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分馆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博客

« 2011年建筑分馆新书通报:第十七期AA英国建筑学院数字研究实验室教程 »

现代科学的身体:70后建筑师谈资料及硕士论文的几种弊病

    本文选自袁牧老师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anmu96),说的是资料的问题,关于在日常学习和研究过程中的,资料的”发现—收集—整理—积累—利用—贡献”的问题。 


                    塞维利亚大学图书馆和资料中心 / 扎哈哈迪德

    现代科学的身体——谈谈资料之一

    本文说的这些都是常识,所以不属于科学论文。可是当很多本该知道的人居然不知道这些常识的时候,造成的麻烦是特别大的。这是个所谓“难者不会,会者不难”的问题。缺少基本治学常识的结果是会损害整个科学共同体至少是整个学院的教学和学术研究。所以再不厌其烦的谈谈这个常识问题,我认为大有必要。

    现代科学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用事实说话

    用事实说话的原则,使科学研究不得不极大的依赖资料。试想物理研究没有实验数据,数学研究没有应用先人证明的定理,是多么的荒唐(不过在中国,荒唐事层出不穷,什么动则证明哥猜,永动机,推翻热力学第二定律...这类人通常我们称为“民科”)。

    事实(或者实验)经过记录整理,就成为一手资料(或称文献)。资料再经过处理或研究得到进一步的知识,可以成为二手资料(以至三手、四手等等)。所有这些经过整理的事实和研究出来的结论,现在统统都可再沉淀为资料。因为人的时间精力有限,人类知识又已经发展到了比较高的阶段,能以亲身体验和一手资料进行工作机会实在有限(因此也弥足珍贵),常常研究是从二手、三手资料这些间接经验开始的。从这个意义来说,资料不但是人类知识的载体,也是新知识的一个基本来源。一般来说一手资料比较可靠,二三手就比较危险了,可能以讹传讹。另外不同资料提供者提供的资料价值差异也很大,即使是关于同一个研究对象。 

    人类至今全部整理好的知识,现在基本上以书籍的形式,系统的存储于世界各大图书馆;刚研究出来的新知识,则以论文的形式,发布在各种专业期刊中(还有学位论文,比较接近于书籍)。当期刊中的知识比较成熟完整以后,通常会集中成专著,成为书籍进入图书馆。而书籍中比较公认的,则选编后进入课本,成为每个现代人都必须知道的知识。这就是现行人类知识的物质积累体系。所以说,这些所有的书和论文,构成了人类知识的身体。当然还有很多散落在民间的,仅有少数人知道的知识,比如没有被图书馆收录的手抄本,少数人零星收集的一手资料等等。但是努力的把这些东西整理起来纳入全球的知识体系,正是现代科学长期以来的一项重要的基础工作。另外也有一些国家的知识积累体系都还没有建立或者没有和全球知识积累系统接上头,但全球知识的积累体系的协作与接轨是大势所趋。这才符合“科学无国界”。有人说,即使人类文明一夜之间毁灭了,只要图书馆还在,就能重建。这是对图书馆系统的极大赞誉。

    (对应的,科学也有精神的一面。可以把实际存在于每个具体的知识分子的脑子里的那部分技巧,方法,心得,原则等称为科学的灵魂,这些东西往往是无法记录或者写下来就僵死的,只能靠师徒相传,也是知识增加的原动力。本文就不细说了) 。

    相比于科学,宗教和艺术这些门类就不搞这样的系统。伊斯兰教只要有一本《古兰经》就够了,佛教干脆一切皮相都要抛弃,艺术家看重直接的经验,这些都不需要完备的资料积累体系。(基督教比较特殊,因为正是它产生了现代科学,具体不多说)。但是科学作为系统化的知识,不得不依靠资料积累的体系。
    中国古代的学问,对于这个积累资料的工作是相当不重视的,甚至有很多反科学的传统。虽然反科学未必不好,但是导致的结果是科学没有能够发展起来,虽然有很多科学上的成就,多数失传了。例如圣人“述而不作”和禅宗“不立文字”,搞伦理搞宗教可以,就是搞不了科学,积弱几百年,结果被西方列强打了也无力反抗。现代科学是个很严谨也很切实的东西,所谓的求真、严谨、科学的精神,最后就是要体现在书籍论文体系的字句文章的严谨上来。 

    另外,统一知识积累系统统一科学理论体系是两回事。统一知识积累系统主要是指资料的组织管理,让各国知识积累系统相互连接,这个全球各大图书馆都在做。其资料组织方法是科学的,其资料内容则包括所有知识门类。(科学有研究其他一切事物的要求,这个和宗教、艺术都不一样)。显然,要求这些知识甚至仅仅科学知识的体系在逻辑上的统一是荒诞的——毫无疑问,各种不同的文化、学科甚至同一问题的相互矛盾的几个理论系统,都可以共存于同一个图书馆或同一中记录介质里。统一资料体系恰恰能帮助我们梳理清楚不同理论体系之间的关系,无论对应还是对立。
    只不过还真有因为资料体系影响知识内容的,比如英语做通用学术语言很不利于非英语国家的学者发表自己的观点,而国内夸大SCI、EI等文献系统的作用造成功利性发文或者直接影响到学术评价公正的问题也是常见的。这些就不仔细论述了。

    现代科学的身体——谈谈资料之二:硕士论文的几种弊病

    1、拍脑袋型。

    不看资料也不了解别人都做过什么研究,灌水都不带看精华区的,拍脑袋想到点什么就自鸣得意就敢往论文里写就想混学位(有点像“民科”在家独立发明了电灯,尽“发明”些别人早八辈子就发表的成果),这还算好的,毕竟人挺聪明;更有已经公认谬误的观点公然往文章里拿,这都是本人在做答辩秘书工作中亲眼所见,决不夸大。
    另外也有些老牌“大师”的文章,也颇有拍脑袋之嫌,说的都是大道理永远正确却言之无物(跟某些领导讲话很像),通常都没什么参考文献。这跟过去中国研究条件恶劣、缺少信息,全国都没有什么资料积累有关。可怕的是还有“新锐”也写这样的拍脑袋文章,恐怕多少有抄袭和无知之嫌。

    2、 道听途说型。

    这种属于资料还是查的,不过绝对不是自己主动去查的,就是碰巧听到点什么,看上点什么,很多也就是恰好同宿舍的哥们书架上有本什么,又恰好自己那天cs被痛灭之余不愿看电脑想上进一下看点印刷品,还恰好下个月就该出论文初稿了不得不写点什么......于是伟大的或者谬误的观点和资料,就着样进入了“有缘人”的论文之中。咳,这也是好的,毕竟还是平时留心的嘛,除了不配这个学位,确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3、临时抱佛脚有啥是啥型。

    这种类型主要是平时不积累,到得论文要交实在没办法,从来干项目是被迫,干私活是挣钱,看书只为消遣,上网就是泡妞,就是没思考过什么问题。怎么办那!还好还好,还有救命的“图书馆+中国期刊网+google+资料室”(当然很多人不知道资料室是干什么的)。google之,大图之,期刊网之,资料室之,论文就做成了。当然据我了解很多人只是利用其中一两项而已。能都弄全了就算不错的了,算是老鸟了,嘿嘿。
    也有一些比较烂的,不是自己去动手找,而是向各种熟人朋友导师以致于网上陌生人索要,网上更有“吐血”、“空翻”、“雪地裸奔”种种苦苦哀求的文章出现,而根本不管别人的资料都是有其专门用途和价值的。更烂的是借了别人宝贵资料还弄脏弄坏弄丢不还等等。一个平时不知道资料为何物、临时抱佛脚的人能否记得向别人借过资料,能否珍视资料,着实令人怀疑。期末霸占图书馆好书的烂人也大有人在。
    这种人的主要问题是,平时都干什么去了?

    4、胡乱占有狂型。

    这种是很好的一种了,起码对资料是重视的,平时见了谁有点什么图片啊、书啊、光盘啊,就想占为己有,全不管于自己是否有关。当然确实有些大师也有这个癖好。理论上来说这个类型是中性的。但是事实上常见的此类人等多数不仅仅是贪多务得,而且懒惰。懒惰就想不劳而获,就会采取盗窃、骗取、赖皮以及为了无用的资料麻烦别人的种种恶行。到了什么地方就开始扫荡别人的硬盘、书架,全然不顾版权和隐私,也不尊重别人劳动。更有理直气壮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一样,颇有点闹革命均田地的架势,根本不知道整理采集资料从来就是学术的重要部分,拿别人的资料,形同直接夺取学术成果。
    另外此类型的一个特点是没有什么鉴别能力,更没有组织逻辑性。
    所以此类型反映在论文上通常是乱七八糟东拼西凑,什么都要拿来献宝,而且常常不注明出处,有意无意中把别人的劳动据为己有。

    5、资料狭隘型。

    这个类型有些算是比较严肃和认真的,只不过对于资料的掌握太少,同时对于资料的用法也太局限。基本上对于某课题,就是局限于现成的、方便收集的一个小领域,对于领域内的资料进行N次操作,希望从里面得出新结论,甚至想创建出理论体系来。
    突出的表现是对于西方时下流行的概念或者某个体系,比如场所精神、结构后现代、信息技术、破碎表皮等等时髦概念,一是不查看理论的出处和原文,比如谈场所精神不看胡赛尔萨特海德戈尔的原文及评述;二是不结合西方的历史渊源,比如谈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女性主义不看西方的哲学史经济史社会史;三是不看类似的广泛的社会现实,论证所必须的基本概念、逻辑方法尤其是事实论据都是从很局限的几个资料中来,进行再次炒冷饭,比如谈生态就是哈桑法赛柯利亚,谈高技就是朋皮杜罗杰斯,谈大都市就是库哈斯纽约,莫非全球全就这么几个实例?如果就是适用于这几个实例,那这些理论还有什么价值呢?用来做概念游戏么?从概念到概念,把N手资料变成N+1手资料,这连生搬硬套都算不上。(还有把外国理论直接套用解释现实问题不善于变通的,这个其实离真的做学问倒已经不远了,问题不在资料上,暂且不说。)
    这个类型的主要后果是无法做出新的贡献,而且制造很多无用的废文,占用读者宝贵时间。

    现代科学的身体——谈谈资料之三:正确对待资料的态度

    1、发现。

    最最基础的是发现资料。其实全球知识积累系统从来也没故意瞒着谁,而是为了大家都能尽量方便的利用(当然前提是注明出处)。所以其实一个大学生首先应该知道的不是具体的知识,而是知识的目录,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绝世武功的目录”(袁牧老师的专著《建筑第一课——建筑学新生专业入门指南》就是一本关于“建筑学的绝世武功秘笈”的目录的目录)。
    一个学生可以不去学习某些知识,但是不能不知道大概有哪些知识可学。否则只好撞运气了——学院的教学现在这方面是很欠缺的,如果只知到上那几个学分的课,选课就看好不好过或者出不出名,就难免土鳖了。一个好的导师,首先的价值就是高瞻远瞩的能帮你选择学哪些知识群
    对于资料的了解,我们甚至都不用先知道知识的目录,只要知道存放知识目录的地方就行。也就是说首先不是要有一个开阔的“知识地图”,而是需要有一个“资料地图”。知道有哪些图书馆,哪些期刊,哪些检索引擎很重要。

    图书馆学是一门专门的学科,传说梁启超为了写中国历史,专门培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学考古,一个学图书馆学(现在都是名家了),就是为了准备资料这件事情。当然一般同学也不需要这么专业,但最起码不但要知道清华图书馆和北图,还得知道有国家科技文献中心吧;知道google,ei,sci,也得知道CASHL吧?有些快毕业了都不知道有哪几个核心期刊,那真是不象话。从低年级就开始关注国内的核心期刊是个很好的习惯,比盲目翻看国外的时髦杂志要实际的多。

    2、收集。

    收集资料其实已经带有个人的理解和观点了,所以要慎重。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其实有用信息并不爆炸。对于信息的选择至关重要。去伪存真抓住重点是主要问题。另外尽可能数字化非常重要。数字化了的资料对于以后的整理,利用以及贡献都大有好处。一手资料需要全体研究者共同努力才能进展,这也是每个人其实都能做的事情。每一次调研,做设计,都能收集到一些一手资料,好好整理它们,会是不可替代的财富。尤其是现在城市变化这么快,今天的照片明天恐怕就是珍贵的历史资料了。日积月累坚持不懈,是收集资料的不二法门。而在收集一手资料的过程中,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好处,不详细说了。

    3、整理。

    整理好的资料本身就是一种重要的学术成果。不整理的资料等于没有。搞历史研究的对于这个应该很有心得。资料必须系统化,不但要便于浏览,而且要能够方便检索。整理的另一个价值在于发现还缺什么方面的资料。现在数码照片泛滥,没有系统的整理简直就是数码垃圾,系统化了就是个宝。这是一个基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有些同学连自己的几本书,几个方案都整理不清楚的,做学问就不可能了。

    4、积累。

    资料的积累首先是事关一生学术的大事。李敖就说自己就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资料”,他在拥有资料上远超常人,才可能有今天的学问。(本文作者特别指出:他对资料的认识从几百集《李敖有话说》里头集中学到了不少资料上的知识。)
    学术资料的积累,还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而要有全球知识体系的视野。有些资料象《四库全书》这种过于庞大,显然不是个人能搞的;有些资料属于本学院或自己所在的学派独占的,就要特别用心积累,对全球人类知识都会有独特的价值;还有些已经有些学派、组织有了很大的积累,就可以引用或者合作,至少不用和他们比拼或者重复建设,造成无谓的浪费。正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知识积累体系的建设是人类自己同舟共济互惠互利的事情。
    柯布保存了自己大量的草图资料,如果只是为了盖房子完全不必要这么做。我想他是清楚的:这些资料整理出来要让后来人能够了解设计的全过程,从而得到整体的清晰的参考价值。这是对整个学术界和后代负责,而不是一己之功利心。
    国内的研究常常收到资料匮乏的困扰,根本就在于大家都缺乏积累资料的远见。短期功利和长期混日子反而是常态。咱们的学生从小就习惯于一锤子买卖,应试教育的恶果是不管长远也不管社会整体,过河拆桥考过就忘,以致对自己的劳动成果也不知道珍惜,资料室常年堆积各种过期模型无人问津便是一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凡自己没有什么长远计划,靠着应试来混学位的,只能是学术废人,白白浪费学术资源,而且连基本学习都会成问题。这样的短视功利最后只能是自己反受其害。

    5、利用。

    认真鉴别尊重来源是基本。比较发达的自然科学的已有资料一般比较可靠,可以在它们的基础上进行研究。把别人的资料作为条件或者论据进行利用,可以免去很多重复工作——而无意义的重复罗列已有研究凑字数是现下论文的常见病。对于社会科学类尤其是建筑学这样的在国内还不发达的学科,由于观点差异大,标准混乱,规律性也不强,几乎二手的资料就不能用作论证基础了。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从一手资料甚至直接从实践中找规律。这也体现为常说的学科的“实践性”。
    顺带说一句,对待各种理论资料,特别要分清楚三类:规律性的,规则性的,和视角性的。有些理论具有很强的规律性,事实不可能违反的,比如经济技术之类的,基本算科学研究,很好用;有些理论只是基于当时当地的人为设定的规则和当事人的目的,比如审美、政治制度,就是大家常说的“游戏规则”,并不带有必然性和普遍性,应用要慎重;还有些仅仅是研究者从某个角度去观察的结论,既不具有必然的规律性,也不来自当事人的主观目的,这类理论很难有说服力的解释现实指导实践,这种理论主要用来启发思维或者索引查找别的资料。
    建筑学想提高科学性,首先要从积累、利用资料的科学态度做起,否则终究只是一团浆糊。

    6、贡献。

    很多人写论文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其实论文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给人类的知识体系贡献资料,否则直接去实践好了,写什么论文呢。
    利用资料一定要注明出处,其价值除了避免抄袭以外,其实也是为全球资料的积累做贡献。标明出处,也就标明了本文和整个资料积累体系的脉络关系,进而方便读者进一步深究其理论依据和思想来源,以及在怀疑的时候方便查证。这是一个关系全球(至少是全国)知识积累的大事,是利他而不是利己的。如果只是自己研究问题,确实无需写得这么详细。
    过去我听说外国中学生就能写论文,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想来其实不奇怪。中学生智力并不低,只不过是知识少。只要让学生了解了科学知识体系的情况,教给他们资源地图,再加上他们图书馆系统的发达,做论文不是多可怕的事情。力量小的就研究点小问题,只要知道怎么找资料、用资料,做好文献工作就可以保证不说胡话不说废话。在此基础上作出哪怕是一点点的研究,甚至只是整理了一些新的资料,一经纳入体系,就是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知识作出贡献并不是天才巨匠的专利。现代科学就是靠无数平凡人的点滴积累走到今天的
    如果说本科生还是以学为主的话,研究生好歹也该可以为学术作出一点点贡献了,不管大小。对于清华学生,无论学知识或者做研究,首先自己有个清晰的资料系统,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进而能为学院或者国内学术界做点什么,从基础的做起,跟大家共享,这不能算一个很高的要求吧。现在有了互联网,要说为大家积累资料和贡献资料都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就像当初发明纸和活字印刷一样,我想互联网在人类知识的资料积累上的潜力目前还远未发挥出来。饮水当思源,利用了先人的知识也要留下点什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

    7、废话论文是可耻的。

    不但不是贡献,而且是破坏。因为每一篇论文都要进入全球体系,都应该被业内研究者阅读。为了不至于发表内容重复的文章和关注业内最新研究,每个研究人员都要阅读大量的专业文献。每一篇废话论文都要浪费很多很多学者的宝贵的时间来阅读——至少是浪费本学校本专业同学的宝贵时间。
    想想咱的研究生教育,恐怕多数人未曾替人类知识的积累考虑过。这本是知识分子的基本良知,如今被市场大潮冲击的七零八落。中国研究生为了混学位发论文,已经弄得核心期刊声名狼藉了。如果要问我们现在自己能做点什么,那就是最起码的:不说重复的话,不说废话,不说瞎编拍脑袋无根据的胡话,至少不要危害学术。
    人类的知识体系建立到今天的程度实属不易,这和西方人执着追求终极真理的上千年的努力分不开。每篇论文都关系全人类的知识,但却只有少数业内人士能鉴别。“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相信最终科学文化的发展,是要知识分子的良知和远见去维持的。

    (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f43ac0100057s.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手机二维码访问

建筑学学术资源发现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