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分馆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博客

« “融合”首届联创杯ART&TECH全国大学生建筑设计大赛台湾大学校园内的人气建筑:树状图书馆 »

《图书馆建筑的历史》与中国转轮藏殿

    《图书馆建筑的历史(The Library:A World History)》被视为图书馆建筑史的开山之作。买了英文版后,我只借助词典费力地看了“20世纪图书馆建筑”那一章,还好这时中文版就买到了,我顺利通读了全书。

    因为做建筑学学科服务,书中的大部分图书馆建筑实例,尤其是近现代的,我都收集过资料。但古代的就知道很少了,《图书馆建筑的历史》中论及中国古代图书馆建筑时,提到“转轮藏殿”就更一无所知。
    转轮藏,就是可以转动的藏经橱。我曾以为西方图书馆建筑与宗教有渊源,而转轮藏殿将中国古代图书馆建筑与宗教也联系起来了。
    偶然看到朴世禺在《装饰》(2016年9期)上的一篇文章“建筑设计视角下转轮藏殿与慈氏阁的对照分析”,让我对此愈加来了兴趣:“转轮藏殿作为古代的图书馆建筑,最为核心的为其转轮藏本身。转轮藏出于功能需要,所处空间应当为一足够大的原型空间以供其转动;且其不能过高,高则无法拿到书籍,且过重难以推动”。 
    近年关于什么是中国建筑的传统,有一些反思,“大屋顶”还是“内部空间关系”?朴世禺在开始的论述中也许给出了解释:“外形的固定并未导致中国传统建筑内部空间的彻底僵化”。也许在这一点上,中国古代图书馆建筑的转轮藏殿是有贡献的。
    “对于中国古建筑,尤其宫殿及宗教建筑而言,经济合理只是一种影响因素,更为重要的是明尊卑顺、定等级上下。因此,形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一个建筑组团而言,在其未建之时,其中的每个建筑单体之间广尺度、用材大小、屋顶形式便基本确定,而这些固定的造型也普遍造成了人们对于中国传统建筑千篇一律的误解。然而形制的影响力仅限于其外观,而对内部构架并未作过多规定,仍然给工匠留了很大的设计余地——工匠可以通过选择或结合层叠亦或连架[1] 两种建造逻辑,以使内部获得不同的空间。所以尽管由于形制要求严格,但外形的固定并未导致中国传统建筑内部空间的彻底僵化”。

    韩国建筑师建议中国现代建筑要退出以大屋顶等外部形态作为传统建筑现代化之路的思考。中国及东亚汉字文化圈建筑中最有价值部分是其独特的精神内涵:建筑与建筑之间、建筑与自然之间、建筑和人之间的关系是被首先考虑的,就是以空间为主的建筑设计方法。
    对于传统建筑的现代化,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给我们提示了以空间为主的传统建筑现代化的转换视角。
    台湾建筑学者更明确地提出从空间角度来认知中国建筑,认为中国建筑的灵魂在于庭院、庭和堂的关系。


    现存的最古老的转轮藏位于河北正定隆兴寺转轮藏阁。整座小楼的设计就是为一个转轮藏而构成的,这个转轮藏是中国现存惟一第十世纪的真正可以转动的佛经的书架。
    该转轮藏为北宋遗物,直径七米,八角、圆顶、锥底、木制、亭式。由八根内柱,八根外檐柱和多数横枋及斜木构成,悬空立在低于地面的圆池内,极大的中心柱为藏的转轴,立于池内生铁轴托上。就好像和尚手中的法转插在了地上。由于经橱各方重力均等,使合力趋近于零,因而偌大的藏经橱转动起来却相当轻快平稳。藏经书的橱架与人体身高相宜,从而使存取经书十分方便。
    保护转轮藏的是一座平面呈正方形的二层楼阁,名曰转轮藏阁,下层前有雨搭,上层有平座,重檐歇山造。阁内一层安置转轮藏,二层中间供奉佛像,像前地板上有孔,轮藏转轴的顶由地板上伸出,四周平坐供人观览。
    宋朝一共建有9座转轮藏,其中有一座记载在北宋建筑师李诫所编修的《营造法式》中。长沙开福寺的转轮藏一共有五个轮子共同转动,苏州南禅寺甚至还有一个类似刹车系统的装置,汉学家至今不能确定它运作的方式,而欧洲至少要到800年后的15世纪列奥纳多·达芬奇时代才最早出现同类装置。 


            梁思成著《图像中国建筑史》中正定隆兴寺转轮藏阁断面结构示意图

    中国现代古建筑学家梁思成在正定前后考察过四次,最重要的一次就是就是携夫人林徽因同游的第二次。在战乱纷飞的年代,梁思成不仅给隆兴寺做了详尽地测绘、判定了主要建筑的年代,还为后来的修旧如旧提出了宝贵意见和提供了详细资料。正是他这种"为国宝出一份力,也是作为现代中国人的一份荣耀"的精神,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基本完整的隆兴寺。
    1933年,时任中国营造学社法式部主任的梁思成先生考察正定古建筑时,曾绕过轮转藏,由藏后楼梯登上二层,“发现藏殿上部的结构,有精巧的构架,与《营造法式》完全相同的斗拱和许多精美奇特的构造,使我们高兴到发狂。”尽管“在转轮藏平梁叉手之间有两三寸厚几十年的积尘”,梁先生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顾危险与尘污,手扶梁架欣喜留影。并称赞“转轮藏殿梁架的结构,可以说是建筑中罕见的珍品,是木构建筑之杰作。”同时惊叹“各梁柱间交接处所用的角替,襻间,驼峰等等,条理不紊,穿插紧凑,抑扬顿挫,适得其当,唯有听大乐队之奏鸣曲,能得到同样的乐感。”
    1956年,国家拨款对转轮藏阁进行了复原性重修。
    (梁思成盛赞的转轮藏阁:http://www.chinajsb.cn/gb/content/2003-12/09/content_47502.htm)


    延伸阅读
    【《The Library:A World History》】http://www.archdaily.com/442376/the-library-a-world-history/
    【图书馆建筑的历史——品读书之城】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1223/00/17132703_522413803.shtml 
    书中略有涉及中国的书籍与藏书楼之历史。宁波天一阁被作为典范,放置在“书橱、链子和隔间:十六世纪的图书馆”章节予以介绍,皇家因天一阁对编撰《四库全书》所做贡献赏赐的龙纹书橱,厕身于教堂读经台之间,其影像显得格外触目。此外皇家藏书楼如文渊阁等也随之有简要介绍,更多重要的公私藏书楼未见谈及,作为一本西方人撰写的全球视野下的图书馆史之著作,这已属难能可贵,不过相对我们渊源流长的文字和藏书历史来说,毕竟只能算是点到为止。实质上尽管年代久远的中国藏书楼多已不存,明清、近现代的遗存尚是相当丰富的。尽管清、民以来,尚有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叶德辉《书林清话》一类的著作为我们勾勒出昔日藏书家与藏书楼的生动形象,近年如任继愈先生主编的《中国藏书楼》更对几千年的藏书文化做了全面介绍,而如周退密《上海近代藏书纪事诗》、台湾苏精《近代藏书三十家》等读物,为我们介绍清、民易代之际的藏书大家,其中也介绍了藏书楼的兴废,但皆重在介绍图书之聚散得失、藏书家们的生平与学问,至于藏书楼的形貌,往往只给读者提供了一个通过文字进行联想的机会。
    若有作者效仿《图书馆建筑的历史》,将存留人世的中国藏书楼与近代以来兴建的公共图书馆作一番寻幽探胜的钩沉,附上历史影像,再配置亲历拍摄的图片,定会是引人入胜的读本。著名古籍收藏家韦力先生近年穿行于异乡巷陌,赶在推土机之前寻觅昔日藏书楼的只砖片瓦,在其微信公众号“芷兰斋”陆续推出其探访各地藏书楼遗迹田野考察式的文字与图片,每令爱书者争睹为快。假如象他这样的“书痴”将来奉献给读者一册介绍中国藏书楼与图书馆建筑历史的读物,左图右史,系统解析书籍、藏书楼与土木建筑、堪舆风水、园林景观的有趣关系,相信会是一件大快人心的雅事。
    【西方图书馆进化史】http://qnck.cyol.com/html/2014-01/08/nw.D110000qnck_20140108_1-35.htm

    【注释】《图书馆建筑的历史》是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专题建筑史丛书”之一。
    其他专题建筑史还有:TU-091/73《砖砌建筑的历史》(279页:走进20世纪——艾克赛特学院图书馆和砖想要什么)、TU-091/72《木构建筑的历史》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手机二维码访问

建筑学学术资源发现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