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科学与工程分馆

欢迎使用哈工大博客服务,在这里记录你的工作和生活。

导航

« 本科生2012年春季学期创新研修课选课通知科学上的成功之路——读《如何获得诺贝尔奖》有感 »

关于“跑项目”

 近年来在学术圈子里时不时地听到“跑项目”这个词组,其中的含意大家心照不宣。项目难道是可以“跑”出来的?退回去一二十年,好像没有这回事。因此,心存好奇,很想知道境外有没有类似之举?想到几年前读《如何获得诺贝尔奖》时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描述,就重读了其中的“科学与政治”、“为科学而游说”和“给政治家讲科学”这三段文字(见该书的5259页),发现美国的科学家也“跑项目”,但是做法似乎与我们有所不同。这里简单地复述书中的相关内容。《如何获得诺贝尔奖》的作者毕晓普这样说:

“实验室科学家在传统上是蔑视政治的。可是持这种态度的人忽视了两个基本方程式:既然科学依靠公众的支持,政治对科学来说就是重要的;同时,既然科学支持公众福利,科学对于政治来说也是重要的。我们忽视这两点,是对我们有害的。科学不再是孤立的事物;它已经成为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成为我们时代一支很重要的力量。因此,完全有理由说科学家应关心政治,政治家也应关心科学。”
接着,他谈了一些亲身经历和体会。从1989年说起,美国国民保健研究所的生物医学研究经费日趋缩减,从事相关科研的人员感到失望、愤怒乃至恐慌。在这一形势下,美国的一小群生物医学家在旧金山开会,讨论如何到政府走廊积极开展活动,也就是“跑科研项目”,旨在争取联邦政府对生物医学项目增加拨款。经过“滚雪球”式的活动,联络了25000位科学家,成立了联合体“公开政策联合指导委员会”。按作者的说法,他不喜欢按论文多少评科学家,但政客很在乎提案的人数,因此联络了足够多的人,领头的有十几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
然而,他们终究缺乏政治经验,感到“国会山”可望而不可及,于是,采用下策:雇请了一名游说国会的说客彼得基罗斯。在他的指导下,制定了一个战略计划。第一步行动是让科学家去接触各自选区的议员。结果,有些科学家出师顺当,颇受议员欢迎;另一些科学家却连连败北。以作者为例,他受到一位众议员的傲慢对待,这位“大人物”根本听不进科学家的意见;接着,又去见一位更有权势的众议员,他却王顾左右而言他。科学家们总结了经验,把他们的说词更加通俗化,活动渐见成效。
然后,他们运用另一个策略,策动国会议员成立生物医学科研问题的核心小组。核心小组的主要作用是让国会山上经常听见生物医学科研的声音,让科学和科学家得以进国会。核心小组的会议经常是高级科普会,很受欢迎。
他们的活动终于有了成效。国会在短期内把国民保健研究所的预算翻了番,这意味着相应的科研经费和科研项目大大增加。
作者在书中说过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尽管政治的名声不佳,但我相信,政治并不比人类的其它活动更不道德。仔细察看一下科学界,人们的毛病也不少。”在此书的标题为“是是非非的纷争”的第五章里,就描述了不少这类毛病。
我在境外做学术访问的时间不长,还来不及深入了解相关的实际情况,希望了解情况的博友告诉我,上面描述的情况是否有典型性?境外的科学家是否常在“跑项目”?若有,与这里的“跑项目”有何不同?
 
参考文献
1 毕晓普,JM. 如何获得诺贝尔奖——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术人生,程克雄译,新华出版社,2004.
 戴世强 写于20111213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theme by BokeZhuti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