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这里是blog.sunner.cn的镜像

在职场学到的几件事

入职网易杭州研究院教育产品部快四个月了。一知半解地体会了很多东西,有能说的,也有不能说的。挑能说的,自我感觉靠谱的,说上几句,希望列位职场老手们指点一下我这个“应届大学生”。

第一件事就是“必须慎重说话”。慎重说话谁都懂,但我还加了个“必须”。

我在工大混的路子,是“必须慎重说话”的。思路很简单: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实话,句句都是往“理”上说,既不是为了私利,也不想为害他人,更何况说错了我敢承认、肯道歉,那还有啥必要绕弯说话甚至噤声呢?所以十年来都是这样过的,虽然年年有人劝我慎言,我却年年言论更开。结果是,十年来同事中未曾有过一个敌人,美名口碑倒还积攒了一些,以至于我引以为傲,甚至狂妄地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像我那样做。很多人说我是运气好才有这样的结果,换个环境就会一败涂地了。彼时我还不太信,认为那是因为该环境中的人没看透。现在我信了。在工大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两点:

  1. 无欲无求。几乎没和任何人产生过利益冲突,好事儿主动谦让,坏事儿主动承担,不想升职,不愿当官。做为一个基层员工,这样几乎不可能有敌人
  2. 自给自足。除了领导分配的些微工作,剩下的都是自娱自乐。做好了满足下虚荣心,做不好也碍不到别人。带几个学生干干,他们求的也就是一份经历,无甚纠结
  3. 有恃无恐。高校铁饭碗,旱涝保收,生活无忧,谁也整不着我

其实这里最重要的是第三条,有它做基础,才会有1和2。会有企业提供第三条吗?不会的,所以1和2在企业也做不到(也许到了一定层次能做到?),那么也就可以推论,在企业里,如果不慎重说话,结果很难是好的。

第二件事是“沟通技巧非常重要”。这其实是第一条的自然延伸。慎重说话,包含两层,先要分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该说的,要用很好的沟通技巧来表达。如果沟通得不好,还不如不说。那么反过来说,如果沟通技巧好,有些不该说的话也就可以说出来了,并能起到好效果。《浪潮之巅》和《数学之美》的@出版人周筠 在知乎讨论如何同不喜欢的人相处时,说到她花了三四万元读MBA只学到了一句话:“一切都可以沟通”。真是金玉良句,带着这样的信念,再配上沟通技巧,还会有搞不定的事情吗?

哈工大以“工程师的摇篮”传名,培养出的学生实打实干活的能力很强,并由此派生出了实打实的沟通习惯,我就是一个典型例证,并一度以此为荣。但最近常常因此给工作带来负面影响。周围同事来自浙大的居多,我发现他们中很多人在沟通上就很厉害,虽不是巧舌如簧,但听起来就是舒服,常常能逐渐化解分歧,稳步推进工作。我一直在细心观察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技巧挺多,但最核心的一点是,他们先想人,再想事。这不是“对人不对事”的意思,而是说,先去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然后用对方可接受的语言沟通事情。而我,一向是无论对谁,话都一样地说,反正道理都是相同的吗,结果就杯具了。最近在读《关键对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这就自然引出了第三件事,“要能洞悉人性”。子曰“因材施教”,但我一直没践行过,而是按照培养目标,想把所有学生都培养成合格的工程师。也确实学生太多,真没精力逐个了解。这使我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就是“以己度人”,总认为别人和自己的价值观、思维方式是一样的。在职场中如果还这样,会死得很惨。

上周六参加了一个《时间管理——成就卓越人生》的培训,讲师李冲带着40个听众一起做了个活动,挖掘出各自的三个核心价值观(顺便说一下,我的核心价值观从高到低是自由创造成就)。结果真是形态各异,能有一个价值观重叠的人已算缘分,两个重叠的凤毛麟角,三个都重叠没听说。然后讲师现场演示了一些从对方价值观出发来说服对方的例子,给我很大启发。但不是每个人都把价值观写在脸上的,所以必须靠观察来洞悉人性,判断出对方的价值观,从对方的角度开始沟通,才能无往不利。

第四件事是“规划优先于执行”,而且越早规划越好。上周五参加了《员工职业生涯规划》的培训,满场就讲了一件事,要给自己和下属都做好职业生涯规划,带着远景目标开展工作。甚至公司都画好了图谱,每个人可以按图找自己的位置。最开始我是不以为然的,因为个人习惯是随性做事,把每件事都尽力做到最好,它们的结果会累积迭代,逐渐形成业绩,那么升职加薪就自然而然地相继到来,完全不用苛求。这样做事的日子很快乐,虽然有时因为方向分散,导致成果不能形成合力,但也算经过很多人不曾经过的风景,多见识一些东西。经历就是财富,只不过要有耐心等待变现的那一天。在企业里这样随性,能否成功呢?我不知道,也许有机会。但走主流路线肯定是机会最大的。比如说,上司会更希望下属是有长远目标的,这样才好管理,才容易画饼。散仙的仙气再大,也不好管啊。

由此引申到具体的事情上,也是要规划优先于执行的。我以往做事习惯都是简单想想,做着再说。这样虽然弯路不少,但弯路风景独好啊。而且经验累积,弯路会越走越少。最重要的是,这样很有探险的感觉,因为总会有没想到的突发情况,再靠随机应变处理,很有成就感。我这是用玩游戏的心情做事啊。但同样思路在企业就很糟糕,因为企业里讲究可控,哪怕效率会降低。先做好规划,就能让过程基本可控,也便于团队合作。

第五件事是从前四件悟出来的,是“敢于改变自己”。以前在学校和体制斗,其乐无穷。到了企业,一上来也想斗斗这里的体制,但发现完全不应该。倒不是企业的体制好,不该斗,而是企业的体制有其积极的合理性。为了整体效率,企业体制中会有一些不合理甚至腐朽的地方,但如果这些被改变了,很可能合理的那些就要坏掉了。所以,改变自己,适应企业的体制,才是合理的。当然,不能让自己变坏。如果一个企业的体制、文化是让你变坏,那么就该果断离开。

上面这五件事只是我学到的目标方向,还未学到该如何做到。任重道远啊,急需充电读书,及各方朋友支援则个!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learn-in-career/



阅读全文

蹦极记

四个多月没写博客了。不是来到网易的这段时间无事可写,无感可发,而是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有太多感悟,其中绝大多数自己还没有想明白、理清楚,完全写不出来。而且,每周5个工作日的脑力消耗是以往数倍,到了周末就真的懈怠得完全不想思考任何事情。这是很糟糕的。其实,每周的忙忙碌碌却少产生令人兴奋的结果,我发现是自己的时间管理出现了问题,让自己没有固定的时间专注于思考,专注于做有创造性的事情,像极了我刚刚留校的那半年。所以今天打开久违的博客后台,强迫自己再用写博客的方式来总结、反省、思考未来……

《蹦极记》是我在头脑中已经零碎策划过很久的一篇博客。这不是一个惊险故事,也不是旅游游记,而是一次对内心的探索之旅,让我认识了若干自己的思维定式。

2012年7月25日,我南下找工作,我家领导相随,她师弟春哥去南大报到,我们就相约一起途径大连,拜访侯哥、小芳一家。次日上午,5个人一起去星海公园游泳。小芳为我们每个人准备了一双人字拖。这东西我第一次穿,不太舒服,只觉好玩。

是日天冷,两名女士不肯下水,就三个男生扑腾了下去。浪来浪去,几口咸水,倒也有趣。其间远远望到一蹦极塔,一个又一个“大”字型的人跳下弹上,让我心里略有向往。

恰时侯哥问了一句:“你们敢蹦极吗?”

春哥当即摇头,而我不假思索地说:“很想试试。”

“那咱们去蹦极吧,我也想试试很久了。”侯哥眼中充满了光亮。

“好啊!”我当即附和。但此话一出,我心中泛起的不是兴奋,而是恐惧。这个感觉,很像我郑重对外宣布要离开高校去企业时的感觉。无论之前想得多么美好,计划得多么周全,但当未知的事情真的要发生,大大小小的担心总是会袭入脑中

这是我发现的自己的第一个思维定式。其实所担心的事情之前都想过,但那时被事情本身的兴奋感左右,对负面事情的评估趋于乐观,甚至完全置之不理。而事到临头时,所有负面都必须面对且解决,心境与情绪就发生变化了。

恐惧来袭,继续还是退出?这道选择题挖掘出了我的第二个思维定式:“当自己做不出选择时,就把选择权交给外界,用外力决定进程”。我是这么做的:“咱们去看看吧,不过我觉得今天蹦不成,因为我家领导在,她胆小。如果当她的面跳,会吓坏她的。”这是我找来的第一个借口,挺无耻的借口。掩饰了自己的恐惧,把责任推给别人,还营造了自己好丈夫的形象。而且我相信她真的不会支持我做这件事。从这个借口可以看出,此时我内心其实已经趋向于不去跳了。

侯哥表示先去看看,旭春继续表示只看我们跳。上岸穿衣服走,然后征求领导意见——“去跳吧”。天,你是真心爱我的吗?但她的轻松,也让我轻松了,我是真的担心她会害怕的。于是,尽管仍然有点儿害怕,但已开始期待那一跳。我先是控制着自己的恐惧,让自己表现得轻松,因为我相信外相也会影响内心。然后给自己找到了第二个借口:如果票价超过200,那就是不值得的。

票价多少我已经忘记了,但肯定不到200。尽管旭春阻挠,侯哥还是买了三张票。我们开始登塔了。电梯之后是楼梯,在上楼梯的时候,我又发现了一个借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人字拖。怎么能穿着这个倒吊在空中呢?鞋一定会飞走的!

跳台排队处有4、5个人,其中还有两个mm。侯哥提议先上一层到观景台看看别人怎么跳的,再来排队,我欣然同意,因为那两个mm也穿着人字拖(还有短裙)。

两个mm在队伍中不断后退,前面插入了好几个人,有非常潇洒鱼跃的,也有被一脚踢下的。侯哥说:“等那两个mm跳完咱们就排队去。mm都跳了,咱们就没理由不跳了。”原来,他的内心也是一样焦灼的。

两个mm终于先后上了跳台。人字拖无须担心,工作人员用胶带解决这个问题。短裙也无需期待,胶带真是万能。但就在最后那一步的迈出,两个mm都死死抱住栏杆不放,推都推不动,最后都原路走回了。

我们上了,侯哥第一,我第二,旭春殿后。做准备时,我还能要求工作人员用胶带缠绕一下我的衣服,以免倒垂时露出肚皮,被一句“大老爷们怕啥”给否了。走上跳台,挥手的时候,心里也还是挺平静的。

蹦极-挥手

 

接下来是这个动作:

蹦极-起跳

半个脚掌已悬空,只靠脚后跟支撑。下面是大海,四周是天空。我依照教练的指示双手高高举起,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重心前倾,只能后坠,紧紧地靠在教练的腿上。

那时,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突然我想到了刘未鹏博客中的经典系列文章《逃出你的肖申克》,谈到“我们的大脑中同时存在着远古的自我,和现代的自我,并且两者并没有完美协调”,这是因为“进化年代较近的大脑模块和较久远的模块之间要达成完美沟通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之前便会造成多个模块之间面对同一个问题决策不一致的问题”,比如说“……我们明明知道赌博,烟酒,犯罪是不对的,然而内心的一个小声音却在喋喋不休地催我们动手去做……”。

现在我面对的情况是,现代的、理智的大脑在一路上都告诉我,从物理学上说,只要器械不出查错,蹦极是100%安全的;从统计学上说,器械出错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从心理学上说,工大十年的人生完美之至,死而无憾。是现代的大脑带着我一步步走来,而那个原始的、自动趋避一切风险的大脑却始终告诉我,不要这么做。直到最后这一步,面对天空和大海,原始的大脑发出了最强的信号,完全地控制了我的下半身。幸好现代的大脑还牢牢控制着上半身,让双手始终高高举着。

保持这个姿势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我真的想到了刘未鹏的博客,想到了所有的安全理论。如果不是这样激发理智的大脑,可能上半身也失守了。

接下来,是这一幕:

蹦极-跳下

没错,我被推了下去。那一瞬间,理智彻底崩塌,血气上涌,浑身肌肉收缩,仿佛行将殒命。如果在一个寂静无人的小巷死角,某通缉杀人犯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我所有的反应应该如出一辙。

当在空中上下翻腾时,心情反倒无比释然了。一方面是已经证明了安全,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死”过一回吧。但肌肉还是无法放松,尽管我一再发出该放松的信号。下图被弯成弓形的人字拖最知道我的肌肉有多紧张。

蹦极-漂浮

成功着陆后,兴奋异常,我居然会感觉自己是直挺挺地,由教练稍加外力推动而自由落体的。直到看到照片、视频,才确认自己重心始终向后的事实。这里看出了自己第三个思维定式:被胜利冲昏头脑而忘记靠运气或外力解决的问题

兴奋的不只我一人,侯哥和我都表示找机会要再玩一次,并且做出鱼跃、空中挥手等动作。但侯哥却能坦陈在跳台上多么害怕的事实。而旭春完全被逼的,也下来了,根本不想再来一次。

经此一事,除了明晰地发现自己三个思维定式这种收获外,胆量确实有所增长,不知道这对一向胆大甚至会妄为的我,是不是好事。

所谓个人成长,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冲破自己在思想和行动上的天花板,上升一层新境界。蹦极这件事,我觉得对个人的心理锻炼是非常有裨益的,可能类同与素质拓展训练(从未参加过,:-()吧。建议没试过的朋友可以试试。一个经验是,一定事先谈好官方拍的照片和视频的价格,否则等下来再谈,那就是被狠宰啊。

最后分享一下我花200大洋买回的视频,有露点的哦!

参与评论,请到这里:http://blog.sunner.cn/bungee/



阅读全文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