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分馆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博客

« 哈尔滨市奥体中心启动建设 哈工大建筑设计院设计 “长征五号”火箭涂装和Logo设计由哈工大设计 »

一生钟情哈工大:李昌奖获得者梅季魁教授

     一生钟情哈工大——访第三届“优秀教工李昌奖”获得者梅季魁教授《哈工大报》2016-10-01(吉星)


            2015年教师节,梅季魁教授(右)在第三届“优秀教工李昌奖”颁奖仪式上。

    他是1950年哈工大移交中国政府管理后招收的第一届学生,是新中国培养的知名建筑教育家、体育建筑专家,为我国大空间公共建筑设计的发展作出了开创性贡献;他培养的学生很多已成长为当代中国建筑领域的中坚力量,他主持设计的北京亚运会石景山体育馆、北京朝阳体育馆、亚冬会黑龙江速滑馆等已成为中国体育建筑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代表作品;2001年退休后,他依然奋战在教学科研第一线,培养学生、主持设计、著书立说……他,就是第三届“优秀教工李昌奖”获得者梅季魁教授。“北国香雪伴春霏,清韵高格竞争辉。白首丹心觅何处,老干新枝一树梅。”梅季魁80岁寿辰时,马国馨院士专门献出的这首诗,正是他的人生写照。

    一生所爱,三次选择哈工大

    “哈尔滨是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有浓郁的老解放区政治氛围和良好的社会风气;哈工大是学习苏联的重点大学,先进的教学体制、底蕴深厚的俄罗斯文化艺术等等都强烈地吸引着我们这一代渴求知识的青年。”1930年生于辽宁盖县的梅季魁,在日军的铁蹄下度过了苦难的童年。1950年他坚定地选择报考哈工大,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届哈工大学生。
    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的院系设置进行了大规模调整,建立起“苏联模式”高等教育体系,大力发展独立建制的工科院校。梅季魁所在的航空工程学科尚未开始建设就并入清华大学。该专业的学生可去清华就读,也可留下重新选择专业。走还是留?经过慎重考虑,梅季魁第二次主动选择了哈工大,转到土木系工民建专业学习。1956年他毕业留校任教,同年入同济大学研究生班,1958年毕业重返哈工大执教。
    20世纪60年代,国家号召知识分子赴拉萨支援西藏建设。梅季魁积极响应,从1965年起援藏10年,超期两倍完成任务。1975年,他又一次面临人生的选择。返回内地有很多更好的去处,可他仍然选择了留在哈工大。“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的三次自主选择可以说是明智的、无怨无悔的,我对哈工大情有独钟!”梅季魁说,自己的生命里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哈工大烙印。

    难忘求学,在国内“留学”苏联

    梅季魁回忆说,读预科时主要学习俄语,当时学校所有的预科学生都住在沙曼屯。虽然住宿条件很差,但俄语学习环境很好,不仅授课教师是俄国人,连学校工作人员大都是苏侨,甚至上街买东西,商店里俄罗斯人也很多。即便是零基础,梅季魁的俄语水平进步也很快。
    “本科学习期间,给我们授课的教师由3方面组成:苏联专家、原哈工大俄国教师、随苏联专家学习的中国研究生及少量中国教师,比如王光远老师、王铎老师。他们讲授的课程大致各占三分之一,其中有三分之二课程用俄语讲授。”梅季魁表示,这期间苏联专家不仅在制订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方面起着主导作用,而且在教学法和教风上也起到重要的示范作用。授课老师备课认真严格,讲授思路清晰、简明精练、有条有理、板书规整。学生在这种严谨求实的环境下更是勤奋好学,求知欲强。
    专业教育面宽广是当时教育最显著的特点之一。梅季魁学的工民建专业实行建筑、结构、施工“三结合”教育,毕业后从业面广、工作适应能力强。虽说建筑不是主导方向,但他们对建筑学基础教育、设计技能培养、工程技术知识掌握等都达到一定深度,为未来工作面的拓宽准备了条件。

    无心插柳,与体育建筑结缘

    1956年初,学校计划要盖上万平方米的学生宿舍。梅季魁带着30余名同学接受了设计任务并在较短时间内圆满完成,受到学校表扬和肯定。这项初试锋芒的设计是一次课堂知识具体应用的检验,使他初尝建筑创作的乐趣。
    梅季魁走上教学工作岗位时,恰逢国家超额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全国人民都争先恐后地为建设新中国贡献自己的光和热。校长李昌为哈工大争取到了富拉尔基重型机器厂大型水压机车间和装配车间设计项目,并再次点将梅季魁,为中国第一台、亚洲最大的 12500吨水压机盖房子。1958年9月,梅季魁带领学生赴工地现场,不久就出色完成任务。
    1958年,李昌向省里积极争取到万人速滑馆、万人冰球馆的项目。梅季魁带领近百名师生投入其中,做出了8个设计方案,受到国家体委的重视。1959年,梅季魁据此在《建筑学报》发表研究论文,成为一些专家学者设计体育场馆的重要参考资料。虽然后来因自然灾害,工程建设下马,但梅季魁却将学术研究和设计实践从工业建筑集中到体育场馆设计,从此与大空间公共建筑结下了不解之缘。
    援藏10年回学校后,梅季魁从国情出发,深入实际广泛调研,发现我国场馆使用效益普遍低下,为此他率先提出更新设计观念、发展动态设计实现多功能需求,并给出了相应的设计原理和方法,出版了《现代体育馆建筑设计》一书。1978年梅季魁牵头组建了体育建筑研究团队,展开全国性调查研究,并于当年招收硕士研究生。20世纪 80年代初,他带领团队开始体育场馆的工程设计,陆续取得石景山体育馆、朝阳体育馆、哈工大体育馆、黑龙江速滑馆和哈尔滨梦幻乐园等的设计权,在全国影响越来越大。

    知行合一,培养学生不遗余力

    “做了省万人速滑馆、万人冰球馆的项目后,我发现体育场馆设计需要学习和研究的问题多,挑战性大,同时又给予设计者较多思考和研究的余地,有利于培养创造性思维和创新能力。”为此,梅季魁开始把体育馆设计安排为建筑55班至建筑58班的毕业设计。这种做法受到学生欢迎和国内建筑界好评。
    1977年,体育馆设计被纳入学校建筑学专业课程设计和毕业设计的设计课题。梅季魁和郭恩章等教师在体育馆设计研究调查的基础上,于1981年牵头筹备了全国第一次体育馆设计学术会,并发表了4篇重要论文,奠定了我校在这一领域的领军地位。
    “梅老师重视学生构思立意和综合能力的培养,在激烈的竞标中提高学生的创作能力,增长才干、提高综合处理问题的能力。”许多年后,他的学生仍然对他所建立的教学科研传统津津乐道。那个时候,梅季魁不仅带学生坚持体育建筑设计研究,还和大家一起利用寒暑假进行多次全国性调研。
    全国第一位以体育建筑为研究方向的博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常务副院长、“长江学者”孙一民是梅季魁的弟子。1985年,孙一民跟随梅季魁参加了北京亚运会石景山体育馆和朝阳体育馆的设计。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对成长意义很大。现在回想起来体育建筑的本质已经被我不知不觉间把握。虽然现在角色变了,建筑的规模大了,难度增加了,但灵魂的东西变化不大。”2004年,孙一民主持设计的北京奥运会羽毛球馆、摔跤馆两项工程在国际招标中以第一名入围。
    “在做研究方面,一旦看准了方向就要全力以赴、坚韧不拔地走下去。我不大赞成赶时髦,不断换题,总是浮在表面上摸石头过河,不利于做学问和生产。”梅季魁指导的研究生论文选题大多集中在大空间公共建筑,特别是体育场馆设计领域。他要求学位论文应触及问题实质,提出解决对策,对学科发展有所贡献,为迎接未来工作挑战做好准备。梅季魁指导的60名硕博研究生走上工作岗位后,很快崭露头角,取得优异成绩。

    老当益壮,仍在教学科研最前沿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2001年退休后,除了继续培养研究生,梅季魁还延续并深化建筑设计创作。他先后主持设计了10多项大中型工程,并参与了一些大型工程的设计投标,扩大了哈工大在国内外的影响。从2002年起,梅季魁受邀参与北京奥运会选址论证、奥林匹克中心规划概念设计、国家体育场、网球中心、摔跤馆、柔道馆、天津奥林匹克体育场等6项奥运场馆设计评审工作。
    退休后,梅季魁有了更多时间精力著书立说。十几年间,他先后主编了《奥运建筑》《体育建筑设计研究》《体育建筑设计作品选》等近150万字的著作,并积极参与《建筑设计资料集》第三版的修改编著,还为哈工大争取到了体育建筑卷的主编权。他带领建筑学院中青年教师完成的工作已被建筑工业出版社当作样板供国内高校其他设计系列编著资料集的参考。
    “我一辈子从事体育建筑理论研究与设计实践,在这方面的探索已经成了本能。我希望有生之年一直做下去。”2015年5月,在西安举行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85岁的梅季魁还应邀撰写了论文《建筑和结构的设计互动》,他的建筑创作从未停息,他的建筑思想依然灵动有力。
    (来源:http://news01.hit.edu.cn/epaper/media/user/2016-10-01/show2.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手机二维码访问

建筑学学术资源发现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