖,我只能告诉你:今天我面对你们任何人的态度一定超级恶劣,而且我当面数落人、奚落人、嘲讽人、鄙视人的本事向来独步江湖。如果你勇于面对这些,并且坚信自己绝对没有做抄袭之事,那么今天下午1点-4点,到办公室来找我。恕不接电话、不回mail和短信……

早就听说过岗哥的作业严反抄袭,没成想本学期刚刚留了两次作业,王林强和同寝室的几个人就遭遇了“抄袭门”。他不知道自己的这道关如何才能迈过。

谁让你们遇到了我?

19日16时53分,《本次抄袭情况基本查明》现身网上。孙志岗表达着愤怒的震惊:“这是一次无组织、无预谋的群体抄袭事件。涉及人数,自反抄袭以来,前所未有。被确认的有数十人,加上侥幸逃脱的,估计总人数近半……”

很多人并不知道,就在当天下午4点之前,包括王林强在内,一拨又一拨的同学出现在孙志岗的工作室。他们是为争回成绩“博弈”的。

有人委屈地哭了,“自己是抄了别人的作业,但最后弄懂了,这不也达到作业的目的了吗?”也有同学说,自己基础差,作业真的做不出来;这题太难了,大家都 不会做,那该怎么办呢?更有人质问,我大部分都是自己做的,其实就抄了那么一点,导致之前没抄的作业都算零分,这未免太狠了吧?

尽管理由种种,但孙志岗毫不理会,“如果这样做真的狠,你压根就不会产生抄的念头。(看来)还是不够狠!”

对于学生组团前来争辩,孙志岗经历得太多了,但不管哪一次,他都是全力捍卫自己制定的抄袭惩罚规则。学生走后,孙志岗在心里说道:使劲骂我吧,可惜你们几位了!随便换一位老师,可能都不会对你们如何的,但谁让你们偏偏遇到了我……

千字网信又掀波澜

每次抓抄袭,孙志岗都作好了挨学生大骂的心理准备。这次涉及的学生创新纪录,骂声或许会来得更凶猛?

从19日16时开始,在孙志岗的博客上,学生们的评论陆续登场。

“sunner(孙志岗的网名,记者注)老师的做法虽然不能让所有人都醒悟,但肯定是会有人明白而且改正,我就是一个,心存感激能有这样的teacher”,SeLiang这样说着心理话。Alex说道:愈发觉得sunner是工大最给力的老湿!“我这次被抓了,可是我没什么可说的,觉得以后确实应该完完全全自己来,做出什么都是自己的收获,而且我打算疯狂学一下操作系统,准备期末把没抄袭的作业分要回来。”另一个学生说。

孙志岗原以为,在对09级学生的抄袭“发飙”后,事件会像以往那样很快就会平息,然而9月23日17时23分,一封网信的出现又让“抄袭门”事件再起波澜。

这封网信最初发在孙志岗的个人网站匿名真言堂内。发信的学生自称系09级中的一员,他猜想sunner老师已经对09级同学有点小失望,因此想跟孙志岗聊聊天。

这名同学坦言,自己之所以对计算机的知识十分厌烦、彷徨以至每次作业感觉压力都很大,原因是有一种依赖感,从大一开始他就没有自己思考解决问题的基础,那时他在同学的帮忙下写作业,什么XX、XX作业全抄等等。现在他有一个疑问:周围都同学都上网看代码,他们都得到100分,没有雷同,自己若不如此成绩会很低,同学都抄且心安理得,但是他当然十分不爽,“说白了,因为成绩,我是处在保研边缘的人……”

这位同学争辩说,第一次的实验作业自己完成的,第二次借鉴了一个大四师兄的代码,但是也算是自己独立做的,跟copy代码完全是天壤之别。现在到了第三次实验,他却不想这样做了,并认为一个健全的人生及正确观念远远比分数重要,只有这样世界上大部分事情才会有答案,这样的话自己才能从人生的高度上来看待问题……

孙志岗一字一句地读着这封千余字的来信,心中感触如涛滚涌:自己那“谁让你们偏偏遇到了我”的态度是否过于冰冷?在抄与不抄的问题上,这个学生显然正处于极度痛苦的纠结中,他的这种心态可能极具共性,自己作为他们的老师,有责任给出一个可供参考的答案!

我为什么反抄袭?

24日上午,利用没课的时间,孙志岗认真地为这封千字网信写了一封回信,并以《抄,还是不抄,这是个问题》为题将回信转发到自己的博客上。

“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抄或不抄的问题,而是信仰与利益的选择问题”,孙志岗说,在一个健康的社会,信仰与利益应该是一致的,至少基本一致。违背普世价值观的人,至多获得暂时利益,但终有一天全都还上。而在一个不健康的社会,信仰和普世价值,都成为了对利益的追逐。没有人在意是否道德,没有人管手段是否阴暗,只要获得利益,就能被众人艳羡,并纷纷效仿。在这种集体价值观的驱动下,恶的人很难甚至完全不会得到报应,而善的人成为异类,反遭厄运。

“坦率地说,我没有本事将所有抄袭者都揪出来。我甚至不认为现在不抄袭的人将来就一定比抄袭的过得好。更坦率地说,我甚至认为懂得利用潜规则,用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的人,更能在当今社会如鱼得水。”

“既然如此,我为何还搞反抄袭呢?诚然,不反抄袭,符合我的利益,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减少无数来自学生甚至同事的非议,让自己获得梦寐以求的评教A+。但,这不符合我的信仰。我希望世界是公平的。虽然我无力改变整个世界,但至少,我不能让我可以掌控的世界违背我的价值观。”

“很多人批评我的做事风格是极端且粗暴。我的极端粗暴,是为了对抗另一个极端粗暴,就是延绵数十年且无中止迹象的大学抄袭风。我丝毫没指望,也没希望,我的努力能把你们变成诚实的君子。我只是要唤醒你们,让你们明白,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无论做的是所谓好事,还是所谓坏事。我希望,经过这门课之后,你们心中被压制很久的善念可以些许抬头,并保持下去。这样,在未来,就算你在做一件违背善念的事情,至少也会心存敬畏。敬畏的不是鬼神,不是法律,而是良心。”

“能挽救社会的,不是极端粗暴如我的人,而是每一个仍有敬畏之心的人。希望这丝丝敬畏,可以延绵不断,聚集成云,终化作春雨,洗涤大地。”

心中的挣扎平静了

截至到10月4日,孙志岗的回应引起了更多的共鸣。

网友sirius说:这篇文章让我一直挣扎的问题得到了一些平静。以后诱惑只会更多,而我知道再面对时该去思考什么了。而哈工大毕业生Shiina Luce认为Sunner很理想主义。“我考试因为不会曾经交过近乎白卷,但从没抄过,(由于)自我意识太强导致现在连毕业都没。就我所认识的07级的同学中,除去计算机学院矜矜业业干教学好几十年的那几位老师以外,sunner是我们眼里最优秀的老师之一,所以sunner放心去做吧。”

孙志岗的心中独白更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anonymous深受震撼,他勇敢地坦白: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的经历,我是混到研一才开始主动去学习的。多点鼓励,其实很好!Elvis.D 说:虽然现在有些同学们不理解您的作法甚至记恨您,但是他们毕业以后或是工作或是继续读研读博,都会真心感觉到您当初的良苦用心。

针对孙志岗的反抄袭的狂风暴雨,一个名为kk的网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抄袭的坏风气很盛是大环境的事情,学生们这些胚子肯定是可以独善的,不能用大棒子对着学生,而应该引导为主;孙志岗的做法的确有些“粗暴”,用硬手段甄别、杜绝抄袭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建议不能把它作为一把学生头上的利剑来用。

记者初步统计,网上对孙志岗的评论多达数百条,其中支持他、鼓励他、感谢他的人占到了90%以上。

10月24日,孙志岗在微博上发布:作业5的抄袭数终于降到只1人。按之前约定,从作业5开始,凡抄袭,就直接取消期末考试资格。我会坚持这个约定,尽管很心痛。“这就是我坚持战斗的结果,尽管争议之声依然存在,”孙志岗对记者说。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anti-plagiarism-war-i/



阅读全文

“活着就为改变世界”,你做到了!

早上翻箱倒柜地找衣服穿,出门时突然发现今天的装扮有些特别:黑色长袖T裇,蓝色牛仔裤,运动鞋。我真不是特意这么搭配的;以前也这样过,但从未感到特别。今天穿成这样,冥冥中巧合了一件事情:乔布斯去世了。

我不是果粉,家里唯一苹果产品是iPhone一代,早被lp用得残废了。Pixar的动画片不错,也只是不错而已。乔帮主也不是我偶像,只是仰慕他。所以我不悲伤,甚至没觉得失落、惋惜。早上还在微博开玩笑说,要关Andorid手机一天以示悼念(我真这么做了)。但是,我关不掉思绪。从家到实验室不到30分钟的路程,我一直在体味乔布斯留给我的那些印记。

“你现在所体会的东西,将来多少会连接在一块。”——每当感到一事无成、前途未仆,我就这样安慰自己,并让自己每天都去接触新东西,了解新事物,体会新经历,做那些貌似没意义的事情。我相信经历是最无价的财富,只要让自己始终保持着更新,总有一天它们会派上用场。

“唯一做伟大工作的方法是爱你所做的事。”——不爱做的事就不做,如果不得不做,就使劲儿发现爱吧。所以,近十年的职业生涯,我始终都很快乐,因为我爱我正在做的事,而且我认为那是伟大的工作。

“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每到选择时,我都会问自己:“如果明天就死去,会为今天的选择后悔吗?”如果答案是不后悔,那么就坚定地做下去,否则就不做。所以,直到现在,每当做完一件事,给自己最大的赞美就是“明天你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浪费时间活在别人的生活里。”——感谢这句话,让我很少为面子而做事情(偶尔还是会的)。而且,我不喜欢听别人的金玉良言(包括乔布斯的),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走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失败也不后悔。因为,我爱我的路,我也爱路上经历的一切,包括失败。

“活着就为改变世界。”——这句话不是豪言壮语,也不是圣人独享。世界永远不是完美的,总是有缺陷。尽情享受美的那个部分,是一种生活;努力改变不美的那一部分,也是一种生活。改变世界,并不需要巨大的力量。捡起地上的一张纸,是一种改变;向陌生的路人投去微笑,是一种改变;坚持等绿灯再过马路,是一种改变;宁肯不成功也不造假、不行贿,也是一种改变……每个人都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只是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

其实这些道理并非从乔布斯那里学来,但他做了完美的诠释,给了我从未有过的自信,于是才能快乐至今。所以我很感激他。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今天我没吃早饭!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you-deserve-your-words/



阅读全文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