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分馆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博客

« 最年轻的遗产:一个新的词汇“20世纪建筑遗产”建筑学院获2014 Autodesk Revit 杯全国大学生可持续建筑设计竞赛特等奖 »

教堂与图书馆:欧美图书馆为文化遗产增辉添色

    在欧美,一些修道院或教堂和图书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深受公众欢迎。不少读者感慨道:“修道院和教堂建筑结构古老庄重,里面装饰的壁画精细艳丽,尤其是它们本身的神秘色彩和严肃感,与阅读在某些地方不谋而合,营造出雅致宁静的氛围。” 


    “灵魂的药箱”——世界上最美的图书馆:圣加伦修道院和其附属图书馆,现在尽管已不再作为修道院使用,却因巴洛克建筑风格的大教堂和修道院图书馆而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图片来源:http://zyr21.blog.sohu.com/207876408.html)

    修道院办图书馆

    瑞士圣加仑修道院始建于612年,地处施泰纳赫瀑布附近的树林里。从747年起,修道院遵循天主教会重要圣人圣本笃的法典(the Rule of St. Benedict),对文学进行研究,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的雏形因此而初步形成。大约在820年,与教堂接壤的两层大楼如期竣工,另外还有一个缮写室。
    在创建后的头几个世纪,圣加仑修道院发展迅速,成为当地重要的精神和文化中心,以著书立说闻名于世。在修道院内,许多僧侣为丰富欧洲文化史的内涵作出了富有创造性的重要贡献。例如,Wolfcz、Folchart和Sintram是知名的著书人,杰出的诗人和音乐家有Ratpert,Tuotilo,Notker和Ekkeharts,更不用提德国人Notke,堪称古高地德语大师。在圣加仑修道院的众多文件中,其中有一篇手稿综合了古希腊的“人意识”、阿勒曼人的思想和基督教的理念,弥足珍贵。很长一段时间,急剧增加的书籍保存在建于9世纪末的哈特穆特塔楼里,直到1553年才全部搬迁到新的两层楼图书馆。在1758年至1767年期间,圣加仑修道院院长Clestin Guggervon Staudach和Beda Angehrn建造了具有巴洛克风格的宏伟大厅,为此当时从康斯坦茨湖地区请来许多能工巧匠。今天,图书馆这座精心装饰的大厅仍然被认为是最优秀的巴洛克风格建筑物之一
    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的世界文化遗产,位于修道院大教堂内。图书馆建于18世纪,规模虽小,但令人印象非常深刻。读者走进馆内,立即感到自己返回到那久远的年代,出现在眼前的手写书籍显得格外珍贵。可以想象得到,修道院朴素的僧侣如何在靠近窗户的桌子旁辛勤地写作,走来走去整理书籍。为了避免古籍的损坏,只把从窗户射进的日光作为唯一的光源。在馆里,所有的展品都用德语介绍。最令人惊喜的是角落的一个盒子里摆放着一个埃及人的木乃伊,据说这份捐赠物出自当时的总督之手,是他曾经收到的礼物。
    修道院图书馆不仅是瑞士最古老独特的图书馆,收藏着大量珍贵的图书和手稿,而且也是公立图书馆,供市民借阅。该图书馆拥有大约十七万册图书和其他资料。根据规定,1900年以后印刷的书籍才可以外借,在此之前的属于古籍,只能在阅览室里阅读。手稿和古版本概不借出,特殊情况经过特批后方可在阅览室查阅。为了满足对这些文献感兴趣的学者和研究人员的需求,修道院图书馆已着手把手稿数字化。需要者可以上网进入www.cesg.unifr.ch网站浏览。
    修道院图书馆是Bibli Opass成员,该图书馆协会拥有600个图书馆成员。凡持有由该协会所属的任何图书馆颁发的有效借阅卡的读者,可以到修道院图书馆借阅图书。任何居住在瑞士的人,都能申请免费的读者借阅卡。借书的期限通常是8周,但图书馆在4周之后可以随时要回借出的图书。在这种情况下,借书人必须毫不拖延地把书还回。
    1998年,“修道院图书馆之友”宣告成立。该社团以支持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特殊的采购和项目为宗旨,如恢复珍贵的手稿,购买昂贵的书籍,或为不寻常的研究项目提供资金。社团成员被邀请免费参加图书馆主办的各项活动,享受图书馆新出版物的折扣。最近,他们还收到免费的Cimelia Sangallensia典藏版。它设计精美,印刷考究,里面有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收藏的几百幅最精美图片和最重要德文版手稿的复印件。在现任主席、州议员Werner Ritter的主持下,“修道院图书馆之友”目前正在策划一系列大型展览,以便向广大市民展示图书馆的宝藏。
    从2010年11月29日至2011年11月6日,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向公众展出收藏的音乐手稿。凡是对中世纪礼仪音乐感兴趣的人都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因为纽姆(neume)乐谱就是在这里日臻完善的。它是中世纪早期系统的乐谱,其中格列高利圣录咏旋律首先被完整地记录下来。早在中世纪,音乐需要理论作为基础。展出的音乐理论手稿从6世纪到16世纪,时间跨度极大,涵盖的内容范围相当广泛。展出的还有意大利作曲家 Manfred Barbarini Lupus1562年谱写的四声部声乐作品、圣加仑修道院僧侣Maurus Christen创作的歌曲和莫扎特第四十号交响曲的抄本等。
    从文艺复兴时期到18世纪,圣加仑修道院创作了大量的乐谱。修道院外的其他学者也希望让自己的论著成为修道院图书馆的馆藏,如瑞士著名历史学家Aegidius Tschudi的一部分著作作为遗产捐给了修道院图书馆。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认为,和读者保持经常性的互动关系是做好服务工作的重要方法

    【相关阅读】图书馆:呼吸沉重的历史感——在这样一间到处都是沉重的古书、名人遗迹陪伴的场所里,我想,无论是对于那些读书者,还是对于参观者,似乎都无可抗拒地呼吸和体会着弥漫在周围空气中浓重的历史感。也许,这种历史感正是这座图书馆的独特之处吧(刘兵.人在剑桥:三一学院的教堂与图书馆追忆,《世界知识》2003年1期)。


    魁北克教堂“变身”为图书馆
    (图片来源:http://www.iarch.cn/thread-24174-1-3.html


    教堂變身圖書館 DAP Studio readapts historic chapel with library intervention
    (图片来源:http://designality.diandian.com/post/2013-11-23/40060208562)


    荷兰阿姆斯特丹兹沃勒(Zwolle)小城著名的“Broerenkerk”哥特式大教堂,这座三层楼的教堂内部已经拥有着诸如咖啡厅、图书馆等现代元素。
    (图片来源:http://tech.huanqiu.com/internet/2013-09/4405289.html)

    教堂改造成图书馆

    为了适应城市的现代化发展,更好满足市民的文化需求,一些教堂华丽变身,重新焕发青春,被赋予图书馆的新功能,高耸的直立书架能容纳海量的图书。设计师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历史感和虔诚之美,这种传承下来的庄严神圣的氛围无疑有助于读者收敛游思,心生宁静,更加专心地沉浸在书海中。
    魁北克市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省府所在地,位于圣劳伦斯河北岸,分成上城和下城两部分。它历史悠久,法兰西风格浓郁,是北美洲所有城市中唯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迹的文化名城。人们走在鹅卵石铺成的旧魁北克城街道上,观赏着始建于17世纪的古老教堂和城堡,一种置身于历史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久前,加拿大Dan Hanganu工作室和Leahy Cardas建筑事务所联手合作,成功地将魁北克市的Saint-Denys-du-Plateau教堂升级,把它改造成为现代化的图书馆和社区中心。这座图书馆由彩色釉面、盘旋的楼梯和挑高的天花板组成,名为莫妮可-科里沃图书馆和社区中心,用来纪念当地一位名叫莫妮可·科里沃的作家。她是一位育有10个孩子的母亲,专注于少儿读物的写作,其中的一些作品获奖。
    Saint-Denys-du-Plateau教堂建于1964年,以高耸的尖顶形象矗立在城市中心。改造项目既完整地保留了原来的结构,又在两端添加了两座玻璃建筑物,将文化建筑和宗教建筑巧妙地融为一体。作为教堂的延伸部分,图书馆和社区中心建筑形式别具一格,酷似一个被风吹起的大帐篷。
    设计师们把教堂的中堂改造成图书馆的入口通道,白色的“之”字形楼梯将地上两层和地下一层空间连接起来。为了强调图书馆的流动性,窗户上的立体拱腹使用玻璃面板。精心设计的阅读区和工作区宽敞明亮,书架、座位和长条桌等设施一应俱全。电脑可随时上网,充电也很方便。莫妮可-科里沃图书馆不但开设了较为隐蔽的个人读书单间,而且还有供读书小组讨论的场所。另外,设计师们还为周围社区创建了开会或演出用的活动空间,极大地丰富了居民们的文化生活。
    兹沃勒位于荷兰东部,离首都阿姆斯特丹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它在中世纪是一座重要的中心城市,现在还保留有很多当时的建筑。在兹沃勒城里,有一座建于15世纪的“Broerenkerk”哥特式教堂。它雄伟壮观,面积一千二百多平方米。宽大的亭廊和高大的穹顶引人注目,采光条件非常好。经过总部位于荷兰乌特勒支市的“BK Architecten”公司改造,教堂新建的图书馆和咖啡厅等现代化的设施,于2013年7月13日向公众开放。
    兹沃勒市政当局对项目的要求很高,施工过程中不但要使Broerenkerk大教堂原有的设计结构不变,而且必须确保屋顶的壁画完整无损。为了能最大限度地将这一具有悠久历史的建筑完整地保存下来,设计师们多次修改方案,最后决定在教堂的侧翼搭建新增加的三层楼的图书馆。
    “让这座几百年前的老教堂焕发出时尚而现代的气质,与此同时满足人们阅读的需求,是新形势下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一种探索。”“BK Architecten”公司的设计师指出,“我们在设计过程中给予了教堂最大的尊重,希望所有的新元素能够使它看起来更加庄重。我们想,这一定就是天堂的样子。” 
    (文字来源于《图书馆报》)  


    耶鲁大学的斯特林纪念图书馆(Sterling Memorial Library)


    耶鲁大学的Beinecke古籍善本图书馆
   (参见:http://blog.hit.edu.cn/xuejun/post/419.html)

    耶鲁的图书馆:外形像教堂 服务现代化

    耶鲁大学图书馆是世界上规模第二的大学图书馆,拥有藏书1100万册,坐落于22座建筑物中,其中包括最大的斯特林纪念图书馆、Beinecke古籍善本图书馆和法学院图书馆。学校还在纽黑文郊区设立有藏书库,以收藏长久不用的图书。
    把图书馆盖成教堂模样,显然是设计者和建造者的得意之作。耶鲁大学的主图书馆全称为“斯特林纪念图书馆”,这座看似雄浑沧桑的图书馆,其实是20世纪的新建筑。图书馆的设计和建造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直到1930年才完全建成。
    图书馆的正门有两个门洞,用橡木做成的大门已呈古铜色,门楣上方是一组表现人类古代文明的石雕,一位中世纪哲人摊开双手,分别指向两个入口,一边是象征古代埃及文明的腓尼基战船和象征巴比伦文明的有翼兽,另一边是象征玛雅文明的蛇、象征欧洲文明的罗马狼和雅典猫头鹰。石头门楣上镌刻着多种文字的题词,它们从左至右分别为克罗马努、古埃及、巴比伦、希伯来、阿拉伯、古希腊、中国和玛雅的文字,这些长方形的石块就像是展开的书页、摊开的竹简或递上的名片,它们在提醒每一位走进这扇大门的人,这里就是人类文明的圣殿,是一切文字和文化的宝库。
    大门一侧的石壁上刻着这样一句话:“图书馆是大学的心脏。”这句话出自“现代医学之父”奥斯勒之口。斯特林图书馆位于耶鲁大学的中心位置。作为耶鲁的主图书馆,斯特林图书馆也是全校多处分馆的核心。耶鲁大学各主要学科如数学、医学、化学、物理、法律、神学、工程、林学、地质等都有独立的图书馆,此外还有一些“特色图书馆”。耶鲁图书馆共藏书1250万册,在全球大学图书馆中排名第二。据说,如果把主馆15层藏书楼中的书架一字儿排开,长度约达128公里,可从耶鲁所在地纽黑文一直排到纽约城。

    耶鲁图书馆的建筑是仿古的“现代哥特式”,即使是利用图书馆侧翼一处空地于1998年新建的音乐图书馆,其弧线形的房梁和天窗也体现出了某种经典和现代相互结合的建筑风格。然而,耶鲁图书馆的技术和服务手段却十分现代化,耶鲁图书馆的在线检录系统Orbis在2002年投入使用,据称98%的馆藏资源都可以通过网络检索。......
    中殿里的一排排卡片柜虽然没人查阅了,但据说它们将作为历史见证被永远保留在原地。馆内阅览室的设施也是既传统又现代。厚重的橡木书架,宽大的皮沙发,古董似的落地台灯,以及无处不在的大理石浮雕,都仿佛让人置身于历史走廊,而舒适的空调和照明设备又让人感到充满现代气息。

    耶鲁图书馆的馆藏是人类智慧的汇总,而图书馆本身也是许多财力、物力和人力的集成。在图书馆的最初捐资者斯特林之后,不断有人为耶鲁图书馆捐钱捐书,众人拾柴,薪火相传,终于有了耶鲁图书馆今天的规模、地位和影响。因此,如同图书馆主馆采用“斯特林”的姓氏一样,各分馆和阅览室也大多以捐赠者的名字命名,如“贝内克珍本和手稿图书馆”、“刘易斯·沃尔浦尔图书馆”、“弗兰克家族期刊阅览室”、“里诺尼亚协会和兄弟协会厅”和“斯塔尔资料阅览室”等。这些与图书馆和阅览室的名称永远连为一体的姓氏,既表达了人们对捐赠者的感激和尊重,也彰显了一代又一代捐赠者对于书籍和阅读的热爱与推崇。了解耶鲁大学历史的人,都知道耶鲁创建初期的两个故事:在康涅狄格殖民地法院于1701年10月9日批准建校提案之后,10位基督教公理会教士在布兰福德聚会,捐出了各自的书籍,他们如今一同被公认为耶鲁的创始人,他们创建了学校的图书馆,也就等于创建了学校。另一个故事是,威尔士商人伊莱胡·耶鲁当初在送给学校9大捆货物的同时,还捐赠了417本图书。
    在斯特林图书馆提供给读者的指南中有这么一句话:“斯特林纪念图书馆被设计为一座学习的庙宇和知识的圣殿。”走进图书馆的大门,的确像是走进了一座大教堂。检录厅不叫“大厅”(hall),而叫“中殿”(nave),两排十几米高的圆柱撑出一片既高大又幽深的空间,阳光从镶嵌着彩色玻璃画的巨大拱形窗子里斜射进来,在石头地面上勾勒出一幅幅几何图案。这80余幅宗教风格的玻璃镶嵌画,表现的大都是书籍和印刷的历史,学习和学术的故事,以及耶鲁和纽黑文的传说。中殿和各阅览室里静悄悄,读者们埋头读书或操作电脑,那神情就像在面壁祈祷,而不绝于耳的键盘敲击声,则像有人在远处传来木鱼敲击声。
    耶鲁的图书馆是一座知识和学术的圣殿。《耶鲁每日新闻》上刊出过一则约稿广告,约占1/3版面的巨大空白处,只写了一行小小的黑字:“阅读和被读。”或许这就是耶鲁学子们精神生活的全部!就此而言,当人们每一次走进图书馆,其实都是在朝拜人类文明的遗产;走进图书馆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为了获得知识和智慧赐予的慰藉;而每一次阅读,都应该是一次精神洗礼
    (文章来源:http://culture.people.com.cn/GB/87423/10558789.html)   

     【相关阅读】视觉美国:教堂与图书馆,美国城镇的心脏——教堂是小镇最大的公共空间。每逢周末,信教的家庭便会到教堂做礼拜,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场所。作为一种建筑,教堂最大限度地体现了民间建筑智慧,因为几乎难以见到两座雷同的教堂。在美国的每个社区,还有一个普遍性的公共建筑,那就是每个纳税人都可以免费享用的图书馆。美国人爱读书。在美国,图书馆不仅仅是大学的心脏,更像一座城市的心脏。据统计,大约70%的美国人说公共图书馆提高了他们社区的生活质量。
    有这样一句话:在中国,到处都是饭馆;在美国,到处都是教堂。
    “2013中国图书馆榜样人物”候选人、上海浦东图书馆馆长张伟说:“中国缺少教堂,更需要图书馆。”  
    (来源:http://roll.sohu.com/20130323/n369999198.s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手机二维码访问

建筑学学术资源发现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