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分馆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博客

« 第20届世界读书日:第12次国民阅读调查公布2015“世界图书之都”韩国仁川 »

2014中国好书《建筑的意境》

    梁思成弟子萧默先生遗作,生动阐释“建筑是人类文化的纪念碑”  


    “2014中国好书”盛典活动于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晚在央视一套和科教频道播出,“2014中国好书”推选结果正式揭晓,30种书目入选,包括主题出版、社会科学、文学艺术、科普生活、少儿、引进版六大类别和两种年度荣誉图书。中华书局《建筑的意境》等7种图书入选“社会科学类”好书。
    【附】2014中国好书入围书目:http://wenhua.youth.cn/xwjj/201504/t20150424_6596667.htm

     本书是建筑史家萧默关于中西建筑史的学术随笔集,文章短小,浅显易懂,可读性强。作者把中西建筑置于思想文化的背景下解读,清晰地展现出了各种风格的建筑所呈现出的独特气质。让读者深入了解中西建筑大到宫殿小到民居的形态和制式所含藏着的文化内涵。
    书稿通过文化解读建筑,为中西建筑的每一种造型每一个细节都找到了文化的脚注。同时还比较了中式建筑和西方建筑大相径庭的审美意趣,揭示出了中西方在思想文化上的差异。
    作者:萧默,建筑史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所前所长。主要著述有《中国建筑艺术史》(此书2000年获中国图书奖)、《天竺建筑行纪》、《营造之道:古代建筑》。 

            太原晋祠圣母殿 萧默绘 

    跨时空的建筑文化透视——《建筑的意境》述评

        吕品田(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光明日报》2014-05-26

    为什么西方建筑以教堂的成就最高,而中国建筑最高成就则是宫殿?为什么前者只用石头建造,后者却以木结构为本位?为什么前者强调向高处伸展,几乎穷尽了石头材料所能达到的极限;后者却注目于横向的延伸,用大殿周围的全群建筑来衬托大殿,同样也显示出了大殿的伟大?……
    这一系列的“为什么”,是建筑学家萧默站在德国科隆大教堂广场和北京故宫太和殿广场上,面对这两座很大程度代表中西古代建筑总体风格及相互间差别的建筑所提出的思考。作为早年师从梁思成、一生从事建筑艺术历史与理论研究的学者,他的眼光没有停留于对建筑本体的欣赏,而是投注在跨时空的建筑文化的透视上。
    这个涉及建筑比较研究的学术课题,是萧默早在40年前就开始考虑,并在这以后的整个学术生涯中都为之殚精竭虑的学术课题。他坚信,运用比较研究是学术领域的一种有效手段。而且,他也敏感地注意到,随当代史学潮流由描述式阐释式的转化,学界日益重视科学的比较研究。在他看来,这是关注从文化整体性视野进行研究的新史学必然地“逼”出来的,因为从孤立事件的个别描述中不可能得出整体的结论。况且,他所直面的“建筑”,是交叠着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艺术学多种属性的非常复杂的现象。出于追求认识整体性和系统性的治学信念,出于希望切入认识的核心关节的学术理想,萧默意识到研究的归宿必然是文化,真正科学的建筑比较,实际上就是建筑文化的比较。这是一种深刻的学术自觉。

    因为这个缘故,萧默在体弱多病的望八之年,仍念念不忘比较研究。其实,他此前完成的《中国建筑艺术史》和《世界建筑艺术史》,已然树立了建筑比较的恢宏构架并注入了大量关于建筑文化比较的具体内容,但他还很想再写一部专注于建筑文化比较的浓缩之作。尽管老人此时的身体已难以支持他再做艰辛的学术跋涉,但借着一个偶然的机缘,萧默还是纵容自己的学术意志凌驾其羸弱之躯,开始了写作本书的思想之旅。对此,他谐谑地说“我的已经入睡的野心逐渐苏醒”。
    望八之年,犹有春梦。怀着治学的青春之心,萧默把自己经年的学术积累和思想心得倾注于《建筑的意境》。怀着“建筑文化比较”的学术匠心,萧默对该书的结构理路作了苦心孤诣、严谨缜密的规划,对应比照式的章节安排透着一种清晰的比较史学意识和建筑比较学见地。

    他以建筑艺术展现出来的面貌为引,在前两章中首先切入结构、形体和内部空间等涉及建筑本体性的核心问题,结合具体实例,对分别显示在建筑单体形象差异上的中西建筑文化差异进行比较。在他的视野中,“木结构”和“石结构”作为中西建筑的一般分野,一方面显示了材料本性对建筑结构、形体、体量及内部围合空间的决定性,即如中国殿堂开间扁方而西方教堂开间狭高的比例特性都是木石材性的使然;一方面则显示了在材料选择以及相应建筑制式保持的持续性之下,起着最终作用的文化底蕴。对于后者,萧默认为,西方向往永恒的神性,但凡重要的建筑都以石质求其现实可视的不朽;而神学观念淡薄的中国人,则更重视内在精神的不朽而无意求建筑等“身外之物”的永恒。中西建筑或择木或采石的不同本位性,根本地体现着文化的差异性。
    西方建筑以石结构为本位,发展了拱券穹窿结构,大大拓展了形体和内部空间创造的可能性。以木结构为本位的中国建筑,其形体和内部空间因受材料力学性能和尺度影响,丰富性不如石结构的西方建筑。然而,上帝为中国建筑打开了另一扇辉煌满目的窗户。在第三、四章中,萧默以他的比较学梳理,让我们看到中国建筑与西方及伊斯兰建筑在外部空间方面惊人的比较优势。
    由于特别强势的群体观念,中国人很早以来就发展了以院落形式横向大面积伸展的“群体构图”概念。萧默对中国人解决外部空间课题的一般路径和特点作了这样的归纳:通过多样化的院落方式,把各个构图因素有机组织起来,以各单体间的烘托对比、院落的流通变化、空间与实体的虚实相映、室内外空间的交融过渡等,形成总体上量的壮丽和形的丰富。中国建筑群特别注重整体规划,讲究建筑单体间的抑扬顿挫、起承转合、呼应协调关系,强调诉诸建筑组合的气氛渲染。相比之下,西方建筑的外部空间通常事先未作整体规划,以致各历史时期的建筑单体彼此之间缺乏有机的关系,显得杂乱无章。伊斯兰建筑尽管也采取院落式的群体组合,但也多限于一座方院,外部空间仍是简单初级的。因此,萧默说:“‘群’是中国建筑的灵魂,甚至为了‘群’的统一,不惜部分地牺牲了单体的多样。”

    在园林和城市方面,萧默随后用了四章的篇幅进行专题比较。在他看来,出于自然观方面的巨大差异,中西园林从形式到文化内容都呈现根本性的区别,风格旨趣大相径庭:中国园林是自然式的,尽取“有若自然”的自由式布局,讲究自然之美,追求曲折多变,崇尚情景交融的意境,审美气质倾向绘画性,显得含蓄、内敛而深沉;西方园林是几何式的,多按理性的几何规则构图,注重人工之力,强调整齐匀称,热衷“强迫自然接受匀称的法则”的形式之美,审美气质偏重雕塑性,显得暴露、外向而浅显。及于城市的考察,萧默得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比较结果:中国建筑群的总体布局以至整座城市都强调规则对称,而西方建筑群和城市却往往自由多变。萧默认为,这种与各自园林作风完全相反的情况构成两个建筑体系内部的互补,同样反映了两种文化对待自然的不同态度。中国人重视君尊臣卑的“礼辨异”观念,这造成了以宫殿或政权建筑为中心的秩序井然的方正式城市;而在西方,出于教会、国王、领主和工商行会四种权力互不相让的角逐,形成的是通常围绕教堂随机发展、呈放射状布置的自由多变的蛛网式城市。前者为封建统治的堡垒,后者则是资本主义的温床。
    包括最后讨论“环境艺术”的第九章以及介绍中西建筑新发展的第十章在内,《建筑的意境》以纵贯古今、横跨东西的深广比较学眼光,让我们由一系列世界建筑艺术经典感受到“各美其美”的人类文明的多样性,而且,更在这种多样性中发现起着根本作用的民族文化底蕴。萧默不仅有着深刻的学术自觉,还有着清醒的文化自觉,字里行间透着一种基于民族文化自觉的自尊情怀。他说:“强烈的人本主义,注重整体的观念,人与自然融合的观念,重视与地域文化的结合,以及许多具体处理手法如建筑的群体布局、外部空间和环境艺术的独特成就、优秀的形体构图手法、独特的色彩运用、装饰的人性”等,是中国建筑艺术的优秀遗产,认为“其水平之高超,处理之精妙,意境之深远,每每突现在世界之巅,甚至远超出某些现代建筑之上。”他热爱中国建筑艺术,不失理性地将强烈的情感熔铸于跨时空的建筑文化透视,表达为精妙、透辟的学术识见,读来让人动情。
    2013年初,没有等到《建筑的意境》出版,萧默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太累了,终于可以得到休息了。然而,他寄托于该书的学术精神,会为屹立世界之巅的中国建筑艺术而守望永远。
    (原文:http://news.gmw.cn/2014-05/26/content_11421239.htm


            大同华严寺大殿 萧默绘

    萧默《建筑的意境》品味建筑之美

        晋宏逵 《人民日报》2014-05-27

    萧默最后的著作《建筑的意境》是应中华书局之邀,在其生命的最后阶段,抱病构思、整理,最终撰写完成的。该是怎样一种对专业的热爱和执着之情,支撑着他于病痛中付出巨大的精力来完成此书?
    建筑意境的概念,是梁思成、林徽因于1932年在《平郊建筑杂录》一文中提出的。他们认为古建筑的美,在建筑审美者的眼睛里都能引起特异的感觉,在诗意与画意之外,还感到“建筑意”的愉快。因为天然的材料经过人的聪明建造,再受时间的洗礼,成为美术、历史、地理之和,不能不引起赏鉴者特殊的性灵的融会、神志的感受。《建筑的意境》在阐述前辈学者提出的命题时有继承也有发展,论述有这样三个切入点:
    首先,本书采取了“比较研究”的学术方法。萧默比较了木结构和中国建筑与石结构和西方建筑在形体与内部空间的异同,比较了院落组合形成的中国建筑与西方及伊斯兰建筑的外部空间的异同。以此为基础,延伸比较了中国和西方的园林、城市,得出了这样一些结论:中国木结构建筑在结构和构造上体现的复杂与精微都为砖石结构所远远不及,其结构美和构造美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但是,受木材受力性能的限制,与西方建筑相比,中国建筑的体型不够丰富,内部空间也缺乏变化。西方建筑更能体现石材受力性能的是券、拱和穹隆结构。哥特建筑发明的骨架券技术是人类使用石头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因此,西方一些优秀的建筑内部空间极其复杂多变,为木结构建筑所无法企及。另外,中国建筑在外部空间的创造上占据了世界高峰,“群”是中国建筑的灵魂。中国园林重视自然美,追求曲折多变,崇尚意境。西方园林追求形式上的美,缺乏深度。中西方城市形态不同,其文化的根本性差异在于城市的性质和主人的不同。
    其次,本书通过介绍不同历史时期的典型建筑遗产来描述建筑史,要言不烦。建筑史知识是本书的基础之一,用不大的篇幅描述中西两大建筑体系并兼顾伊斯兰建筑长达数千年的发展历史和辉煌成就,很需要功力。对中国建筑,萧默在介绍了一般结构与空间特征之后,选取宫殿、坛庙、民居、江南私家园林、华北皇家园林等若干实例,分类论述意境主题。对西方及伊斯兰建筑,在建立一个石结构技术发展谱系的基础上,重点介绍处于这个谱系上具有标志意义的优秀实例,引经据典地描述它们的价值。对于中西方的城市,重点阐发了它们不同的起源、发展的根据与过程,因而产生了不同的形态面貌,由此揭示了文化与城市形态的紧密联系。
    第三,关注新的学术理论和今天建筑的走向。本书第九章是中国独擅的环境艺术。作为新引进的概念,萧默对环境艺术作出了自己的定义:环境艺术的关注对象主要是室外,主要是指“创造出一种环境氛围,渲染出某种思想意境,能动地陶冶人们的性情,激起感情上的波涛,并由情感进至情理,使人得到教益。”由此出发,萧默认为前几章所讲的中国实例都广泛地应用了环境艺术的方法,并进一步用中国佛塔、佛寺和陵墓建筑在更大空间领域里加深对中国环境艺术成就的论述。在本书最后一章,萧默作为一位建筑学家,在简单回顾了西方和中国近代建筑的发展之后,提出了自己对当代中国建筑发展的主张,为本书对建筑意境的论述找到一个归宿。
    由此书我还想到,文物保护的核心价值观是真实性和完整性,而我们对文物价值认识的全面性和深度,决定着保护工作的热情和水平。面对文物建筑,能否欣赏以及感受到其固有的艺术价值,首先取决于我们自身的修养。本书的理论与方法大多蕴含在对实例的描述之中,品味这种描述,能引导我们对于建筑意境的理解。作为一位后来人,通过欣赏文物建筑而与创造者进行对话,进行互动,无疑对提高我们的艺术修养有所裨益,对于我们全面认识文物建筑真实的信息来源有所裨益。
    我宁愿相信病痛中的萧默是快乐的,编书的快乐也许能使他暂时忘记病痛,编书的快乐也许成为了一抹亮色,照亮并温暖了他人生的最后阶段。
    (原文:http://www.cssn.cn/ts/ts_sksp/201405/t20140527_1186999.shtml


    2014新浪中国好书榜http://book.sina.com.cn/z/top10books201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手机二维码访问

建筑学学术资源发现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