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这里是blog.sunner.cn的镜像

用rdesktop映射本地打印机到远程的要点

Linux端:

  1. rdesktop一定要用“-5”参数。只有RDP5才支持打印机映射
  2. rdesktop映射打印机的参数“-r printer:hp-LaserJet-1010="HP 1010"”。其中hp-LaserJet-1010必须是Linux上安装的打印机的名字。"HP 1010"可随便起名,貌似是远程Windows看到的打印机名

Windows端:

  1. 貌似不会自动搜索到这个打印机,需要手工添加
  2. 添加打印机->添加本地打印机,在端口中找TS00x这样名的,后面括号里跟着你的Linux主机名和PRN1,然后下一步,选驱动就行了。

rdesktop的代码库最近很长时间一直在更新,但是始终没有发布新版本。可气的是作者把代码树里的Makefile删了,想自己编译一个尝鲜都不能。热烈盼望beta啊!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11/02/map-local-printer-to-remote-through-rdesktop/



阅读全文

回某学院书记的一封信

某老师,您好

收到来信非常惊喜,但因为一直不方便静下来写回信,所以回信较晚,不要介意。

那次在教学会上发言,我知道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在这么多同事面前表达自己对教学的看法,所以我让自己一定要如实、真切地表达,甚至不惜把自己完全放到所有人的对立面。虽然最后时刻我还是有所收敛,一些狠话没有直接说出来,只做了一些表露,但从结果看还是吓到或惹恼了不少人。但让我颇惊喜和高兴的是,那以后,又认识了很多像您这样的人。你们的支持让我很踏实,你们所做的彻底消灭了我的孤独感。

以前不认识你,所以搜了一下你的资料,得知是某学院副书记,是领导。这里我想说说领导的坏话。我觉得中国的问题……还是别说那么大的,就只说工大吧。问题就全在于领导身上。领导们首先想的是往上爬,而能决定他们能否爬上去的,是上层领导。普通教师也在这个阶梯中,其下面是学生。每一层的人,都很少越级往下看,所以大家做事情第一考虑的就是让自己的上级满意,然后是别把自己的下级惹毛闹事。于是乎,能让领导开心的,虚的,甚至虚假的事情、工作,甚嚣尘上,而对底层好却显示度不高的事情就没人做,或做了也得不到回报。我并不想打击一大片。肯定有领导是做了实事的,但只要他想继续升迁,就绝对不能把让下属满意当做第一原则。

我也知道有些领导对各种事情也看不过眼,也在想办法做改变。他们只是不得不暂时委曲求全,以图获得更高的权力,才能去做更大的事情。但不管他们升得多高,都会有挥之不去的掣肘。而且,在这套氛围中折腾得久了,得益多了,慢慢的也就同化了。等到获得改变的机会时,可能反倒会去维护了。

所以,我对领导层来策动真正的改革,已经失去信心了。于是,我要做一个尝试,看看凭一介布衣之力,以让学生满意为一切前提,到底能将事情做成什么样子。在最开始时,我真的是抱着必死决心的。当然,这个“死”,不过就是被学校开除而已。

对实验报告中的教条的抵制,是我所做尝试的一部分。我知道同事和学生们都多反对这些教条。诚然,确实有些人反对它,是为了偷懒。但,也有很多教师和学生,是很认真对待实验的,却要为了满足这些教条而多耗费心力。这些心力的耗费对教学效果不仅没有半点贡献,反倒可能起反作用。可是,所有人都怕让领导不高兴,于是就都不得不一边抱怨,一边装修。

我就是不装修,我就是要拿实际效果说话,我就要看看这样到底能获得什么结果。我很希望有个好的结果,这样就能让更多教师放心、坦然、专心地做有实效的事情,不用再刻意迎合领导。

我已经留校8年多,这份尝试做了也有8年了。目前为止,效果都是很好,真的。不仅学生满意,学院里的领导也一样很满意。真是难为领导们了,感谢他们对我的纵容,甚至包庇。他们的支持,最终让我获得在全校大会发言的机会,还有每年的新教师培训

有人说我是运气好,碰到了好领导。也许吧。不过,在我做这些之前,不少同事可都是在告诫我,说“领导”肯定不会开心的。从这件事看,我们可能一直都在误解领导,或者太在意领导的心情了。当我们真的放开手脚,惊喜就会呈现。

院领导对我来说是绝对的惊喜。校领导呢?是不是官越大就越谨慎呢?不知道,现在我还得不到结论,慢慢看吧。这次的实验报告事件就是我在争取的一个与高层人士直接交锋的机会,目前还没下文。那次发言,亦没有获得高层的任何反馈。至少,负面效果还未呈现,所以希望还是很大的!

谢谢来信,祝您的下属和您的上级对您都满意!:-)

P.S. 我推动了五年的乐学网最早的初衷就是让技术手段代替人力做一些繁琐、教条或无实效的事情,节约教师和学生的时间。使用后发现它更能提升教学效果。现在网上还没有贵学院的课程,在此特诚意邀请开课!详情可以随时联系我:136xxxx4426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11/02/reply-to-a-school-leader/



阅读全文

自动同步wordpress的文章到哈工大独立博客

哈工大独立博客静悄悄地开张很久了。它的域名很惹眼,便注册了一个。稍加了解发现,这个博客在工大范围内的传播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只要你发的博文又好又和谐,被管理员推荐,就会登上今日哈工大的首页,访问量会增加不少。不过,我当然舍不得更惹眼的sunner.cn,也舍不得wordpress,所以就寻找在wordpress发文,自动同步到工大独立博客的方案。

工大独立博客支持MetaWeblog API,但可惜这个API太老了,wordpress里所有对它的插件现在都失效了。本着“编程,让生活更美好”的精神,就自己做了一个插件,把新发的文章立即也在独立博客发一份,日后修改文章也能自动同步。此外,发往独立博客的文章末尾还自动添加一条链接指向原始博文,方便读者过来留言。

插件已经用了个把月了,挺稳定,就发布出来了。地址是:https://github.com/sunner/cross-post-to-metaweblog。按照README安装就行了。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11/02/cross-post-from-wordpress-to-metaweblog/



阅读全文

极限教学:所有考试都应该是开卷考试

闭卷考试有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告诉大家,“死记硬背”很重要。死记硬背不是不好,古人的学习思维“读书百遍,其意自现”说的就是不断地读,产生记忆效果,进而就能领会精髓了。古人这种说法很对,但是不够与时俱进。古时候的书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本,不得不读百遍,否则没书读了;而且每本字数都不多,读百遍很轻松。现在的书那么多,那么厚,读百遍不可能。而读不到百遍,还要把里面的东西记住,这种“死机硬背”远远达不到领会精髓的效果。所以,我斗胆断言,我们的学生学得那么死,那么机械,闭卷考试这个指挥棒起主要作用。所以,干脆来个极限逆转,所有考试都开卷。

我进行开卷考试的次数粗略算算,也有10多次了。能看到的好处是:

  1. 学生没有了背诵的负担,更能用心去体会知识;
  2. 平时学得好的,期末几乎不用复习,很潇洒;
  3. 思维灵活的学生,比机械记忆能力强的传统好学生,更能获得好成绩;
  4. 考场秩序井然,基本不会有抄袭别人的意图,教师监考轻松;
  5. 为了和谐,为了就业,开卷考试可以更堂而皇之地提高整体分数,而不必偷偷摸摸地画重点、透题什么的;
  6. 就算一个学生平时什么都不学,考场现翻书,也能答上一些。过程中,还能让他多多少少学到一些东西。

能看到的弊端是:

  1. 很多学生还是习惯背诵,不习惯灵活;
  2. 裸考或比基尼考的,会觉得比闭卷考试舒服,这就让穿着羽绒服考的不舒服;

为了扬长避短,我总结了如下几条经验:

  1. 考前教育要做好,让大家别按照传统习惯备考;
  2. 送分题(书上能找到答案的)和分档题(很灵活,考查思维、应用等能力的)的比例,要设计好。比如,想尽量让所有人都通过,就备足60分的送分题。不过,迄今为止,无论我多么努力送分,都有交白卷的;
  3. 送分题尽量要明显。这样熟练的人,一下子就能在书上找到位置(最熟练的人,回答最简单的题,也会翻一下书确认,切记),节约出时间去思考分档题;不熟练的人,当然一定会很慢地翻书找答案,这样他就不至于过早交卷;
  4. 需要誊写的字数宜少不宜多。这样,熟练的人很快写到要点,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设计;不熟练的人,因为不自信,一定会狂写不已,给自己壮胆,也不会早交卷;
  5. 题目全是大题最好,这样的题才有思维发挥的空间;选择、填空,容易勾引学生的抄袭欲;
  6. 每道题都应该有梯度,从几个送分的小问题,引发几个分档的大问题,这样既能避免白卷,又能引导学生答题的方向;
  7. 2个小时的考试,设5-6道大题为宜;太多,就成为书写速度竞赛,而不是思维竞赛,批卷时也累;太少……没试过更少的,不知道会怎样;
  8. 如果要考5道题,那么就出6道,让学生任选5道,可以减少一些偶然因素带来的影响;
  9. 公开所有过往考试题,让学生知道开卷考试的题什么样;但答案可以讲,不可以公开;
  10. 每年都使用0.5-1道旧题,这样让哪怕最不爱学习的学生,也会去看看旧题,学上那么一点点。

等开卷考试久了,学生都习惯了,都善于思考了,就可以回归闭卷,但考题依然是开卷的形式和难度,这就到了教学的最高境界了。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09/12/open_book_exam/



阅读全文

“开网考试”的设想

开卷考试大获成功之后,曾想能否“开网考试”,就是在考试过程中允许学生访问互联网。上学期和西安交大的程向前老师交流时,他也提到过类似想法。

开网考试的好处是显见的。与开卷考试相比,它提供了更广泛的信息源,检索起来更加便捷,与日后工作找资料的情形更加一致,还节约纸张。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阻止考生网上交流。

今天早饭时偶然想起这个问题,突然想到了解决办法:

  1. 限制每台机器只能通过squid之类的代理上网
  2. 代理中严格限制POST数据大小的上限,保证正常的搜索查询同时,阻止发帖、webqq之类的可能
  3. 将所有GET和POST都日志下来,做为监考记录备案

嗯,也许能行。等什么时候给小班上课,就试试看。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11/02/open-web-in-exam/



阅读全文

这样公布成绩能比较有趣

现在考试成绩发布的官方流程是:

  1. 教师把成绩登录到教务处;
  2. 学生到教务处网站查询成绩;
  3. 如果学生对成绩有异议,向教务处提交书面查考卷申请,教务处将申请转给教师,教师回复一个“成绩无误”。

当然,如果发现错误,教师通常也是不会承认的,因为这是在向教务处承认错误啊。实际上,如果真的仔细推敲,评卷中的错误肯定不会少,无论评分错,还是算分错,都会有。

上学期,我将每道大题的分数都录入到了moodle,这样让计算机计算总分,再将成绩自动传往教务处,避免了低级错误的发生,同时还能让学生知道自己每道题的得分,从而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但这样公布成绩却勾起了学生“找分”的欲望,一下子让我应付不过来,急忙发了篇博客《不要为了维护一个讨厌的,而去破坏一个喜欢的》,以平民意。民意是平了,但这样其实是在回避直面自己的错误的机会,不好。所以有了下面的想法:

  1. 依然在moodle公布每道大题得分
  2. 公布后留出24小时让学生提交查卷申请
  3. 申请通过支付宝提交,每笔申请只能查一道题,并要转给我<1元的钱,钱数做为和学生本人对照的密码
  4. 24小时结束后,不再接受申请,开始查卷。多给的扣掉,少给的加上

这样便有了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收的钱数不高,不至于造成经济问题;支付宝转账还是有点小麻烦的,能保证提交申请的基本都是认真的;收入的钱足够平衡评卷用笔的开支。

收钱方式上还可以搞些花样,比如收50元,如果成绩有变化,退回,没变化就不退。在淘宝上开个店就可以非常方便地实现这个流程。

你觉得怎么样?有啥好建议吗?

下学期一定要试试!这学期如果有同事这么玩了,一定要分享经验啊!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11/02/how-to-make-fun-on-grades/



阅读全文

凭自身力量改变世事

“我最最重要的任务,是要使民众明白可以凭自身力量改变世事。”——昂山素季

2011年1月31日,《让子弹飞》终于在哈尔滨下线了。自从看完此片后,我每天早上都要用手机上的时光网客户端查一下当天哈尔滨影院的排片情况,尤其注意比较它和《非诚勿扰2》的排片数。晚上一个星期的非2,在初期排片数远超子弹,但差距逐渐减少,到后来就开始比子弹少了。这说明了子弹的旺盛战斗力。现在还没有正式的票房数字公布,只是有些消息说能超7亿,铁定成为中国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之前的冠军是《唐山大地震》。《大地震》算不上不好,但至少《子弹》没搞什么公务员包场,而是纯靠观众自己一票一票地顶起来的。

CCTV-10的第10放映室的《2010电影回顾》中有一段评论,大意是说很多所谓国产大片都缺乏诚意,片子质量不高,只靠卖力的宣传和炒作来吸引观众,根本不在乎口碑。而中国的观众还真是钱多人傻,就算口碑不好,也非要去影院凑凑热闹,看看这片到底多糟糕。如此这样,造成各大名导更不用诚意拍片,而票房却总能节节高升。如此这样,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电影质量都这么差强人意了。以张、陈、冯三位为代表的大导演,都在墨守着这条潜规则,追求省心、省力还赚钱的境界。而《让子弹飞》的出现打破了行业秩序,它既让观众明白什么样的电影才值得掏钱,也让大导演们明白怎样才能赚钱还赚名声,还让小导演们明白片子再好也得做足宣传。可以说,姜文是靠个人的追求和大胆,拉起一支队伍,改变了电影界的世事。这事儿,和管理机构的各种精神、文件、装模作样的指手画脚毫无关系。

其实这事儿非等到姜文出手才有转机,挺悲催的。我们作为观众,完全有权力用脚向那些没诚意的电影投票,但我们偏偏就是喜欢一边骂着,一边非要嚼着,觉得能充饥就心满意足了,并不奢望有上好的味道。对各种事情,我们都是这样。不满,就说,就骂,但落到实际,还是与之为伍。有人问:“为啥不做点儿什么来改变它呢?”,回答多半是:“那是领导的事。”“那为啥不去向领导反映呢?”回答是:“领导才不会搭理呢。”于是,世事依旧,每个人都在不满中寻找如何让自己的角色成为“满意”的那一方。

领导们的注意力已经都集中在做立面装修了,每个百姓只是努力让自己的屋子像个样子,但对一栋楼最关键的部分——墙体结构,谁都不关心。

我们信任或不信任领导,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信任自己,不相信凭我们自身力量就能改变世事。我们应该有这份自信的!必须有!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2011/02/change-world-by-yourself/



阅读全文

无人问津

一个澳大利亚的moodler写了一篇博客——《Nobody asks》,讲述他推广cms的感触。他所做的和面对的,与我有太多相似。没想到在发达国家,亦是如此啊。故翻译一下。水平有限,有些翻译很拿不准,所以原文也嵌在里面,供对照、指正(感谢magnolia的指正)。因为原文被墙,所以图片我都放在了本地,希望不会侵权。

无人问津/Nobody asks

——Tomaz Lasic

Last week, I was invited to a high school as an ‘expert’ on using Moodle in the classroom. I had a series of 45-minute sessions to, as my brief read, ‘inspire’ each group of teachers (average size of about 15-20) over two days of PD to use their nice local Moodle & Mahara setup in their teaching.

上星期,我以在课堂使用Moodle的“专家”身份被邀请到一所高中。按我的简单理解,我有两天的时间 ,可以用若干个45分钟的学时,去“鼓舞”每组教师(平均一组15-20人)在教学中使用他们学校已经配置得很好的Moodle和Mahara。

Yeah right.

啊哈,是这样。

I’ve never liked ‘gurus’ showing flashy wares and ideas, especially right at the start of school year with so many things to get ready before the kids arrive. I’ve never liked being considered one either.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像一些“教主”那样展示华而不实的工具和理念,尤其此时,学年刚刚开始,在孩子们到来之前还有太多事情要做。我甚至想都没这么想过。

So, I thought we’d use the 45 minutes for a guided chat about things we are kinda all good at – talking about our needs. Needs of teachers I spoke to and, importantly, the kids they teach. In the context, shoot a few Moodle ideas past them and see how use-full or use-less they may be. But it was about the hole, less about the drill.

因此,我想我们最好用45分钟一起聊聊我们都擅长的事情——我们需要什么。我正面对的这些教师的需要,和更重要的,他们所教的孩子们的需要。在这样的氛围下,向他们介绍一点儿Moodle的理念,看看是很有用还是没啥用。但这一定是关于“洞”的,与“电钻”的关系不多。

(“所有买电钻的人都不是想要个电钻。他们是想要个洞——Perry Marshall”。这才是首要任务。)

I even flashed these sort of things as a visual reminder:

我甚至把这些做成了闪亮的视觉提醒:

伟大的教师可能并不总是了解或善于描述利用科技的解决方案……但是,他们伟大,因为他们善于理解和描述他们的需要,以及同他们在一起的人的需要!)

And...

和……

(您需要什么?您所教的孩子需要什么?)

EVERY group sat a little stunned at first. Believe it or not, the ideas did not flow very freely. The replies ranged from encouraging (‘enthusiasm’, ‘motivation’, ‘meaning’ …) to downright pathetic (‘textbook’, ‘ways to easily memorise a range of acronyms we use’). We’d eventually get about 5 – 10 needs on the board to work with.

组在刚开始时都有点儿沉闷。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交流得并不顺畅。回应中,有令人鼓舞的(热情、主动、意义……),也有完全令人泄气的(教科书、怎样快速记忆我们使用的那些缩写)。最后,我们在黑白上总结了5-10个需要面对的需求。

And behold the question “Why DO you teach?” asked as the conversations began to flow. Many felt a little threatened even!

令人意外的是,“您为什么做教师?”做为对话的开场提问,居然让很多人感到这个问题有点儿威胁!

Or as one teacher put it: “Nobody really gets asked these questions.” Rarely, if ever, do teachers ask these themselves. It’s all assumed, we all know what happens at school and what the school and teachers are there for, we all ‘innovate’ but it basically changes bugger all while giving the impression of progress and change.

就像一名教师所说:“没人真的被问过这样的问题。”甚至几乎没有教师自己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我们都假定,我们知道学校是怎么回事,知道学校和教师都是干啥的。我们都“创新”,尽管它使人看到进步和改变,但实质上它让一切更糟糕。

I am NOT  bashing teachers here. Quite contrary, I understand so many of them, barraged by things to, often mindlessly, tick and do while lacking time, space, even increasingly a reason for these questions (other than stuff like ‘raise scores’ etc.).

我不是来猛批这些教师的。恰恰相反,我理解他们中的大多数。他们被各种事情困扰,经常在缺少时间、空间,甚至行事意义的情况下,不动脑地去打分、做事(除了像“提分”这样的事)。

A friend noted in reply to my email containing a few gems collected over two days: “I often reflect that all of these controlling, narrow and limiting views of education are expressed by people who once showed wonder, imagination, a sense of fun, and often got into teaching because they wanted to have a positive influence on the lives of young people. How is it that they are who they are today? Not easy to answer, but important to try nonetheless.”

一个朋友在回我总结了两天来的几条亮点的email时说:“我经常思考,表达出这些霸道、狭隘和目光短浅的教育观点的人,他们也曾经表现出好奇心、想象力和幽默感,并经常沉浸于教学中,想要对年轻人的生活产生正面影响。他们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不好回答啊,但仍应该尝试去解答。”

While I did cover my brief and talked about Moodle and ‘technology’ over the two days, I was glad, while sad and often a little horrified, to talk about the ultimate technology and weapon for change – asking good questions and wrestling with them.

还好,在这两天里,我确实表达了我的基本想法,介绍了Moodle和“技术”。在谈论为变革而生的终极技术和武器——提出好的问题并为之绞尽脑汁时,我开心,同时也伤心,并经常感到些许的恐怖。

I wish all my Australian & New Zealand teaching colleagues and their students a great school year 2011 (first day today for most). Turn the crap detectors on and use them! Make it matter.

我希望所有我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教师同行和他们的学生们都会有一个完美的2011学年(今天大多数人都是开学第一天)。打开并使用那些屁话检测器!让它发挥作用。

And if you think I can help you in some way in doing that,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

如果你觉得我在这方面能提供什么帮助的话,你知道该到哪找我。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nobody-asks/



阅读全文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