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分馆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博客

« 建筑史学家协会宣布2018年出版物奖获得者中国台湾台中市打造首座「建築圖書館」 »

东京(反)图书馆设计竞赛:建造一座标志性的21世纪“公共图书馆”

     Tokyo Anti Library 竞赛——建造一座标志性的21世纪“公共图书馆”。

            提交日期:2018年7月31日
            注册日期:2018年7月30日
            语言:英语
            地点:日本,东京
            类型:开放型

    自过去四五十年以来,日本一直处于数字革命的前沿。一方面,有寺庙、茶道、书法、赏樱等“传统活动”,另一方面,又展现了未来主义的“新”世界,包括子弹头列车、人工智能机器狗、动漫、2.5维影院、虚拟货币和接受式游戏控制台。日本不断吸引着诸如媒体、大众文化、商业、科技和其他相关领域的人群。

    专家们正在讨论“强迫性”数字化对这个国家的影响。日本老龄化程度较为严重,而年轻人则沉迷虚拟世界,缺少彼此的互动。当代日本乃至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沉浸在高速互联网和移动应用文化中。几乎所有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和移动应用程序获得便捷的服务,在这一方面,日本领先于世界。

    数字革命通过不断创新而脱颖而出,相比起人类利用周边环境来满足自身需求,技术似乎逐步地在各个工作场所中取代人类。数字革命是否能够革新传统的教育体系?亦或是颠覆当前的常态?其对人类世界的影响绝不能忽视。

    数字革命的爆发已经影响全球许多机构的生存。高速互联网和通信系统能够在线提供大量数据,比起传统方法,人们比以往更容易通过互联网获取、分享和传播知识。图书馆一直是“学习和知识的殿堂”,这里拥有大量书籍、文件、手稿、论文,是知识的聚集中心。“由于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图书馆只有大量的纸质书本,因此数字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让人们不禁猜测图书馆是否已经过时。数字化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但是,此时的图书馆既要满足新的需求又要延续传统的任务。”

    本次竞赛的参赛者需要在日本东京市设计建造一座标志性的21世纪“公共图书馆”,并结合“数字时代”背景。该竞赛的目标是对图书馆的“知识共享和研究原型”能力进行提升,让人们感受到图书馆的与时俱进,这也将成为未来世界图书馆的典范。参赛者必须努力为东京数字城市的图书馆创建当代模式。设计方案必须证明传统图书馆、未来数字图书馆或结合多项功能与技术的图书馆的可行性。参赛者可以自由地凭着自己对图书馆的理解进行设计,这不仅仅是一个“收集和储存知识的空间”。参赛者需要将全新的空间形式和技术融入传统的图书馆之中,从而促进公共图书馆的发展。

    随着图书馆角色的转变,实体建筑也将发生变化。 这座图书馆也许集结了多重功能,同时具有跨时代的现代使命。图书馆设计应该使这座建筑更加开放、动态,吸引更多人群。参赛者必须努力打破传统图书馆空间的定向模式,为使用者创造轻松友好的学习环境。东京是一座大城市,相关人员正在对未来城市进行宏远的规划。图书馆应该成为人们聚集和交流知识的场所,因此它应当拥有重要的影响作用,同时反映城市的现代品质

    详见(专筑网缕夕,李韧编译):http://www.iarch.cn/thread-39618-1-1.html     


    【参考案例】卡塔尔国家图书馆丨OMA 2018-04-18

    库哈斯的图书馆

    书籍的物理影响对于个人的塑造来说很重要。GustaveDoré绘制插画的格林童话是让我着迷的第一本书。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些书本的实体感,那是我一生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上世纪50年代,我就像一直呆在起居室那样花了很多时间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图书馆里。我第一次将写作和建筑融合产物是我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写的《癫狂的纽约》。我从早到晚都坐在同一个座位翻阅缩微胶卷、旧报纸和书籍,那几乎成了我的专座。

    建筑和制书之间的一个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悠久传统,但也被迫面对现实而不断更新以求生存。我们设计过许多图书馆,并建造了其中一些。作为一种类型学,图书馆非常适合产出激进前卫的建筑。显然,图书馆的传统的形式与产生创造性解决方案是矛盾的,而卡塔尔国家图书馆正是这么一个创新的方案。该建筑长138米,相当于两架波音747的长度。这并不是在吹嘘它的尺度,而是因为从一开始,我们的想法就是要让阅读尽可能的平易近人并激励卡塔尔的全体人民。我们认为这想法可以通过设计一栋似乎就是一个大房间,而不是划分成不同的部分或不同楼层的建筑来实现。

    我们先放置一块楼板,然后将它的角落折起来变成放置书架的平台,同时也提供了进入图书馆的入口。当你走进的那一刻,你立刻被每一本书所包围 - 所有都实际存在着,看得见,够得着,毫不费力。这座图书馆是一个可以容纳所有的人,也可以容纳所有书的空间......

    项目介绍

    卡特尔国家图书馆包含了多哈国立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同时馆内藏有和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相关的珍贵的文献和手稿。届时公共图书馆将馆藏超过十万本书籍,为成千上万的读者提供超过42000平方米的阅读场所。该图书馆是教育城的一部分——在教育城中分布着世界顶尖知名院校的研究所分部。

    自1989年法国国家图书馆竞赛以来,OMA就一直展现出对图书馆设计的兴趣,卡塔尔国家图书馆就是他们最新的成果。在那个时候,“信息革命”就开始“开始削减人们对知识的专注程度”(S,M,L,XL)。图书馆的建造开始被质疑:我们还需要图书馆吗?图书馆能在电子信息的时代生存吗?通过卡塔尔国家图书馆,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设计创造读者与馆藏之间学习、研究、合作和互动的关系来展示书籍的重要性——这些馆藏超过十万本,其中有一些是中东地区独一无二的手抄本。

    该图书馆是一个容纳书籍和人的单一体量。建筑物的边缘从底层抬升起,形成了三个通道——这三个通道容纳了书架,同时也围合出了一个三角形的中心空间。这种结构让参观者能够直接进入建筑的中心,而不必从建筑的边缘进入。建筑的入口通道被设计成起伏的书架形式,散步在空间中的是阅读、社交和浏览区书架也因为其材料的选择成为了建筑的一部分——它们和建筑的地面和结构使用了相同的白色大理石材料,同人工照明、通风和还书系统一起,使建筑内外成为一个整体。

    一个无柱支撑桥连接了图书馆的主要通道,让人们可以在建筑中自由穿行。这个“桥”也是一个开放的自由空间:它容纳了媒体学习室、阅读桌、媒体展示厅、一个圆形的会议桌和大型多媒体音响系统,被由阿姆斯特丹事务所InsideOutside设计的可移隔帘围合,这个事务所也负责景观设计。

    遗产文献馆位于图书馆中心——这是一个类似于挖掘现场的六米深空间,被米色的石灰华覆盖。该馆藏独立运作,从外部可以直接进入。褶皱的玻璃立面过滤了不必要的自然光线,创造了阅读的宁静氛围。散射光通过铝制屋顶反射进建筑内部核心空间。在外部,一个下沉式的露台为底层的员工办公室提供了自然光线,同时也作为进入书籍世界的过渡空间。

    卡塔尔国家图书馆在教育城中起着关键作用,项目发起者Her Highness Shiekha Mozah 和卡塔尔基金会致力于通过该项目促进卡塔尔向知识密集型经济转型。项目的总体规划由Arata Isozaki于1995年设计并从2003年开始实施,该规划区由教育和研究机构组成,包含了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大学的多个分部,以及卡塔尔基金会的总部——由OMA设计并于2016年完工。
    (详见:http://www.zshid.com/?c=posts&a=view&id=2321)

    【OMA新作完工投入使用|畅游知识的海洋,书籍触手可及】2018-05-10
    由OMA设计在多哈的卡塔尔国家图书馆投入使用,收藏了卡塔尔关于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的最重要文本和手稿。这座建筑物包含了4.2万平方米的藏书和阅读空间,内有卡塔尔国家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大学图书馆和文物收藏馆。
    “我们设计的空间让你可以通过整个空间看到所有的书籍。”OMA联合创始人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说。“你就像被所有书包围一样,随手可及——所有这些都是实际存在的、可见的、无障碍的、无需付出任何努力。”他继续说道,“内部规模如此之大,几乎处于城市规模:它甚至可以容纳城市的全部人口,也包含全部书籍。”
    该建筑在单一开放式空间内设有多层大理石书柜。书架是图书馆设计和功能的核心。每一块都由与地板和基础设施相同的白色大理石制成,并融入了照明、通风,甚至是还书系统。
    (详见:http://www.iarch.cn/thread-39653-1-1.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手机二维码访问

建筑学学术资源发现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2009-2009 blog.hi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工大网络与信息中心